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聲音靜止的戀人*試閱

 


孟力邦的腳步重重往前行走,呼吸急促,兩拳握緊。腦海裡響著方才好友對他說的話。

阿邦,有人看到,御年跟翁信鴻這幾天走的很近耶!還有人說他們看來很親密,搞不好有一腿耶!

剛剛還有人說,看到他們往化學教室走去!

孟力邦的心膛上下起伏,他不相信,御年會做這種事,簡直就像是背叛他一樣。

他不信!

然而,當他刷地推開化學教室的木門,發出巨大的聲響,接下來的一切,只讓他的腦中一片空白……

為什麼他會生氣,為什麼會心痛?

為什麼看著面色蒼白的御年,還是想選擇相信他?

他跟言御年原來也只是兩個沒有交集的人。

要不是那次的意外,他們也不會真正認識,走進彼此的生命裡,沒錯,一切都是從那次的意外開始……

 

 

 

 

兩個月前。

「快!力邦!」

「知道啦!別急。」

孟力邦拿著往昔國中死黨贈送的生日禮物,女神的AV精裝版,趁著大人不在的假日,跟死黨們一起看好片!

在死黨們的催促下,他將影片放進客廳的播放器。

「幹!竟然送我最愛的片,你們真是好兄弟。」孟力邦感動不已的道。

朋友們也激動的對他點頭。「沒錯,沒錯!」

接著,孟力邦回到沙發上,眾人呼吸急促,等著片子開始出現畫面。

但接下來的畫面,卻瞬間讓孟力邦嚇的瞠大眼。

「啊~~~打咩~~~一壓打~~~哈那些~~~啊啊啊~~~~~~~

女神的聲音竟是男的?而且下面還有直挺挺的小雞雞?孟力邦張大口,嚇傻的看著片中一個少年被男人壓在床上,臀穴被男人的陽具插入狂上的影像。

看他整個傻掉,死黨們笑的猛捶沙發,還有人笑到躺在地上起不來。

「哈哈哈,阿邦中彈了!」

待大家笑的告一段落,發現孟力邦仍張大口盯著G片的性交畫面,一人趕緊說道:

「喂!阿費,快把真正的禮物拿出來,要不然他真的以為女神變性了。」

阿費立刻從背包翻出另一份禮物,塞給孟力邦,但他的眼底卻仍一片空白。

朋友立刻搶過片子播放,很快的,電視出現一個性感甜美女孩跟男人交媾的畫面。

「怎麼樣?喜歡吧!我們合資請老闆進這部片,超貴的,老闆知道我們要鬧你,又額外多送一片。現在兩片全都送給你啦!」

「喔、謝、謝了。」

果然,看到女神後,孟力邦稍微回神了,只是他的額頭仍有些冷汗,聲音帶著僵硬。

這個假日午後,孟力邦跟國中死黨們一起吃炸雞看A片,等到幫他慶祝生日的朋友們離開,他收完客廳的殘局,回到房間,竟將最愛的女神片子放到一旁,將那部男男片放進電腦。

登時,螢幕又出現那俊雅少年,頻頻的吟叫,讓男人激烈狂幹的臉龐。

他目光發直的看到片尾,看到男優的名字是岡本悠一。但是,這個人,不正是他的高中同學,言御年?

 

 

 

他是不是無意中發現什麼很不得了的事情?

岡本悠一……

「阿邦,你在看什麼!看言御年?你看他幹嘛?」

下課時,朋友拍他的肩問道,他一愣,趕緊收回視線。

「沒有啊!我、我看他幹嘛?我有那麼無聊嗎?」

對!他就是這麼無聊!自從發現言御年的秘密後,他總忍不住往言御年的位子望去。

言御年很安靜,對男生而言,他幾乎沒有存在感,但班上有幾個女生暗戀他,也難怪,畢竟言御年長的很好看,不然人家怎會找他拍G片?

想到這裡,孟力邦的額頭又冒出一堆冷汗。

從女生的八卦中,他得知言御年在高一之前都住在日本,直到高二才回到台灣,進入目前的高中就讀。

所以,那片子是他住在日本時拍的?

但為什麼他要拍片呢?

有時在學校跟言御年擦身而過,看著他白皙淡然的臉龐,他常常一瞬又想到片中被男人不斷插弄,潮紅著臉呻吟達到高潮的言御年。

他深吸口氣,別開臉,覺得有些違和感。

甚至,每重看一次言御年拍的片子,就讓他覺得有些罪惡感。對方可是赤裸裸的將身體、張開腿跟男人性交的畫面攤在他的面前。不認識的人就算了,他自覺好像在窺探什麼。

很不應該,但他又忍不住。

後來,他還好奇的找到幾片言御年的片子,看他被幾個男人一再騎乘,被分開腿,被男人劇烈插弄的達到高潮。

片中的言御年目光迷茫,臉龐情色的紅潤,但現實中的言御年總是蒼白無語。

 

 

 

這天,孟力邦站在教室的窗邊,無法自控的搜尋那人的單薄身影,很快就發現言御年出現狀況。

他看的很清楚,值日生的言御年送作業簿去辦公室,一不小心撞上一個大搖大擺,像是不好惹的學生。

登時,不良學生凶狠的抓住言御年,跟幾個同夥將他往垃圾場的方向帶去。

想都沒想,孟力邦的腳步立刻衝出去。

靠!先不管他跟言御年熟不熟,別人欺負班上的同學,他就無法嚥下這口氣!

路見不平的熱血基因讓他一路狂奔,到了偏僻的垃圾場,只見對方五個人圍住言御年,一人正從言御年的錢包拿出幾張百元鈔票。

孟力邦見了,頓時火大的上前,用力推開對方,搶回錢包狂吼道:

「混蛋!你們有沒有一點天良啊!竟然對他勒索,這……可是他的皮肉錢啊!」

他說的慷慨激昂,聲調充滿了悲憤,但眼前的不良學生哪裡管他。

「混蛋!敢管閒事,連你一起揍!」

「幹!要打就來啊!林北奉陪,上啊!」

高大健壯的孟力邦擋在言御年的前方摩拳擦掌。

「你找死……」

那個被作業簿砸到腳的學生面孔險惡的就要揮拳,卻被後方的兩個同伴拉住,在他耳邊低語:

「等等,那是二年六班的孟力邦,他在班上很有號召力,籃球校隊跟橄欖球隊也都是他的人,弄了他會很麻煩。」

同伴的分析讓帶頭的學生一陣猶豫,看到其他人也不想惹上麻煩,他只得不甘願的大吼:

「算你們好運,今天我們就放你們一馬,以後小心點。」

對方含糊幾句找台階下,便悻悻然離開。

孟力邦瞪著那幾個人的背影,嘴裡嘀咕。「要打就打,說什麼五四三。」

他轉過頭,發現言御年的臉色蒼白,仍餘悸猶存。

言御年看著跳出來幫他的同班同學,微顫的嘴像要說什麼,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之後,沒想到他連聲謝都沒說,就要冷冷的轉頭離開。

忽地,孟力邦有點不爽,大聲喊道:

「喂!我知道你做過什麼事!」

言御年猛然回頭,面孔像是驚弓之鳥,他不能置信的望著孟力邦,唇角更是抖顫不已。

孟力邦又緩緩的說:

「但你別擔心,我不會告訴別人,因為……我是你的朋友。」

見言御年仍慌張的看著他,孟力邦扭頭往作業簿散落的地方走去,後方的言御年見了,停頓幾秒,也只能跟在他的後方,兩人一起撿拾散落一地的作業簿。

安靜的氛圍裡,孟力邦看著言御年俊秀的臉蛋,心忖,自己終於靠他近一些了。對這個事實的認知,孟力邦莫名的鬆口氣。

說真的,如果不是看過言御年演的色情片,他根本不會去注意到這個同班同學,更別說,他剛剛嘴裡說的什麼朋友。

他那一掛的死黨裡,根本不會有像言御年這樣的同伴。

心底這麼想,腦海又突然竄進言御年赤裸展開身體,情慾呻吟的面孔。

孟力邦拿著作業的手一緊。對身旁的言御年,莫名又冒出一股暗自偷窺的罪惡感。

 

 

 

孟力邦知道,言御年開始深深意識到他的存在。

有時只是從言御年的身旁走過,孟力邦都能清楚的感到,言御年的身子在瞬間緊縮,像是害怕恐懼他,那樣深刻的。

「喂!力邦,快點,再慢就買不到午餐了。」

晌午時分,孟力邦跟朋友們去買便當,福利社前人浪翻來覆去,擠得東倒西歪。

甚至,他們竟看到有如擠沙丁魚的人浪當中,一條裙子竟擠了出來,掉在地上,那裙子的主人呢?

天啊!

他們看得臉紅心跳,發現一個女生拿著便當,露出一條白皙的長腿,走出人潮殺陣時,友人喘息興奮的說:

「幹!出來了,出來了,我的鼻血!」

孟力邦跟友人都睜大眼的期待盯著,之後卻發現,原來女孩還穿著一件運動短褲,早有備而來。

只見女孩撿起裙子,粗魯豪邁的將裙子甩在肩上,拿著便當回教室。

孟力邦等人張大口的將視線再轉回人浪沸騰的福利社。這可是會將一個女的搞成男的的奇妙境地啊!

很快的,他們從餘悸猶存中回過神,就要趕緊衝入搶便當。

忽地,孟力邦看到一個站在旁邊的單薄身影。他立刻從沙丁魚場退出來,走向那個人。

「言御年,你要買午餐?要不要我幫你?」

乍見他站在面前,言御年猛然一愣,腳步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對方受到驚嚇的反應,讓孟力邦莫名的有點糾結,但他在言御年的肩膀豪邁一拍。「總之,我幫你買!不然等人潮散去,也只剩下一些難吃的麵包了。」

言御年驚愕的想搖頭拒絕,孟力邦已衝入飢餓的人浪中。

平常孟力邦就已相當衝鋒陷陣,今天加上對言御年的使命必達,更讓他拼命擠開人海,好不容易買到便當,脫離沙丁魚海,他興奮的大喊。

「幹!言御年!林北到手了!」

他激動的來到言御年的面前,只見對方驚嚇的表情更甚。

這時,孟力邦才發現自己的制服鈕扣被擠壓的撐開,露出結實的麥色胸膛,褲子皮帶也被擠開了,露出一些內褲。

「唉呦,同學,你也給點面子,我的裸體沒那麼可怕吧!」

他故意開玩笑的說,自然的將便當遞給言御年,對方面孔蒼白,但也反射性的接下便當。看著孟力邦在他的面前扣上鈕扣,整理服裝儀容。

待孟力邦拿回便當,只見言御年手指僵硬顫抖的將便當錢遞給他。

孟力邦海派的笑說,「三八啦!不用了,請你的啦!」

這麼說的同時,他朝言御年拿著鈔票的手一推,瞬間被碰觸,只見言御年的眼眶顫動,肩膀劇烈驚動了下。

看他這樣怕他的模樣,孟力邦的喉頭一陣緊縮,想要說什麼,這時他的兩個好友買好便當也來到一旁,於是,孟力邦嚥下喉中糾結的話語,對言御年和善似的笑:「御年,我們一起回教室吧!」

他的邀請讓言御年又是一陣愕然,兩個好友也相當意外,畢竟,言御年又不是他們這一掛的,但,他們也沒開口說什麼。

言御年猶豫幾秒,跟著往前走了幾步,而後他看著孟力邦的高大背影,腳步停了下來。

當孟力邦回過頭,言御年早已不在後方。當然,言御年的消失,他的兩個朋友根本沒發現。

孟力邦深吁口氣,用力抓抓頭。

老是這樣被言御年閃躲懼怕,不知為何,讓他覺得相當悶。

回到教室,他很快的扒光便當,看到言御年也回教室了,他像是決定什麼,喝完飲料,一鼓作氣站起來,來到言御年的座位前面。

才拉開椅子坐下,只見言御年整個人緊繃起來,像在害怕什麼。

孟力邦拉著椅背的手停頓幾秒,而後還是慢慢拉開椅子,坐下,對他說道:「你可以不用管我,繼續吃飯!」

但言御年握著筷子的手更緊了,表情也不安起來。

孟力邦讀著他臉上的情緒,搔了搔頭,緩緩的說:

「言御年,我先跟你說清楚,我不知道你誤會了什麼,但我之前跟你說那些話,並不是打算要恐嚇你,也不會勒索你。我保證不會跟任何人說你做過的那些事情,你不用這麼怕我,知道嗎?」

他們沉默了一會兒,孟力邦耐心的等他回答,直到言御年終於點了點頭,原本恐懼握緊筷箸的手也些微放鬆,見狀,孟力邦才又續道:

「言御年,我說過,我是你的朋友,是站在你那邊的,無論如何,你只能信任我。」

聽到朋友這兩字時,言御年略抬起那雙清澈的眸子,他難得直視孟力邦幾秒,之後又垂下眼,點頭。

像是覺得他們終於能夠溝通,對方不再以為他是個讓人恐懼的洪水猛獸,孟力邦的心情才舒爽些。

「我知道,會做那些……難以啟齒的事,你也許有苦衷,總之,我只是想幫你。對了,以後我都幫你買便當吧!那個福利社不是一般活人可以靠近的!」

言御年看著孟力邦爽朗的笑臉,慌亂的目光像是想拒絕,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見他沒有拒絕,孟力邦朗聲笑道:「就這麼說定了。」

明知自己的靠近,會讓言御年有些為難,吃飯的動作也變的些許緊張。可是難得對方放下心防,讓自己能夠靠他近一些,願意跟他成為朋友,這讓孟力邦高興的一時很捨不得走開。

他看著言御年俊雅的容顏,看著他纖細白皙的頸子,可愛紅潤的嘴唇,不意,片中那情色淫靡的呻吟,這時竟又竄了上來,逼的孟力邦猛地別開視線,站起來搔搔頭,深吸口氣的說:

「我還是……先回座位,你慢慢用餐吧!」

 



 

文案:

一次意外觀賞G片的體驗,孟力邦驚嚇的發現,那片中男優不是他的高中同學,言御年?

忍不住的,孟力邦開始接近安靜內向的言御年,想幫助他,保護他,想告訴御年,他的世界並不是靜止的。

不知不覺,他們成為最好的朋友。但那情色片的情節總是在孟力邦的腦海裡閃動,揮之不去。考驗他們的友情。

他對言御年有著慾望。而慾望,日漸茁壯。

直到一次,他終於忍不住的親吻御年,壓住他的身體,擁抱侵犯他。沒想到,向來溫順的言御年卻狂抖著身子,狠狠推開他。

看著言御年匆忙跑走,被拒絕的孟力邦佇立原地,胸口不停的激動起伏。他不懂,言御年早已不是第一次,為何還這樣故作清純?

然而,孟力邦卻從沒想過,那片中的少年,會不會,其實並不是言御年……

  


  

小受好像都沒說到話,再放上一些片段,讓他也說說話XDDD

 

 ………………中略………………………..

 

孟力邦說的同時,將女神的片放進電腦,嘴邊忍不住出現一抹賊笑。

等到螢幕出現女神跟男人交媾的畫面,他明顯看到言御年的身體震動了下,像是被嚇到了,目光驚慌的飄移,登時不知所措起來。

「唉呦!兄弟,不用害羞啦!一起看片,這又沒什麼。」

孟力邦賊笑,緊盯他的反應,留意他的褲頭,只見言御年的臉紅透了,像是很尷尬。他該不會是第一次看A片?

怎麼可能?

「要是……被你家人發現……怎麼辦?」

「沒事啦!要是我爸媽突然衝進來……就大家一起看嘛!不用擔心啦!」

孟力邦說的豪氣,言御年侷促不安的模樣,更讓他摩拳擦掌,奸笑著要鬧他。

「你看!這姿勢超高難度啊!向外星人致敬啊!你快看!」

孟力邦介紹的興高采烈,壞心的鬧他一陣,忽地,房門打開,孟母笑吟吟的拿著點心走進來,瞬間,原本熱鬧的氣氛凝窒,只剩下女神的激烈淫叫聲。

剛剛還說要找爸媽一起看A片的孟力邦張口結舌,身體僵硬不已,還來不及關掉電腦,孟母已衝上前,一連揍他好幾記。

「夭壽喔!看A片學數學!你這麼變態將來怎麼辦啊?這下吃力了,吃力了!」

「媽,這又沒什麼!爸也在看啊!妳又沒揍他。妳別生氣,別再打了,會出人命的啊!」

「你給我閉嘴!」

孟力邦被揍的連忙閃躲,孟母又狠狠敲了下他的頭,轉身對安靜窘迫的言御年說:

「真不好意思,阿邦竟拖你一起看A片,你別被阿邦帶壞了。」

「老媽,我沒有帶壞他……」

「還敢頂嘴!」母親飽含殺意的目光殺來,讓他頓時閉了嘴,當然,女神的片眼睜睜的被沒收了。

母親離開房間後,房內一片寂靜。孟力邦慘烈的坐在床邊,這時,聽見空氣裡飄浮著淡淡的聲音。

「你不是說……要找你爸媽……一起看……」

竟然還提他之前臭屁的話,孟力邦猛的回過頭,只見言御年低低的淺笑。

真不可思議,剛剛被他壞心惡搞的御年,正在對他幸災樂禍?

可是,看著御年忍不住低低笑著,難得看到他露出這樣自然的表情,想到方才被毆打的情景,他自己也覺得好笑的揚起唇來。

「真是的,今天糗大了。」

被老媽揍幾拳,就可以看到御年的笑,還挺值得的。

這時,孟力邦望向時鐘才發現,今晚這麼鬧下來,已經很晚了。

「不如,你住下來,今晚別回去了。」

孟力邦隨口的一句,讓言御年愣了下,張開的唇還沒發出聲音,只見孟力邦已拿起電話,撥號報備。

而後他掛了電話,豪爽地笑說:「御年,你媽媽說住下來OK!」

言御年傻眼的看著他超快速的行動力。

「那我拿睡衣給你,等你洗完澡……」

說到這裡,孟力邦突然停下口。

只因他想起了,對方曾拍過G片,跟許多男人真槍實彈做過愛。如果他今天住下來,那麼他孟力邦的貞操……天啊!他這是引狼入室啊!

僵硬的轉頭,望向言御年,只見他頭低低的,不知在想什麼,孟力邦越看心越慌,覺得自己真是羊入虎口!

他緊張害怕的忍不住道:

「御年,待會兒睡覺時,你可別想偷襲我,對我怎樣啊!」

這時,言御年望著他,像是對這句話認真了,「這應該是……我要跟你……說的吧?」

一句話竟刺的孟力邦啞口無言,「哈哈哈……好像也是,哈哈……」

他大笑帶過,神經卻瞬間繃緊,想起那天,他曾對御言做的混蛋事,內心更亂了……

 

 

(中略………………………………………)

 

…………..H之後的片段………………………….

 

孟力邦抱著言御年喘息一陣,其間忍不住親吻他的臉頰,他的敏感耳朵,溫存的愛撫他的每吋肌膚。忽然覺得這樣的動作好像情人似的,對以前的女友,他都沒這麼溫柔過,他驚的趕緊放開手,免得對方誤會。

言御年的雙手仍無力靠在牆上,感受男人急忙抽開的手,他低垂著眼,不知在想什麼。

而後,他們整理好服裝,孟力邦看他一眼,便慌亂的別開視線,低聲說:「我們回教室吧……」

言御年沒有說話,沉靜的走在他身旁,孟力邦放慢腳步,擔心不久前擁抱他的動作是否粗魯了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