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侵犯*試閱


這依然不是恐怖文,不敢看恐怖故事的北鼻們請放心食用喔XDD










「你在看什麼?」

聽到男人的聲音,黎陌驚慌的轉過臉,面容極度不安的顫動,但下一瞬,他又往角落的書櫃看去。

男人心底一氣,用力扳回他的臉。

「你究竟在看什麼?」

臉龐被扣住,黎陌張眼看著魏華陽,胸膛不斷的發顫起伏。

「華陽……你沒看見嗎?」

「看見什麼?」

魏華陽皺眉,也往他注視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單調的書櫃,其他什麼都沒有。

忽地,魏華陽一咬牙,回頭沉聲的低吼:

「夠了!每次都這樣,我叫你好好看著我,不要再想那個人,他已經消失半年,沒有人能找到他,他不在了,聽見沒有!」

男人用力搖晃他的肩膀,被逼急了,黎陌伸手推拒。

「華陽,你不要這樣。」

彷彿聽不見他的聲音,甚至看到黎陌又慌張的往書櫃看去,火氣猛然上升,他粗魯的將黎陌拖上床。

「過來!」

「不要!華陽!」

黎陌的抗拒,只會讓他更憤怒。

「為什麼你總是拒絕我!明明都已經過了半年,那個人根本……

他憤怒的壓下身體,強迫的擁抱黎陌,親吻他的頸子,黎陌登時害怕的扭身抗拒。

「不!住手,我說不要啊!放開我!」

黎陌咬牙的奮力抗拒,登時將魏華陽狠狠推開。他從床上撐起身子,瞠大眼,看著男人倒在一旁,握緊雙拳,不斷的粗重喘息。

黎陌的衣襟被拉開,露出大片光裸的肌膚,他顫抖尷尬的不知該說些什麼,忽地,魏華陽憤怒的下床,腳步走向大門。

見他就要惱怒的離開,黎陌也急忙下了床。

「等等,華陽,你別走!」

回應黎陌的,只有男人重重關上門的巨大聲響。

黎陌怔怔的站在門前,沒有追出去,佇立原地。

他的胸口不斷的喘息,慢慢的,他顫抖回過頭,望向那個站在書櫃前,身影半透明,目光緊凝他的男人魂魄。

他的唇又微顫了起來,身體瘋狂的抖瑟,頭皮更是無法自控的發麻。

事到如今……

你還想怎麼樣呢?任衿威……

 

 

 

 

他的房間有鬼。

黎陌全身抖顫的起雞皮疙瘩,但他沒有將魏華陽找回來。

驚恐的坐在書桌前,他翻開明天要考試的書本,假裝什麼都看不見。

一陣陰寒的氣息透過來,他能感到任衿威就站在他旁邊,不知道在幹什麼?

黎陌的手狂抖的厲害,不久,感到那陰寒的感覺走開了,黎陌深吸口氣,微顫的偷瞄。

只見任衿威半透明的魂魄,在房內走走看看,似乎在確定,房內的擺設就像他消失前那樣,沒有改變。

黎陌轉回視線,身體仍是緊繃抖瑟。

半年前,任衿威突然獨自去爬山,而後消失在茂密的森林裡,沒有人能夠找到他。大家都說,他死了。

而他們,往昔曾是最好的朋友。為什麼此刻看見任衿威的魂魄,他顫抖,他視若無睹?

當初……是任衿威親手推開他,讓他們從此決裂……

想起當初的情景,任衿威的殘忍無情,以及決裂不久後傳來的噩耗,都讓他此刻的心情有些承受不住。

如今,任衿威的魂魄,卻千里迢迢的行了萬里路,再度回到他的面前。

為什麼?

顫抖的佯裝看書,黎陌根本無法靜下心。

終於,他又忍不住微抖的往一旁瞄去,卻發現,任衿威已不在房內了。

黎陌驚詫的站起身,慌亂的左右張望,胸膛激烈的起伏,但怎麼都看不到任衿威。

他真的消失了……

登時,黎陌又癱坐回椅子上,目光茫然,雙手不斷的顫抖。

他慢慢摀住自己的唇,感到有什麼梗在他的喉中。

任衿威……是來見他最後一面的?

瞬間,黎陌覺得好後悔,為什麼剛剛要佯裝看不見呢?早知道,就該跟他說說話,至少,也要問他,在那個世界,他過的好不好?

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胸膛仍不斷起伏,失焦的目光不知看向何處,不知過了多久,他微微吸口氣,茫然的想著。

對了,明天還要考試,不看書不行,還有……剛剛魏華陽那麼生氣的離開,他該要快些打電話給他……

心底這麼想,可他卻什麼事也做不了,只能空洞茫然的坐在椅子上。

末了,他站起身,決定到廁所洗把臉,上個廁所,洗個澡。讓自己恢復原來的心情,做好該做的事。

他這樣告訴自已,打開廁所,看見任衿威就站在馬桶旁,黎陌停頓了幾秒,關上廁所門,又回到書桌前坐好,感到一陣雞皮疙瘩又冒了出來。

原來任衿威還在這裡,他還沒離開!

他重重喘了幾口氣,身體儘管不斷的發寒僵直,但剛才緊繃難受的心情,卻一瞬不見了。

當他一放鬆下來,生理機制也跟著竄上來。

他好想小便!好急!

他在房間內來回踱步,滿頭大汗的望向廁所,可是不敢過去,又再度來回踱步。雖然說,他可以到附近的超商借廁所,但黎陌有個習慣,就是在外頭寧願憋一整天,也要回家上廁所。

越來越急,快要爆發了。

怎麼辦?

可惡!為什麼任衿威哪裡不待,偏偏待在廁所裡!

快要極限了!他咬緊牙根,握緊雙拳,太陽穴冒出猙獰的青筋。真的……不行了!

算了,乾脆就像剛剛那樣,當作什麼都沒看到,直接上不就好了?再這樣憋下去,他的膀胱,真的快爆了!

他痛苦萬分的轉身望向廁所,用力喘了幾口氣,走過去打開廁所門,站在馬桶前,任衿威的旁邊。

他的手伸向褲頭,就要拉下拉鍊,豪氣的掏出肉棒,一瀉千里。感覺任衿威的目光似乎瞧過來,他的手又瞬間縮住了。好急,真的要爆了,可是……他真的會害羞,尿尿的時候旁邊有人看啊!

額頭的冷汗不斷流下,黎陌已經忍受不了的神經線即將斷裂,他握緊拳頭,咬緊唇,終於低低的說了一句:

「出去……

身旁的陰寒感仍文風不動,黎陌瞬間抓狂的轉過頭,惱羞成怒的對任衿威怒吼:

「就叫你出去啊!我的膀胱快要爆了,你知不知道啊!混蛋東西!」

他一口氣罵完,儘管任衿威散發的陰寒氣息讓他打著冷顫,但正承受膀胱爆炸危機的他,早已什麼都豁出去了。

只見任衿威看著他幾秒,臉上沒有表情。接著他轉身,穿牆而去。

任衿威在面前穿牆消失,讓黎陌的心底又是陡然一驚。

但他終於能順利洩洪,鬆了一口氣。

當他走出廁所,看見任衿威半透明的身影坐在他的書桌前,這時他又緊張起來。

在任衿威生前的最後那段時間,他們的關係已經不是很好,剛剛他還因為尿急而對他怒吼,也不知道眼前的阿飄會不會不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