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犯規*試閱

 

 

 

 

 

眠寐之間,他感到有什麼壓在身上,惺忪的睜開眼,他猛然看到一道黑影正盤據在上方。

甚至,他發覺自己的睡褲跟內褲不知何時已被那團黑影褪到大腿處。

他咬牙切齒的伸手推開,「車駿知你這混蛋,你又在做什麼啊!滾開!」

車駿知抓住他的雙手壓在床邊,喘息急忙的解釋。

「逸央,你別生氣,我會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車駿知邊說邊壓住他的身體,大手仍不停擼動藍逸央的XX,讓它更加的XX。

「我管你有什麼狗屎理由,快點放開我!」

車駿知好聲好氣的哄道:「逸央,你聽我說,快聽我說……這幾天晚上我都睡不著……」

他急喘的看著藍逸央衣衫不整的赤裸模樣,不知怎的,他的XX也硬了起來。他立刻扯下自己的睡褲,握住自己的XXXX,跟藍逸央的XX放在一起XX。

「混蛋,你XX湊過來做什麼?我叫你住手!」

車駿知仍緊抱藍逸央,下身壓住少年不停的律動,一手戳揉兩人XXXX的同時,另一手忍不住揉捏藍逸央的XX,而後好奇的用力XXXXXXXXXX。

「啊……你做什麼,你玩笑開得太過分了,我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呼……呼……別這樣嘛!我會這麼做,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管你有什麼白癡苦衷,你再不滾開,就把你碎屍萬段……啊……」

「逸央……其實你也很舒服吧……你看,你的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啊……你給我閉嘴……啊……」

「逸央……我也覺得好舒服……」

「夠了……不要在我耳邊說這些噁心話……嗯啊……」

床上的兩人喘息聲越來越激烈,車駿知XXXX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直到藍逸央的XX突然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藍逸央稍喘口氣,隨之而來的是更多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藍逸央愣了下,剛剛高潮過後的他理智已恢復過來,看著自己被XXXXXXXXX,目光頓時露出殺人的視線。

「啊!沒事沒事,逸央,雖然你這樣XXXXXXXX的模樣,說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但我幫你擦掉就沒事了。」住在隔壁的車駿知輕聲的安慰他。

「你認為……做了這樣的事,還能夠沒事?」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車駿知邊殷勤的擦拭邊嘆了一口氣,「逸央,你都不知道,我前幾天失戀了。女友完全不跟我說問題是出在哪裡,我就想到,難道是我的雞雞太小,無法滿足她,一想到這裡,我整個恐懼發慌,每天都睡不著,所以才想說,來參觀翻看一下你的雞雞,然後……」

「然後什麼?」藍逸央的口吻已有如萬年寒冰。

「然後啊!」車駿知看著自己的巨棒,以及小他一號的逸央牌雞雞,露出燦笑,「看了你的雞雞後,我已整個安心了,逸央,你放心好了,今後我一定可以睡好覺了。」

「幹!你怎麼不去死一死啊!」

藍逸央終於忍無可忍,一拳朝車駿知揍去,將他打下床,接著他拿起電話檯燈鬧鐘砸向車駿知,不停的狠踹他,車駿知的哀嚎聲在三更半夜裡有如殺豬般。

「啊!好痛,逸央,別打了,會死的,會死的啊!」

「幹!你這個變態,去死了算了!」

藍逸央仍抓狂的狠踹他,直到他的父親破門進來阻止。

「逸央,快住手,再打下去會出人命啊!」

 

 

 

 

翌日,清晨的光線,宛如冰冽的冷箭,刺入藍逸央的眼瞳。他閉上眼,睡眠不足讓他有些頭痛。

「喂喂!逸央,你很睏喔!你昨晚在幹嘛?你看我,整個精神抖擻,昨晚真是一夜好眠。」車駿知舒爽的感歎,藍逸央從牙縫擠出一句。「殺了你……」他睡眠不足是誰害的!

忽地,車駿知似乎明白他睡不好的原因,對他安慰。「逸央,其實你也不用因為雞雞比我小就感到哀傷!因為說真的,那根本就不是重點!」

說到這裡,車駿知看著藍逸央,竟噗笑一聲,還連忙別過頭摀嘴偷笑。

藍逸央簡直快要抓狂。「幹!笑屁啊!你不是說那不是重點!你這可惡的混蛋!」

藍逸央又狠狠踢他幾腳,抓狂的道:

「還有,你要是敢再對我做那種事,我就將你的那根碎屍萬段,聽見沒有。」

「好啦!真小氣耶!」車駿知啐了幾口,視線立刻被什麼吸引。「逸央,你快看前面,那個女生好美,胸部好大!」

見色鄰居又開始流口水看女生,藍逸央翻了翻白眼。

「吼!真是夠了!為什麼我非得跟你這個變態一起上學,你可以先走,根本不用每天等我好不好。」

「逸央,你別裝啦!你明明也很想看!」

車駿知語氣曖昧,雙手還很賤的比劃大咪咪的動作,不停催促藍逸央往那美女看去。

藍逸央咬牙切齒,真的很受不了。

車駿知從小就很變態低級,一天到晚色瞇瞇的看美女。

甚至,小學二年級時,他還從陽台翻進他房間,爬上他的床抱緊他。夜半驚醒的藍逸央要將他踢下床,他卻脆弱的喊著,「白天看太多波霸美女,我現在好寂寞無助。」

「關我屁事啊!走開啦!」藍逸央想要掙脫,車駿知卻不理會的抱緊他,還欠扁的揉揉他的小奶子。「唉呦,別那麼小氣,抱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跟車駿知那麼多年的鄰居,他是多麼的不爽。

然而,當他被高年級的學生欺負,當平常跟他玩在一起的孩子都嚇的跑光了,唯一挺身站在他面前保護他的,卻也是這個車駿知。

此刻,藍逸央看著總是待在他身旁的車駿知,內心有什麼情緒湧動。

他搖了搖頭,要自己立刻想些別的,忽略心底那股突然襲來的情愫。

「對了,你爸再婚的對象,你真的那麼簡單就能接受?」

車駿知聳聳肩。「當然啊!畢竟我爸也一個人好多年了,看起來很寂寞。而且啊!嘿嘿嘿……」車駿知又開始笑得很痞賤。

「我爸說,繼母今年30歲,是個冰山美人,還有,她有大咪咪!」

「你真是夠了!」

「今天晚上,我爸就要接她回家住,就能看到她。真是超期待!」

藍逸央很受不了的翻白眼,但車駿知即使老是很賤,內心一定也希望父親能夠得到幸福吧!

這時,車駿知的手機響了。

「喂!雯嫣……看電影?當然好啊!這周末?可是,我跟逸央有約了。」

「沒關係,駿知,你儘管去!你不是在追她?追女孩子比較重要,鄰居算什麼?」

藍逸央冷靜的往前走去,說的好像不在意,卻聽見車駿知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抱歉,雯嫣,逸央在生氣,那我就不去了。妳叫我別管他……呃,不行啦!總之,逸央不開心,我就不去……」

聞言,藍逸央的唇揚了起來,突然間,感到有些高興。他心忖,駿知如此將他放在心上,這樣就夠了。

就算他暗戀車駿知,只要能這樣每天跟車駿知開心的笑鬧,他已感到很滿足。雖然現在還不行,但總有一天,他一定能夠笑著看他愛上哪個女孩,好好的對他道別。因為,駿知是不可能愛上他的。

藍逸央告訴自己,他必須這樣想,他沒料到的是,那位乍然出現的「繼母」,竟會在他的生命裡掀起如此巨大的波濤。

 

 

 

 

此刻,藍逸央的手被車駿知緊緊抓著,站在車家的門前,他一整個覺得莫名其妙。

「喂!你幹嘛啊?自己回去吃晚飯就好了,幹嘛拖我下水。」

剛剛,藍逸央在家裡吃飯,車駿知卻慌張的闖進來,強拉他的手往外衝,嘴裡還喃喃說著:「那不是什麼巨乳繼母,而是繼父啊……我爸怕我從一開始就反對,所以才騙我……總之,逸央,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那個男人,你陪我回去一起吃飯吧!」

跟車駿知在門口呆立好一陣,藍逸央抓了抓頭,對他勸道:「你根本沒必要這樣,畢竟,管他是繼母還是繼父,有沒有巨乳,那是你爸的幸福,你要做的就是支持他呀!」

這時,總是嬉皮笑臉,一臉賤樣的車駿知,卻神色認真的望向藍逸央。半晌後,他才皺眉的道:

「可是我覺得……那個人,根本不愛我爸!」

 

 

 

 

「車叔,不好意思,我這時候來騙吃騙喝。」結果,藍逸央還是被車駿知拖進來一起吃飯。

「什麼話,叔叔非常歡迎你。」車其祥俊朗憨厚的臉笑了,原本看兒子突然變臉跑出去,他還慌張不已,準備到隔壁找人,還好,逸央將兒子給帶回來,不然,他真的對聶廉太失禮了。

「廉,都是因為我,騙駿知說你是個冰山美人,這孩子才一時不能接受……」

「你為什麼要騙他,我是女人。」

聶廉的視線朝他冷冷射來,車其祥瞬間滿是冷汗。「那、那是因為我真的太愛你,我不希望兒子從一開始就反對,才……」

聽著車叔叔對情人慌張的解釋,藍逸央在一旁觀察,只覺聶廉方才似乎生氣了,又好似什麼都不在乎。

他長得相當俊美,確實是個冰山美人。

車其祥不停哄著情人,但聶廉不給他好臉色,他幫情人佈菜舀湯,說話逗他開心,聶廉的臉也是冷冷的。當車其祥碰觸他時,他甚至一把甩開。

藍逸央突然有種感覺,就是聶廉出現在這裡,非常格格不入。

「呃、車叔,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聶廉心如止水的目光讓藍逸央感到有些詭異,他努力找話題,只見車其祥紅著臉道:

「有一次我跟客戶去鋼琴酒吧談天,遇見身為琴師的他,對他一見鍾情,就開始追求他。大概追了兩、三年的時間,還常追到他家去,當我向他求婚,跟他相依為命的五個弟妹們都很贊成呢!」

屋裡都是車其祥興高采烈的聲音,跟聶廉冰冷的神情成了強烈的對比。

「那麼……聶……」藍逸央在想著該怎麼稱呼他,聶叔?跟四十歲的車叔相比,他看起來好年輕。

「聶哥,」最後,他決定了這個稱謂。「你一定也很喜歡車叔叔吧!」

聶廉停頓幾秒,只淡然地說,「……跟他在一起,我的弟妹們會很安心。」

蛤?這是什麼回答?

那他到底喜不喜歡車叔叔?感覺好似根本不喜歡……

突然之間,藍逸央莫名的感到尷尬,車其祥的臉也僵硬了一下,又澀澀乾笑著繼續炒熱氣氛。

這時,一直安靜吃晚餐的車駿知倏地抬起頭,似乎搞自閉的他終於想通了,願意主動跟聶廉說話。

只見他露出笑容,雙手在胸前劃了個猥褻的巨乳弧度。

「媽~~~~你胸圍多少?」

藍逸央立刻一拳往他的頭頂揍去。

「夠了,你還沒死心啊!你這個大變態!」靠,一開口就說這個,還不如從頭到尾閉嘴!而且這傢伙擺明是故意的!

「駿知,你這孩子在胡說什麼?」車其祥又連忙慌亂的安撫聶廉,「廉,你別介意,他只是在跟你開玩笑……」

這時,藍逸央望向聶廉,見他的臉色乍青乍白的模樣,就能知道,肯定從沒人對他說過這種話,以及做過這種下流恥辱的舉動,此刻,聶廉似乎真的氣到了。

 

 

 

 

 

藍逸央原本很擔心,晚餐時車駿知白癡的舉動,會不會讓聶廉氣到直接走人。

但讓弟妹們安心的這個理由,對聶廉來說似乎意外的強大,於是他留了下來。隔天早上,藍逸央看到聶廉在門口目送車家父子上班上課,雖然當車叔想給他一個道別吻時被他冰冷不耐的推開,但他心忖,只要慢慢來,也許聶廉終有接受車叔的一天。

當車其祥駕車離開,他跟車駿知也要優閒的散步去學校時,他聽見背後母親跟聶廉打招呼的聲音。

「早啊!車太太……啊,不是!」驚覺自己說錯話,藍母趕緊摀住唇。「還是該叫你車聶先生?還是……」

昨晚,兒子回來說,隔壁的車先生討了個男人回來時,她跟老公都嚇了一跳。

「……叫我聶廉就好了。」

「喔!好,那麼車太太……啊不是,聶廉,你才剛搬來這裡,一會兒要不要跟我去買菜,熟悉一下環境。」

「謝謝,但不用了,其祥跟我說過這附近的路線。」他冰冷的臉微微泛紅,似乎被藍母一再的語誤弄得有些窘迫。

這樣的聶廉,看起來反差相當大,竟有點可愛。

走在他身旁的車駿知也看著這樣的聶廉好一會兒,而後他重嘆口氣。「真可惜,就只差兩個大奶子了……」

「你夠了沒啊!還沒死心?」

以為突然多了個繼父,車駿知會有什麼變化,結果他的變化也只有變的更白癡。

一個禮拜後,依然是每天一起上學的場景,車駿知卻開始對他提出了疑問。

「我還是不懂,我爸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跟女人在一起不好嗎?」

「……你跟聶哥還是處不來嗎?」

「幹!我才懶的鳥他咧!」

平常只會變態看巨乳美女的車駿知,痞笑的眼神好似多了些叛逆。

藍逸央往後看了目送老公跟繼子離開,站在門口的聶廉一眼,回頭對車駿知道:

「你現在又有什麼不滿?」

「沒有啊!聶廉每天都會做飯給我們吃,就算我爸沒要求他,他也將家裡照顧的很好。除了他的工作,有空的話,也會去我爸的運動器材公司幫忙……只是……我總覺得他做的一切,只是一種義務……所以,昨晚我就跟他說……」

「你說什麼?」

「喂,你讓我爸幹你嗎?」

車駿知才說完,藍逸央已抓狂的一拳打過去。

「你這混蛋,又亂講話!」

車駿知揉揉頭,皺眉的道:「那時說完,聶廉狠狠瞪我,好像也生氣了。」

「廢話!他能不氣嗎?」

又踹他一腳。白目啊!他覺得,如果有一天車叔跟聶廉不幸分手,車駿知一定佔了百分之九十的原因。

「那……男人跟男人能夠做愛嗎?我爸他們要怎麼做?」

「大概就口交,肛交之類……夠了,幹嘛在馬路上討論這些!」

藍逸央想要轉移話題,車駿知又問:

「那聶廉會跟我爸做愛嗎?」

「我哪知?」

「他不會吧!我猜,他們根本沒在做。就算我爸的那根都長了蜘蛛網,上面還有蝴蝶跟飛蛾黏在上面,聶廉也不會同情的回頭看上一眼,他根本不會讓他做。」

「什麼蜘蛛網……你別想那麼多好不好,還蝴蝶飛蛾咧!」

「因為你看,聶廉對我爸總是那樣冷感,某種程度上,我甚至覺得他在欺負我爸,如果他們關起門來,卻從來不做愛,只因聶廉不肯讓我爸碰他,這樣的話,別說我根本不願意,就算我想祝福我爸,也是徒勞啊!」

「呃,就叫你別想太多......」車駿知越來越大聲,話題又很鹹濕,讓藍逸央很尷尬。

車駿知繼續大吼。「逸央,如果一輩子都這樣,不上床嘿咻做愛,那就兩人手牽手,心連心,一起去廟裡當和尚就好了,還搞在一起幹嘛!」

「夠了,你別那麼大聲!」藍逸央幾乎要摀住對方的嘴巴。剛剛路過的阿婆還很鄙視的看他們一眼。

「我曾想過,半夜去他們的房門口偷聽。」

「喂!不要吧!」藍逸央心底一驚。

「後來我也覺得這樣很不好,且,他們也可能怕我懷疑擔心,假裝呻吟給我聽,更糟的是,搞不好聶廉他還懶的假呻吟,我爸還得一人分飾兩角,這大半夜的,多心酸啊!所以……」

他望向藍逸央,真誠的抓住他的手,道:

「逸央,我想,我們一起偷偷溜進主臥室,躲在衣櫃裡偷看,你覺得怎樣?」

藍逸央怔愣看他幾秒,用力抽回手。

「靠!我才不要!」








舒仔冒出說明一下,CP是1對1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