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禁止愛*試閱



什麼時候開始,他害怕一步一步的,上樓的聲音。

 

除夕夜,家家戶戶洋溢著歡樂年節的氣氛。

方傲笛安靜的待在房裡,仔細聆聽。樓下傳來爸媽跟笙哥說話的聲音。大門打開,關上,他知道,家裡只剩他一個人。

爸媽如往年慣例,去明叔家打牌,不到早上不會回來。

笙哥剛說,跟女友有約會,也出門了。

方傲笛發怔的站在書桌前,想著今夜他將獨自守夜,想著剛剛吃團圓飯時,笙哥所說的,他要結婚了……這真是太好了,不是嗎?

他的目光還有些茫然,忽地,樓梯的聲響乍起,方傲笛的身體瞬間緊繃起來,他猛的轉頭,望向房門,喉頭有些發顫,但那一步步上樓的足音不曾停止。像是勾起什麼不願回首的回憶,他心臟可怖的狂跳,直到那腳步最後停在他的房前,他竟寸步難移。

敲門聲響起,他微顫的唇角沒有回應。房門讓人打開,他看見方竟笙就立在門口,目光深沉的凝著他。

方傲笛吸口氣,「笙哥……你不是跟譚曼蒂出去了?」

兄長沒有回答,兀自走入房內,見狀,方傲笛倉皇的退了幾步,「你……難道你跟她根本沒有約定?」

緊繃的空氣中,方竟笙醇厚的嗓音輕輕笑了。

「小笛,如果不這樣說,你根本不會留下來,一定會跟去明叔家吧?如果不這樣說,我們怎麼會有獨處的時間……難得,你願意回家……」回到他的身邊。

來到方傲笛的面前,將他逼到無路可退,身體緊緊靠著書桌,方竟笙拿起手上的袋子。

「小笛,這是哥送你的,最新款的手機,你不是說,手機壞了?」

方傲笛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唇角微微抖著,忽地,他搶過袋子,狠狠的丟在地上,「我不要!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東西。出去!你出去!出去!」

他嘶聲大吼,不若在養父母面前的柔順乖巧,也不似在他人面前裝出的斯文溫和。

方竟笙並不移步,只是默默看著他的小笛在他的面前不再壓抑性情,露出真正的模樣。

「我叫你出去啊……」方傲笛的吼聲出現顫音,「你不是說過……不會再干涉我的生活,也不會再對我……」

方竟笙將手放在他的臉龐上,感到他的身體顫抖不停,他的手並沒有移開。

「是啊!」方竟笙輕輕說著,醇厚的聲音接近低喃,「我是說過,再也不對你出手,但一看見你就反悔了,該怎麼辦呢?」

「不要……你不能……」

男人的氣息靠近,親吻他的臉。「小笛,我要結婚了,能反悔的機會也不多了,一旦結婚,我就永遠不會再碰你。」

忽地,方傲笛掙扎的動作怔了下,抵在方竟笙胸膛上的雙手不停顫抖,抗拒中似乎還參雜了複雜糾葛的情緒。

慢慢的,方竟笙吻上他的唇,細細吻吮,方傲笛隱隱掙扎,他將懷裡的人緊緊壓在書桌邊緣,一手探進他的衣服,瞬間引起方傲笛劇烈的抵抗。

「不要……放開我……不要……」

方竟笙卻緊密的抱著他,絲毫不放鬆力氣。

「別抵抗我……否則……你何不直接跟爸媽說,我對你做了什麼事。」

方傲笛惶恐搖頭的看他。「不……你不要毀了這一切……」那勢必會毀了這個家,會毀了……爸媽對他的愛。

輕輕吻上方傲笛抖瑟的臉龐,方竟笙像是緬懷什麼,柔聲說:

「小笛,記不記得好久以前,你老愛跟在我的背後跑,這世界上,不會有人比我更疼你……」

方傲笛沒有回答,只是隱隱咬牙抓皺他寬厚肩頭的衣服。

方竟笙又輕輕齜咬他柔軟的耳廓,柔聲低喃:

「到床上去,小笛……」

 

 



緊閉的房間裡傳來陣陣壓抑的喘息聲,凌亂的衣服散落一地。

「不……笙哥……不要……」

方傲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樣是男人,他知道如何做,能讓他的弟弟極度的舒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傲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見他倔強不從,方竟笙笑了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從以前,笙哥就知道什麼地方讓他最敏感,讓他不能自己的抖顫。

「唔……」

聽見他發出低低的呻吟,方竟笙挺起身子,更加抬起他的xx,方傲笛驚慌的阻擋。

「不要……」

方竟笙拉開他的手,壓在兩旁,在他耳邊輕喃:

「小笛,我們已經做過那麼多次,對你的身體已再熟悉不過,你呢?到現在你xx還會反抗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啊……」

輕輕的,方竟笙吻上方傲笛微開的唇,溫柔又帶有侵略性的吻著,吻的方傲笛幾乎氣窒,不知該如何反抗侵犯他的男人。

「小笛,你的唇好甜……你xx的這裡也變緊了……你一直沒有再讓其他男人碰過你,是不是?」

聞言,方傲笛狠瞪兄長,眸光銳利且複雜,但他卻不再掙扎了,似乎知道就算抗拒,結果都會一樣。就像這些年般。

看著方傲笛的銳利目光,方竟笙明白,傲笛從不曾用這樣的眼神看過別人,那樣的眼神只有對他。

從很久以前,當他做了那件事,他們再也回不去往昔的那刻開始,他們的關係就這樣凌厲卻又矛盾的極度親密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別……別這樣……」

方傲笛抓皺他肩上的衣服,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小笛,用你的xxx。」

方傲笛立刻甩過頭,不願配合。

見狀,方竟笙一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乖……小笛,xxx……」

方傲笛狠瞪他一眼,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輕聲的安撫他,揉著他緊咬的唇,「會痛嗎?很久沒做了,很快就會習慣了。」

方傲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小笛,你xx真好……你的身體更成熟,更引誘人了。」

「別說這些……我不要聽……」方傲笛咬牙,不讓自己發出曖昧的聲音。

然而當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嗯……唔……嗯……」

方竟笙的身體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不自覺放開了被單,似乎就要環上男人的背,但下一刻他又讓僅存的一絲意識拉回,雙手緊揪床單,藉以承受過度襲來的快感。

方竟笙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終於在極壓抑的低吼後,方傲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不久,他再度推開弟弟的xx

感到自己的xx又被抬起,方傲笛不禁抗拒搖頭,「不……停下來……笙哥……」

「再一次就好,小笛,乖,讓哥再抱一次……」

方竟笙在他的耳邊低聲說著,覆上弟弟的身體,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小笛……你xxxxxxx……」

方竟笙感嘆說著,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方傲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房間裡滿是他們身體xxxx味道,讓方竟笙更是難以自控的擁抱方傲笛,要讓他成為自己的。

忽地,外頭傳來的一絲動靜,讓方傲笛突然繃住身體,雙手膽顫的抓住身上的男人。

確實有人上樓,那是爸媽說話的聲音。

他們怎會突然回來了?

男人還在他的體內,他驚恐不已,但方竟笙卻又撞擊了下,讓他慌亂的搖頭。不要!

兄長看著他蒼白的臉,緊緊抱住他,低聲說:

「被發現,對你來說真的那麼可怕嗎?」

「不要動……不要出聲……拜託你……笙哥……」

看弟弟如此蒼白恐慌,方竟笙凝了幾秒,低頭吻他的額頭,聽見爸媽的聲音。

「年紀大了,沒辦法玩通宵,還是回來睡覺吧!」

「老公,你看竟笙的房間暗暗的,他又去跟小笛聊天,然後一起睡啊!」

「是啊!兄弟倆感情真好呢!」

爸媽的聲音隱入臥房,關上門。

「笙哥……」方傲笛仍抖瑟的看著兄長。方竟笙在他體內XX,變的輕聲起來。「別怕!爸媽聽不到的。」

「而且,」方竟笙又說:「小笛,就算爸媽對你好,對你有恩,你都沒必要承受這些,你可以將一切說出來……從頭到尾,錯的人都不是你。」

方傲笛害怕聆聽外頭的動靜,幾乎無法聽進兄長的話,只感到深夜裡,男人像是顧慮他的感受,輕輕撞擊他的身體,將xxxxxxxxxxxxx,兄長晦暗的聲音在他的耳邊低迴:

「聽見哥說的話嗎?小笛……你可以毀了我。」

 


 

好安靜。

方傲笛在浴室沖洗自己的身體,爸媽還在睡,兄長已跟女友出了門。

屋裡好安靜。

一直以來,他都無法接受爸媽對他的好,畢竟他跟笙哥做過那樣悖德的事,叫他該如何面對養父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