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聲音S的戀人*試閱

  

 

那天早上,他就已嗅出一抹不尋常。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逼不得已。

 

 

每天上班累得要死,假日理該睡到自然醒。當鄒意冬睜開眼,看到他的爺爺就坐在他的床頭,不知何時進他的房,鄒意冬立刻嚇的翻起身。

「阿公,你怎麼進來我的房間?」

而且慈祥的臉龐還紅紅的。是發燒嗎?不是的,鄒意冬定睛一看,便知那不是感冒生病,而是爺爺正在害羞。

為什麼爺爺一早就坐在他的床邊害羞呢?看看時鐘,才清晨六點多啊!

說好的假日自然醒咧?

「乖孫啊!」

「阿公,什麼事?」鄒意冬仍驚魂未定。

爺爺笑得眼瞇瞇,臉似乎更紅了。

「我說……乖孫啊……」說的欲言又止。

「阿公,你到底……」一大早的想怎樣?

「乖孫啊……乖孫……」見爺爺還紅著臉,在這兩個字上繞來繞去,鄒意冬握著拳頭,又望向鬧鐘指著六點十五分,心忖,他絕不能在爺爺的面前發瘋。

「阿公,你有事要跟我說嗎?」

鄒意冬翻開被子,下了床,深吸口氣跟爺爺一起坐在床沿。

爺爺和藹的笑了,一如往常,但此時臉上佈滿紅暈。

「沒有啦……阿公是想說……乖孫你……需要交些朋友……」

「我有朋友啊!」

鄒意冬簡直不能相信,他一個好好的陽光青年,麻吉朋友一堆,阿公竟會以為他搞孤僻沒朋友,還假日一大早坐在床沿一聲不吭的嚇他。

「阿公說的是,你以前那個……叫做……」

說到這裡,鄒意冬發現爺爺的臉更紅,呼吸有些不順,聲音也更不穩了。

「……叫做殷治的朋友。」爺爺吞吐的說完。

鄒意冬立刻瞠大眼。殷治?他記得。但那傢伙絕不是他的朋友!

「阿公記得,你高中跟他同班過吧!」

「嗯,同班過一年。」短短的一年,足以讓他們水火不容。

爺爺又暈紅臉沉默幾秒,說:

「阿公以前讀中學時,有一個學生,他很厲害,代表學校比賽,不管是作文演講,還是球賽,都拿到第一名……阿公只有讀到中學一年級,之後就去做學徒,有時也要幫家裡放牛,可是只要聽說那個男生有打球的比賽,阿公都會想辦法跑去看……

前幾天,阿公去買菜時,有看到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阿公從以前就很想跟他說說話,就算只能說上一句話,打個招呼……後來,阿公看到,他跟你的同學走在一起,才想到,他也姓殷,是你同學的阿公……」

鄒意冬聽到這裡,已是滿頭大汗。

聽也聽得出來,爺爺希望透過他的關係,當他跟殷爺爺的中間介紹人。

「阿公一想到這裡,半夜睡不著,就來你的房間等你起床。還好,你好像知道阿公的心事,很早就醒來了,不愧是我的乖孫。」

我是被你嚇醒的啊!阿公……

「但阿公……我跟殷治……」

根本就是仇人,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再相見了。

「你要是太久沒跟殷治連絡,會不好意思,阿公……可以陪你去……」

鄒意冬張眼看著坐在床沿,低著頭紅赧臉的爺爺,心底不斷的反抗,我不要,我絕對不要再見到那個人。

而且,鄒意冬莫名覺得,與其說爺爺是崇拜當年的那個男同學,他反而覺得,紅著臉的爺爺像是個青春期的少年。

但爺爺已經六十八歲了。

「阿公,我真的不太方便……去找殷治。」

他最後為難的拒絕。

「這樣啊……」只見爺爺失望的點點頭。

「不要緊,這只是爺爺幾十年來的一個心願。當年爺爺只能遠遠的看著他,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他,才想說,如果這輩子能跟他面對面,說上一句話,這樣爺爺就心滿意足了。」

鄒意冬內心相當糾結,可是他真的不想看到殷治。

爺爺又和藹的笑了笑,輕嘆一聲。

「真的沒關係。爺爺都已這把年紀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是每個心願可以達成,抱憾而終,爺爺沒關係的……」

鄒意冬的額頭已淌滿冷汗,抱憾而終這四個字在他的腦海不停的衝來撞去,最後,在周日的清晨,他抹著冷汗,說:

「我、我馬上打電話給殷治。阿公,你一定要長命百歲,呷百二。」

 

 

 

 

來到殷家的華廈,鄒意冬沒想到,殷治接到他的電話,竟會答應跟他見面。

此時,身形高大,戴副銀框眼鏡的殷治就站在他的面前,鄒意冬的目光不知道要看哪裡,渾身不自在。

鄒俊仁笑吟吟的說:

「你就是殷治吧?這些年來,意冬很想再見你一面,又不好意思,所以,今天硬是拖著我陪他來,他真的很想再見你!」

不是這樣的,阿公,你不要將你的心情硬套用在我身上啊!鄒意冬冷汗涔涔。

「喔,有這種事?」殷治的眉一挑,冷冷看著咬緊唇的鄒意冬。

這時,今年七十歲,身型高壯的殷元也走出房間,到客廳看看是誰來了,一看到對方,鄒意冬發現,爺爺突然慌張起來,臉龐更是紅赧不已。

「你、你好……我孫子想找你孫子敘舊,又不好意思一個人來,硬是拖我來,他真是的……」

「喔!你孫子是阿治的朋友啊!」

鄒意冬連忙點頭。「對!我、我跟殷治是……好朋友,那個……殷治,不如我們去你的房間聊聊吧!」

殷治銀框眼鏡下的細長雙眼瞅著他,似乎在看他想玩什麼把戲。

「好啊!進房間。」

這時,殷元也熱絡的招待鄒俊仁,「年輕人去玩他們的,我們也來泡茶聊天吧!」

只見鄒俊仁相當緊張的望著殷元,深吸口氣,才靦腆的點頭。「嗯……好啊!」

他又緊張害羞的將伴手禮遞給殷元,手指不停顫抖。

「這、這是我自己醃製的脆梅,不嫌棄的話請品嘗看看。」

「謝謝,你真是太客氣了。」

鄒意冬看著狀似平常的互動,臉龐卻更加暈紅的爺爺,心底總有種感覺……就好像爺爺他……

進入殷治的房間,關上門,他感到空氣瞬間凝結起來。

只見殷治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銀框眼鏡,一開口就砲轟。

「哼!你阿公想泡我阿公!」

鄒意冬心底一驚。「你不要亂說話,我阿公怎麼可能?」

沒錯,就連他這麼遲鈍的人,都有些懷疑了,更何況是殷治!無論如何,他否定到底。

「我今天確實是來找你的。」

殷治冷冷撇唇一笑,俊帥的臉還是像往常那樣高傲欠扁。

「來找我?那需要找你阿公一起來嗎?我不覺得你有什麼社交閉鎖症。」

鄒意冬抓狂的握緊拳頭。「去找別人當然不用,但如果是找你的話,就算帶我阿公一起來,那也沒什麼特別奇怪的吧!」

這番話讓殷治突然不語的盯著他,而後他的眉頭一揚。

「你到底來做什麼?」

鄒意冬的腦海閃過往昔殷治曾找他麻煩的所有片段,深吸口氣,勉強堆起笑。

「……來找你敘舊啊!說起來,我們以前好像都沒有好好的談過話呢!」

「是啊!為什麼呢?明明同班過一年。」

你還敢講,還不是因為你一天到晚找碴!

「說起來,你還真亂來,記得剛開學,有一天我一進教室,你就拿一個喝光的鋁箔包飲料朝我扔過來。」

「我記得,那時你差點就衝過來揍我,可是最後卻沒有,呵!真是沒用的傢伙。」

鄒意冬瞬間用力握緊了拳頭。阿公,為了阿公,絕對不能在這時揍他。

他笑得沒有音調起伏。「哈哈哈,那是因為,當時我被人擋下來啊,要不然,你以為還能活到今天嗎?啊,想起以前的事,還真是有趣啊!哈哈哈!」

殷治冷冷揚眉一笑。「是啊!真有趣,就怕你當時衝上來,現在已經沒辦法站在這裡說話了吧!」

「呵呵呵呵呵呵呵……」

鄒意冬笑容扭曲,拳頭快要爆發出來了。

深吸口氣,忍耐,只要忍過今天,完成阿公的願望,以後就不用來了。

「殷治,別聊過去了,話說這麼久沒見了,你還是這麼高帥挺拔,帥哥一枚啊!」

說些好話,緩和氣氛,為了爺爺,跟殷治說些好話不會少根毛的。

沒想到,聽見他的讚美,殷治瞇起眼,睥睨他道:

「你是有病嗎?」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鄒意冬笑的雙眼殺紅,青筋爆發。林北是在稱讚你啊!殷治,你的性格是扭曲到什麼地步?

「呵呵呵呵呵……」

爺爺,真的是爽到你,甘苦到我啊!

忽地,鄒意冬止住假笑,還嗆到咳了幾聲,他真的笑到快起肖了。

不意,他的下巴突然被人抓起,第一次被殷治這樣碰觸臉龐,他不禁愣了下,抬眼看著比他高大的男人。

只見殷治的眉毛又是一弓,不屑的瞧著他道:

「你也沒變啊!從以前老跟一些同學那樣的歡笑……笑的像白癡一樣。」

終於忍無可忍,鄒意冬已不管後果的一拳揮出去,硬生生的打在這渾蛋的臉上,讓殷治被打的撞上後面的牆,頓時痛的說不出賤話來。

鄒意冬喘著氣,握緊拳頭。幹咧!幻想的感覺真好啊!哇哈哈哈哈哈!

但現實中,他只能推開殷治碰觸他臉龐的手,往後退一步,平撫胸口的怒濤,免得待會兒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出拳了。

當他再度假笑的抬起頭,卻看見殷治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他頓時傻眼,難道,他要將他這個客人扔下不管嗎?依照殷治的渾蛋個性,這一點都不讓人意外,但問題是,他還不能走,還要讓爺爺跟殷元再多相處些時間啊!

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死守在這裡,決不離開。

當他還在堅定信心,看見殷治回來了,手上拿些飲料瓜果。忽地,鄒意冬鬆口氣,原來他是去拿東西招待他。

「雖然有點暴殄天物……」

「呵呵呵呵呵,謝謝你。」鄒意冬假笑的接過飲料,心底暗罵一聲。幹!要請客你就給我甘願一點。

罵歸罵,其實鄒意冬還是有些意外。

從一開始,在殷治高傲冷笑的笑意裡,他感到其中的冷漠無情,似乎又比往昔更甚了些。

誰叫他們以前處不好呢!

甚至,當時最後一次起爭執,他好像還對殷治說了些不太好的話,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他也忘了自己那時究竟咒罵了什麼。

但沒想到,殷治卻還是願意好好的招待他,儘管那張嘴是那麼賤!

殷治站在唱片櫃前,對他問:

「你想聽什麼,」說到這裡,他又冷冷的撇唇:「呵!問你大概也沒用,對牛彈琴。」

靠!鄒意冬將粗話消音後,不爽堆笑說:

「牛頓的驚愕交響曲,不知道你有沒有?」哼!

殷治沉默幾秒,對他冷冷一笑。「牛頓的我沒聽過,如果你不嫌棄要聽海頓的,我倒是有。」

說到這裡,鄒意冬已經漲紅了臉。他好想鑽個洞,或是直接殺人滅口。可、可惡,他怎會在這分勝負的時候口誤呢!混蛋,笑屁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假笑,假笑。實在是好累啊!

只見殷治凝了他幾秒後,兀自去拿了筆電在客廳沙發坐下來,開始處理公事。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鄒意冬尷尬站著,之後也來到沙發落坐,見對方不理他,只得自己開始吃起飲料跟點心。

聽著飄在空中輕柔平緩的音樂,而後突然奏出極強的和弦。就如他的心情整個起伏不定,很驚愕啊!

一下講話那麼賤,一下又不理人,他是怎樣!

不過算了,哼!他不理他,他也樂得不用再虛假的笑。

他客氣的吃點心,後來想到殷治的那句暴殄天物,他頓時像要發洩什麼,不客氣的大把吃喝起來。

音樂播放結束了,他自行起身更換,來到音樂櫃前瀏覽,發現殷治的喜好竟跟他幾乎如出一轍。

真不可思議。

他放了片搖滾樂,繼續窩進沙發翻看雜誌。音樂很好聽,該是很愜意的假日午後,但因為身旁的人,讓他坐如針氈。

吃完之前送進來的甜點,看到茶几上還有五星級飯店特別訂做的點心,他問都沒問,拿起來便吃。

一整個下午,他咬牙大口吃喝,心底有個復仇認知,彷彿吃完這些昂貴的東西,喝光殷治珍藏的美酒,就是給往昔欺負他的殷治一頓好看了。

然而,當他的爺爺來敲門,說時間不早,該回去時,鄒意冬卻坐在沙發上抱著肚子,面色鐵青,他的肚子好痛、好想吐啊!

這時,殷治終於告一段落,他闔上筆電,望向鄒意冬,道:

「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

「你……說什麼?」鄒意冬咬牙瞪他。啊,肚子抽痛抽痛。

待鄒意冬好不容易能起身,走出房間到了大門口,看他還是很不舒服,殷元擔心的問:

「意冬,你看起來人不太爽快,要不要再留下來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殷爺爺,我沒事的,哈哈哈!」他笑得尷尬,只想趕快離開。

殷元這時望向孫子,不免道:

「阿治,你也真是的,意冬吃太多你不會留意阻擋一下嗎?現在讓他的肚子那麼不舒服。」

殷治只淡淡一哼。「爺爺,他像幾百年沒吃東西,把能吃的東西全吃光了,他要吃,我攔的住嗎?」

此話一出,不客氣的把房裡所有的食物吞光,還開了一瓶昂貴葡萄酒的鄒意冬瞬間臉紅了。

對啊!哪有人第一次來就這樣大吃大喝?

他偷瞄爺爺一眼,只見爺爺也略紅了臉,瞬間,他羞愧的無地自容,竟然讓爺爺丟臉了。

可惡!殷治,都是你害的,我恨你!

「如果真的沒事,意冬,你回去的時候慢慢走,慢慢消化,下次有時間再來玩啊!」

「不,我再也不會來了……」發現自己竟說出真心話,他愣了下,慌亂的解釋:「啊!不,我、我是說……」

「沒關係,」殷元沒聽懂他的話意,朗朗的笑。

「你不用不好意思,下次來繼續大吃大喝殷爺爺也相當歡迎,不過要注意胃腸就是了。有空時,再來找阿治玩啊!」

「喔……好啊……」

回答的言不由衷。

他跟爺爺走進電梯,殷元也邀請鄒俊仁有空再來泡茶的同時,鄒意冬低著頭,看也沒看殷治一眼。

於是,直到電梯門完全關上,他並沒注意到,那個一下午說話酸他,後來又只顧工作不理他的男人,此刻正用什麼複雜的目光緊凝著他……
 

 

 

文案:

 

什麼叫做萬年仇家?瞧瞧鄒意冬跟殷治便知道了。但為了爺爺的要求,鄒意冬卻不得不跟他和平相處。

從一次次的相處中,鄒意冬開始發現,冷傲的殷治並不是那麼糟的人,甚至,他嘴巴壞,對他卻意外的體貼。也許,仇家有變成朋友的一天?

沒想到,在一次糟糕的爭辯中,鄒意冬卻對殷治脫口說出,「混蛋!你這種爛性格,永遠都不會有人喜歡你!」

不意,殷治冷聲道:

「就算沒人喜歡我,那礙到你了?」

看著欺上前來的殷治的冰冷面孔,鄒意冬愣住了。

而後,他不懂為何殷治會狠狠壓住他的雙手,褪去他的衣物。當他慌張的望向殷治,卻意外的發現,冷傲蠻橫的殷治,那雙眼底,竟有一抹受傷的眸光掠過…….

 

像你這樣高傲冷淡的人,難道,有誰能夠傷害你嗎?殷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