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我的獸*試閱

 
抬起頭,冰冽的風迎面吹來,男人望著連綿覆蓋冰雪的山巒,倒臥在他面前的獸人已動也不動。

 

伊亞默,這是我畢生唯一的請求,拜託你。吾等的獸王,託付給你。

有一天,吾族的人,將會來迎接他。伊亞默,這是我這輩子,對你唯一的請求……

 

世界讓皚皚白雪掩沒,伊亞默穿著白斗篷的身影,幾乎融入這片銀白中,他看著逐漸斷氣的獸人,以及他懷中安靜睡著的小嬰孩。

「既然,這是你最後的請求……尤利基……

他冰冷的眼有抹悲傷的思緒,但很快的掩去。

抱起小嬰兒,看見上頭的一對棕色獸耳,輕吟一段咒文,那小獸耳轉瞬消失無蹤。

他又喃喃念了段咒,只見雪下的更大更急,他白色的衣襬被狂風吹的颯颯作響,漫天大雪覆蓋了尤利基來時的足跡跟氣味。

完成最後心願的尤利基,安祥的臉漸次被大雪冰封,這個世界,再度銀白一片。

伊亞默凝著尤利基被埋沒的地方。「別了,吾友……這裡的風光,放晴時相當的美,是你最喜歡的景色……我會再來看你……

感到有什麼扯動他的長髮,低下無溫的視線,只見懷裡的嬰孩已醒轉,正張大眼看他。

伊亞默凝著獸孩,並沒有對這個逃亡的嬰孩有任何的憐惜,平靜的聲音讓呼嘯的冷風旋上天際。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父親,你的名字就叫做霍斯……我兒……霍斯。」

 

 

 

 

時光荏苒,兩年後。

「霍斯,你在幹嘛?」

「我在做花環啊!」外表六、七歲的霍斯,在森林邊的草地將白色花朵串成漂亮的花環。

「我要送給伊亞默,讓他開心。」

「嗯!伊亞默一定會喜歡,」六歲的拉娜笑說,「霍斯,我也來幫你。」

拉娜幫忙採花時,一旁的提姆突然發現什麼,伸出手。

「霍斯,你的頭上這個是什麼?」

才要碰觸霍斯不小心露出的獸耳,忽地,提姆的小手讓人一把用力抓住。

他抬起頭,看到是伊亞默,不知什麼時候來了,面如冰霜的睥睨他。

「伊、伊亞默……」提姆的聲音抖了起來,雖然伊亞默長得很好看,但冰冷的面孔跟神秘的魔法力量,讓很多村民都怕他。

提姆再望向霍斯,只見那奇異的獸耳已消失,方才是他看錯了嗎?

聽到伊亞默來了,剛完成花環的霍斯登時抬起頭,開朗的笑。

「伊亞默,這個送給你,你戴在頭上一定很好……

語未竟,伊亞默一手無情的揮開花環,瞬間,花環被打的破碎支解,在風中散落。

伊亞默冷聲道:「回家。」

便冰冷的轉身,往前走去。

一旁的拉娜被嚇壞了,拉拉霍斯的衣服,想安慰他。「霍斯……

霍斯怔住的臉龐望向拉娜,難掩失望的笑了笑。「沒關係的,拉娜……

伊亞默的身影已越來越遠,從未等待過他。霍斯吸了口氣,追上去。

伊亞默,不要他的花,從來都不要……

他的溫柔。

 

 

 

 

「伊亞默,等等……

霍斯在後頭追趕,當他就要拉住伊亞默的衣擺,忽地,頎長的男人猛的回過身,披風的勁風頓時將霍斯掃開。

小霍斯被掃的跌在一旁,伊亞默看著他,並沒有上前扶他,像其他人的父親那樣,抱抱自己的小孩,拍去他沾上的塵土,查看他是否跌疼。

伊亞默的臉龐仿若冬夜的冰雪,厲聲指責:

「你的獸耳剛跑出來了,倘若讓人發現,你明白將會多嚴重?」

聞言,霍斯愕然的摸摸頭,發覺獸耳早已讓伊亞默施法隱藏。他知道伊亞默不准他在人前露出獸人的特徵,於是吶吶的說:

「剛剛……我以為做花環送你,你會開心,心底一時高興,就不小心……

伊亞默的雙眼唯有不變的無溫冷厲。「我不需要花環,也不想再看見,你有那樣的感情。」

霍斯想起剛剛伊亞默揮開花環,那掃過的痛感還留在他的指尖。

他垂下頭,黯然的說:「我很抱歉,伊亞默……

「唉呀!怎麼搞的?春天不是來了嗎?怎麼這裡跟冰山一樣寒冷啊!」

回過頭,是白騎士的海爾抱著六歲的女兒,嘻皮笑臉走過來。

「沒你的事,海爾。」

伊亞默的口氣嚴峻,海爾仍豪笑道:

「親愛的,我們可是好友,且,我也將霍斯當成自己的孩子啊!」

海爾對霍斯眨眨眼,霍斯卻帶有敵意的盯著他,不知為何,他一直都無法喜歡這個白騎士。不管他對自己多麼討好。

這時,艾莉森拿出一個小盒子:「我解出來了喔!伊亞默。」

那是伊亞默給她的魔法功課,要她破解裡頭的初階魔法陣。

「很好,妳又進步了。」伊亞默拿過盒子,嘴裡低喃咒語,頓時艾莉森的頭上出現一朵小雲,下起她愛吃的糖果雨。

「哇!好棒喔!我最愛糖果了。」

艾莉森抱住伊亞默,開心的又叫又跳。

伊亞默雖然面孔冰冷,但眸光掠過一抹溫柔,這一切,都看在霍斯的眼底。

為什麼艾莉森能笑,他就不行呢?為什麼能對艾莉森溫柔,他就不行呢?

心底一陣莫名的酸澀翻湧,這時,海爾蹲下來對他道:

「小霍斯啊!你老爸那麼兇,你要不要乾脆來當海爾叔叔的兒子啊?」

伊亞默瞬間皺眉凝向海爾,霍斯也瞠大眼的望向他的父親。他竟會擔心,伊亞默真的會不要他。

「隨便你們。」

還真的不要他!

語畢,伊亞默森冷轉過身,往前走去。

「呃……喂!伊亞默,你該不會生氣了?我開玩笑的啦!喂……別不理我啊!」

海爾還傷腦筋的呼喊,霍斯已慌忙的往前跑去,他拼命的追上前方的伊亞默,連喘息的時間也沒有,急忙的說:

「伊亞默,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而不是跟海爾……

伊亞默的面孔猶是冰冷,沒有作聲,持續往前走,並沒有為他停下來。

霍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頭,嘴裡仍微微喘氣。他看著父親像是遙不可及的背影,想起方才伊亞默對艾莉森溫柔的眸光,霍斯不禁低下頭。

父親,你不要我笑,不愛我哭,那麼往後,當我開心了再也不笑,悲傷難過也絕對不哭,你是否……就會回過頭,好好的看著我?

 

 

 

霍斯一直都明白,他是獸人,伊亞默並非他親生的父親。

短短兩年的時間,他的身體跟心智已成長到了六、七歲的程度。

村民們還以為,是伊亞默施展魔法,讓他快速成長。

睡夢中,他睡的不安穩,強烈駭人的火光在他的面前焚燒,朝他直逼而來,讓他的手心不由得冰冷。倏地,一股溫暖的氣息包覆住他,讓他遠離那冰冷,揮開像要摧毀一切的無情焰火。彷彿要告訴他,在這個世界上,他不是孤獨一人。

有誰摸著他的臉龐,如絲緞的長髮撫過他的耳畔,輕聲吟唱著安魂曲……

然而,當噩夢消失,他從沉穩的睡夢中睜開眼,房裡空空蕩蕩,他渴望的那個人並不在他身邊,總是只有他一人……

 

 

 

「嘿!小子,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

回過頭,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走在他的身邊。

霍斯沒有搭理他,抱著牛奶罐往前走。

卡邁西又道:「真神奇,從伊亞默抱你回家,迄今才過了四年,但你看起來,已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說起來,還沒看過哪個魔法師,能讓孩子這樣快速成長啊!」

見他不回答,卡邁西不禁攤手。

「嘿!你幹嘛這麼悶?你都不笑的嗎?對了,這是伊亞默要你買的?真意外,他不是唸唸咒語,就能變出食物?」

「伊亞默不使用魔法做飯,所有的生活事務,都是由他跟我親手做。」

霍斯突然認真答腔,讓卡邁西嚇了一跳,一提到伊亞默,他就有反應了?

史邁西領會的點頭。「也對,他這麼做,讓你隨時都能自立,就算他哪天離開你,你也能一個人好好生活……

說到這裡,發現霍斯突然停下腳步,甚至狠瞪他,史邁西不禁一驚。「你幹嘛?我只是說實話啊!」

卡邁西吞嚥了下唾液,他不知道這些話哪裡惹惱霍斯,且,為什麼只是被他惡狠盯著,他竟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就好像被什麼野獸,不,是更可怕的野獸之王盯住的可怖感。

這時,前方出現一些騷動,卡邁西僵硬的轉過頭,只見一些村民恐懼的紛紛走避。

他嘴裡低咒。「可惡!一定又是華克那傢伙在惹麻煩。」

華克跟他一樣,今年十八歲,卻長的身型巨大,渾身肌肉虯結。只有瘋子才會去惹他。

一個村人慌張的跑過時,卡邁西問:「喂!華克又怎麼了?」

「他跟我們比下龍棋輸了,立刻就翻臉,現在見人就揍,一般騎士也阻擋不了他,已有人去找白騎士了,你們不要靠近他。」

不用你說,我們也不會靠近。卡邁西的內心一陣惶恐,他轉過頭道:「霍斯,我們快點離開,這邊太危……

眼角像是一道疾風高速飆過,讓他的眼皮一陣泛疼,再定睛一看,發現他的身旁竟已無人,卡邁西緊張的往前看去,只見適才還在身邊的霍斯,已衝至華克的面前,一躍上了空中。

好快的速度跟跳躍力!

卡邁西還在詫異,下一瞬,看到華格怒吼揮拳,往霍斯砸去,他恐懼的大喊:

「霍斯!快逃!你會被打死的!」

眼見身型比霍斯還要高壯五、六倍的華克,就要打爆霍斯的頭,卡邁西害怕的閉上眼。

「快住手!華克!他只是個孩子啊!」

他淒厲的大喊,渾身不停顫抖,當他慢慢再睜開眼,卻見前方塵土飛揚,霍斯就站在這片黃沙中,前方的黃土有一長段凹陷下去,盡頭則是華克昏死在一處民房前的身影,那一長段凹陷,似乎是華克被打飛出去的巨大衝擊力道拖出來的。

「這……難道是你做的?」卡邁西難以置信的走向霍斯,頭皮有些發麻。要多大的力量,才能讓華克在地上拖出這樣深的窪痕?

霍斯沒有回答,他往回走,取起牛奶罐,往家的方向走去。

方才,看到華克痛毆村民,他感到血管肌肉莫名的劇烈收縮,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他的肌膚衝出來。那感覺,就像是一頭即將控制不住的野獸般。

而後,當他看到華克要抓起一個小女孩,他便一瞬衝了出去,接著感到華克的血肉,骨骼在他的拳頭下,被撞擊的破碎。

竟然是……這麼暢快淋漓的感覺,彷彿,他天性嗜殺……

史邁西在他快到家門前就先離開了,似乎不想靠伊亞默的屋子太近。

他看見伊亞默就站在前院,像是在等他回來。

「抱歉,我回來晚了。」

他就要將牛奶拿到廚房,不料,才要打開木門,霍斯感到有什麼東西從頭頂飄落下來。

他往上看,只見他的頭上飄著一朵雲,不斷下起花瓣雨。

忽地,他想起伊亞默曾讚美艾莉森的糖果雨,立刻回頭看著他的父親。

伊亞默的面孔仍是冰冷,站在原地瞅著他。

「剛剛的事,霍斯,你做得很好,能夠不畏懼的面對華克。雖然,畏懼並不是不好,但你就是不能。」

霍斯緊抿了下唇,「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伊亞默。」

伊亞默的黑亮長髮,在陽光下閃著璀燦的光芒。他看著養子沒有面孔的表情,問:

「你不喜歡花雲?或者,你想要什麼雲?我都會給你。」

一陣微風吹來,白色的花瓣輕輕飄過伊亞默柔細的髮,附著其上。父親第一次的讚許讓霍斯一陣怔然,心膛澎湃不已。

他很想走上前,伸手拈去伊亞默髮茨間的花瓣。最後卻還是只能握緊手,輕聲的說:

「花很好……花已足夠……父親……

 

 

 

 

將燒開的水倒入木桶,浴房裡蒸氣氤氳。

霍斯拿出一把精美的小刀,喉頭發出不悅嗜殺的低沉獸鳴,浴桶裡平靜的水面頓起陣陣漣漪。

晚餐的時候,海爾前來拜訪,說:「啊!霍斯,我聽說了,你前幾天在我趕到之前先解決了華克,還真厲害啊!吶,這是我跟打鐵舖訂做的小刀,送給你!算是為你嘉許。哈哈哈!」

完全不懂他眼中的不悅,海爾努力討好他,還糾纏伊亞默一陣,才傻笑的離開了。

閉了閉眼,霍斯讓自己靜下心。

來到廳房,看到正在書檯翻看魔法書的伊亞默,道:

「伊亞默,你的魔法已夠強了。」

「不,我的魔法範圍還不夠遠,如更遠的距離也能到達,威力也會更強。」

霍斯停頓一會兒,說:「伊亞默,你知道嗎?往後,我會長得比你高,比你壯,變得比誰都強。」甚至比海爾……

「然後呢?」

伊亞默淡淡回答,霍斯看父親翻過頁面,根本沒將他的話放在心上的冰冷側臉,他抿了下唇,只說:

「洗澡水放好了。」

「好,謝謝你。」

接著,伊亞默往臥房的方向走去,空中的兩隻亮光飛魚也跟著飛去,頓時黑暗的臥房亮了起來。

霍斯走向父親的臥房,站在門邊,看見伊亞默正脫下衣服,渾身赤裸,如雪的肌膚在亮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紅嫩迷人。霍斯看著他光裸的肩、背脊、緊腰、臀、大腿內側、腳踝……

某種異樣的情緒浮了上來,像是恨自己,為何無法更接近。

明明只要一伸手,他就能夠碰觸,甚至將那個人擁入懷中,卻……

他的內心充滿焦躁妒意,渴望立刻得到什麼。然而,當伊亞默換上浴衣,那雙冰沉的眼幽幽望向房門口,那裡已沒有任何人。

 

 

 

 

「來啊!小子!上啊!」

訓練場裡,海爾跟霍斯激烈對戰,劍擊聲鏗鏘作響,響徹雲霄。

猛烈的力道,像是付諸生死,霍斯戰的認真,海爾也被激的奮力應戰,激戰的火花不停從交擊的劍身迸發出來。

霍斯強勁的攻勢毫不猶豫,海爾迎劍抵擋,止住他的攻擊,當他的劍身被發狠下壓,海爾一咬牙,狂吼一聲,強力的揮開面前的少年。

「哈哈!霍斯,要打敗我,你還早得很!」

霍斯的腳步落地後,便不再攻擊。

「霍斯,看你的外表還只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今天就手下留情,幫你訓練到這裡。」

海爾說的豪氣,收劍的同時卻氣喘吁吁。

霍斯無溫的凝著他,嘴裡道:「謝謝你,海爾。」

「哈哈哈!別客氣!畢竟是親愛的伊亞默委託我幫你訓練嘛!」

海爾揮揮手,沒注意到霍斯的眸光瞬間變的森冷。

「那麼……我先回去了。」

霍斯離開後,海爾才敢伸出方才跟霍斯猛烈對戰,如今還不停發麻微抖的右手。

甚至,他不知怎的,竟有種錯覺,彷彿剛才霍斯是對他手下留情了。

否則,霍斯根本想殺了他。

但,肯定是他想太多了!畢竟從小到大,他對霍斯多好啊!

沒錯,絕對是他多想了,霍斯喜歡他都來不及了,怎可能會想殺了他?

思及此,海爾又是一陣開心的傻笑。

只是,他好歹是堂堂的白騎士啊!跟個後生晚輩練劍,卻感到充分的威脅。他不禁存疑,才快速生長五年,目前有著十七、八歲外表跟心智的霍斯,他究竟是……

 

 

 

 

「喂!你聽說了嗎?獸人族的叛軍在幾年前攻佔王城,到現在還四處搜索逃亡的王族,還有失蹤已久的獸王。他們為了找出王族後裔,連外族的傭兵都僱用了……

霍斯走在村中,聽見村民的對話,看見池子裡自己隱藏的獸耳跟尾巴,心思一陣流轉。

一般的獸人,生命成長跟人類差不多,而他,卻又跟一般的獸人不一樣……

為什麼?

忽地,他看到剛做完森林防禦網工作,正要回家的伊亞默,立刻追上去。

伊亞默的臉頓時沉下來,說:

「霍斯,你別走在我旁邊。」

「為什麼?」

伊亞默停頓幾秒後,又說:「你來村莊不過五年的時間,就長成這樣,你走在我旁邊,村人看了,會說我們父不父,子不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