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新刊/無可救藥*試閱

 

「莫擎……好像中邪了。」

 「啊?」

在公司附近的餐館裡,何藺言囁嚅的迸出這句話,坐在他對面的周俊津詫異的張口看他,幾條義大利麵還掛在嘴邊。

「你說的,是你那口子?」

何藺言的表情有些為難,並沒有點頭或搖頭。

周俊津又說:「你不是打算跟他分手了?」

「是沒錯……可是現在的莫擎……變的好怪……我……」

「因為他怪……中邪了,你覺得這個時候離開很過分?」

「嗯……」何藺言點點頭。

周俊津大口吃午餐,何藺言是他的同事,對他訴說戀愛的煩惱已經不是第一次。他皺起眉頭。

「但是阿言……在我聽來,我怎麼覺得,你其實不想分手,你還愛著他?」

何藺言愕然的看著周俊津,他還……愛著莫擎嗎?瞬間他的心被揪緊了。他急忙解釋:

「不、不是的。俊津,我……我確實下了決心要分手,莫擎的行為也真的變的很怪異……我不能……」

他嘴裡否認,卻緊握刀叉,手指都刷白,對面的周俊津看了聳肩。

「不說這個了……你說他中邪,怎麼回事?」

「阿擎他……性格一夜之間變了,簡直像是另一個人,很奇怪……但他又沒有雙胞胎弟弟,而且我知道,他就是莫擎。」

周俊津突然有了興趣。「那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異樣?」

「就在……那晚,我們又起了爭執……你知道,每次他那樣,我都會害怕……那晚,他憤怒的甩門而去,我等了他一整晚……他都沒回來……那次,我真的覺得累了……走不下去了……」

何藺言想起那夜驚懼難受的心情,微吸口氣,又說:

「就在那個夜晚,我真的下定決心……不想再這樣痛苦爭吵,傷害彼此……所以,我決定隔天收拾行李,跟他提分手……可是,當我在清晨醒來,原本趴在餐桌睡著的我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抱上了床,莫擎就睡在我的身邊,溫柔看著我醒來的睡臉。對我燦爛的笑……」

「咳咳!他燦爛的笑?」周俊津被麵條噎到。那個姓莫的明明沙豬,冷漠,不愛笑。

「嗯!我從沒看過阿擎那樣的笑臉……瞬間愣住了,嚇了一跳。而後……阿擎的行為舉止……更是讓我……相當替他擔心……分手這件事,也不知該怎麼跟他開口……」

周俊津沉思點頭,「嗯……真的很怪,你那口子有點暴君性格,突然笑的這麼溫柔,還是在爭吵後的隔天清晨,要是我,大概也會嚇到,認為他精神不正常……你有帶他去看醫生嗎?」

何藺言搖頭,囁嚅的說,「我……不敢……」

想也知道,何藺言這個溫吞內向的小子,哪敢問他那口子是否頭殼有問題,要不要去掛個號看醫生?

每次聽何藺言的愛情煩惱,到後來,他連自己胃腸都糾結。

末了,他搖頭歎口氣,放下手中的叉子。

「阿言,其實……我最想問的,是你為什麼會跟那樣的人糾扯在一起?」

這兩年來,雖然沒看過莫擎本人,但他怎麼聽,他都不喜歡那個姓莫的。

何藺言抬頭看他一眼,沒有回答他,垂眼攪著盤中的麵條,目光恍惚,他想起了,一開始,他跟莫擎相遇的最初,在酒吧裡。





是莫擎先吸引了他。莫名的。

那時,莫擎跟朋友一起喝酒,他的朋友興高采烈,個個說著爛醉如泥的醉話,莫擎的嘴角只是淡漠的撇著,冷眼斜睨指頭間的菸,當何藺言發現時,莫擎的視線已往他的方向睨過來,讓他慌的登時移開目光,之後,他又忍不住望向莫擎,只見莫擎的眼神沒飄移過,吐了口嘴裡的香煙,穿過裊裊上升的白煙盯著他。

整個酒吧煙霧瀰漫,他看見高大的莫擎站了起來,在縹緲虛幻的煙霧中走向坐在吧台的他,帶著沉穩的步伐,就像夢一般。

「你一個人?」

男人的聲音低沉好聽。何藺言聽著,緊張的掌心發熱。

跟何藺言一起來喝酒的同事已先行離開,只剩下他一人留下來,像在渴望什麼,等待什麼。

之後莫擎又說了什麼,他已記不清。只記得他如獵豹般的目光如王者的掌控一切。

那晚,莫擎帶他離開了酒吧,相當溫柔的抱了他。

躺在旅館床上,何藺言僵硬緊張的任憑男人展開他的身體,帶著酒意的迷離目光看著上方的男人,感受他的粗大硬物進入他的臀間,他茫然顫抖,沒有反抗,接受著男人帶來的,痛楚下的歡愉。

一夜激情過後,睡夢中的何藺言匆匆醒來,卻發現俊朗的男人沒有離開,就在他的身邊,靜靜凝著他的睡姿。

何藺言的外表鎮定,內心狂抖不斷。

「給我電話,何藺言。」

男人沉靜的聲音,讓何藺言明白,他在等他醒來,正式跟他索取聯絡方法,要連接起他們的關係。

他慌亂的拉起被子,遮住羞恥的裸身。原以為會一個人被丟在空蕩的賓館,沒想到莫擎竟沒有離開。

他趕忙拿過紙張書寫,希望對方不要看出來,他的字跡不穩的顫抖歪斜。

感到背後男人那雙冷漠卻熾烈的視線,一直到他們道別為止,何藺言的心臟劇脹劇縮。

之後,他開始等待莫擎的電話,卻又心慌的怕他不打來,根本早已忘了他。患得患失的三天過後,他的手機響了,是莫擎。

每次再應邀見面,他都按耐極度的緊張,在男人的面前展現成熟的一面,二十五歲的男人,動不動就臉紅羞怯,只會讓人瞧不起。

於是他揪住心臟,努力自持。

但男人總是在高級餐廳的餐桌對面,在眩人的昏黃燈光中,在黑夜無人的街、清晨的晨曦,用那雙冷斂又略帶壓迫的目光望著他。

男人不過年長他三歳,迫人的氣勢卻主宰了一切。

他們交往兩個月後,莫擎淡淡的跟他說了句,一起生活吧!

那時的他怔愣著,揪著餐桌下的西裝褲,羞赧的點點頭,只覺得美麗的夢境彷彿擴大了。他忍不住歡愉的心忖,莫擎是愛他的吧?一定就像他愛戀他的那樣吧?

卻不知,當他們一起生活後,無法遏阻的尖銳裂痕會一再的加深。




「阿言,我、強、烈、建、議……如果你要分手,就要痛下決心,說分就分!」

周俊津加重語氣的聲音將何藺言的思緒帶回小餐館裡。

他恍神幾秒,說:「但是……」

「沒什麼但是!就算他中邪了,又關你什麼事?更何況,那個人真的那麼需要你,他愛你嗎?」

周俊津步步進逼的話讓何藺言的心不禁悶痛了下。

莫擎需要他,愛他嗎?以前他就不是那麼確定,現在,他更不知道了。

「總之,他不過是行為有點怪異,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定有其他人能幫他。這是個跟他分手的機會,就我對你的了解,你乾脆留封信,收拾行李走掉就算了,跟他再談,也只會……」

說到這裡,周俊津的手機響了,他跟何藺言做了個手勢,接起電話。

「陳先生,您好,是的,您要的資料,今天下午我會幫您送過去……您想要更改一些地方……好的,沒問題,您說……」

看著周俊津跟客戶洽談公事,何藺言垂下眼,看著自己沒什麼吃的商業午餐。

他只要留下紙條,悄悄離開就好了嗎?

當莫擎回到家,看見他的東西全都消失,又會是什麼表情呢?想也知道,冷漠的他大概會無所謂的嗤之以鼻吧?

他苦澀的笑,心膛莫名的像被什麼東西重重壓著。

他抬起眼,吸口氣,吐出,目光呆滯無神的四處游走,讓自己的思緒平靜下來。可當他的視線投向餐館的落地窗邊時,他的眼睛卻倏地瞠大了。

只因他竟看到莫擎高大的身影就站在窗邊,那雙冷漠而深沉的眼直盯著他,瞬間,他屏住了氣息!因為太過驚愕,全身震動了下,椅子發出喀啦一聲。

「啊啊!這位陳先生真是的,連午飯時間都來奪命連環叩!」周俊津抱怨的闔上手機。

「畢、畢竟是客戶,對方的要求,還是要盡力辦到啊!」

何藺言轉頭氣息不穩的回話,之後再往落地窗望去時,已經看不到莫擎的蹤跡。

他忐忑的心忖,剛剛應該是他看左了吧?因為莫擎怎會出現在這裡呢?他們的公司可有一段相當的距離啊!

「啊!阿言,你的唇角有些茄汁……」

周俊津見了,伸出手,用拇指輕抹他的唇角。

感受到他的體溫,何藺言的身體頓時一僵,目光竟又驚惶的望向窗外,心驚的像要再度確認什麼般。

發覺到他瞬間緊繃的肌膚,周俊津伸回手,用餐巾擦了擦手指。

「哈!你怎麼了?幹嘛嚇成這樣子?」

「不,我只是……」

何藺言尷尬的笑笑,不想讓自己對周俊津的親密動作反應過度。

他明白,大概是剛剛看到莫擎的幻影,才會讓他那麼敏感,整個心都提起來!

他再瞄向外頭,餐館的窗外確實只有熙來攘往的行人,他並不需要擔心。

況且……他在擔心什麼呢?不是……都決定要分手了嗎?

「話說回來,」周俊津又道,「有時看他這麼蠻橫可惡,你這麼不快樂,我真想將你搶過來算了!」

「你在說什麼啊!其實阿擎不像你說的……有時他其實很……」

說到這裡,何藺言絞著手指,明白將要跟莫擎分手,此刻不知為何,他的喉嚨乾澀梗住,再也說不下去。

看著對面顯然憂心的周俊津,他又勉強笑笑。

「俊津,你別鬧我了,什麼搶不搶的……」他吸口氣,又說:

「你別擔心!這次……我會下定決心,不再優柔寡斷,會好好處理的。」

周俊津又大口吃飯,說:「這樣是最好的,對你,我真的有點擔心,說真的,你們兩個,一點都不適合。」

聞言,何藺言只是淡淡的微笑,無意識不斷絞緊的手指,白蒼蒼的,毫無血色。

 

 

 

*

 

看著主臥室床上的行李箱,何藺言吸口氣,將他的衣物跟物品一件件的收進箱子。

 

你對他重要嗎?他愛你嗎?你在不在,又有什麼關係?

 

一想到周俊津的話,他感到胸口一陣難受,難以呼吸。但他不讓自己收拾的動作停下來,就怕懦弱的自己又有遲疑不捨。

 就這麼消失也沒關係吧!心底淡淡的痛,但這兩年來,他始終看不清,自己的存在,對莫擎來說,究竟算什麼?

也許,就像周俊津說的,莫擎……並不是那麼需要他。心,又緊緊揪疼著。

來到廚房,他收拾的手頓時停下來。他拿起櫃子上的一對杯子,這是莫擎買給他的。

那時,他們一起購買生活用品,他盯著這對杯良久,想像著,用它跟莫擎一起喝咖啡的情景,心底有股雀躍的燥動。

當莫擎走過來時,他緊張的立刻走開,假裝看其他的商品,就怕莫擎看穿他的心思。

結帳時,卻發現那對杯子出現在櫃檯上。他詫異的看著男人,沒想到他竟會拿來結帳。

「這是情人對杯喔!」

售貨小姐的提醒跟視線,讓何藺言不由得慌了。

他的氣息不穩,還在想要不要趕緊將杯子放回架上,說是拿錯了,卻聽見莫擎低磁沉穩的說:

「我知道。」

接著結帳。

莫擎提著其他的物品,將放著對杯的小袋子交給何藺言。

靜靜的走在莫擎的後面。莫擎沒說過愛他,兩人獨處時也不會浪漫的牽他的手,總是走在他的前面,可是,拿著莫擎買給他的情人杯,他的心悄悄的情動。

好想……走到莫擎的身邊。

那時,他們正要開始同居的生活。那時的他還沉浸在茫茫然的幸福裡,不曉得未來的關係會變的尖銳緊張,更沒想過,莫擎會毫不留情的傷害他。

幽幽的站在廚房裡,摸著光滑的杯身,在莫擎越來越常出現的暴戾脾氣裡,這對杯子難得的逃過一刧,免於粉身碎骨。

他們的爭吵,何藺言常常都是無聲的。當他看見莫擎的憤怒,還想繼續力爭的話語膽怯的停在喉間,無語。他越安靜,莫擎卻更加憤怒,滿地都是他摔爛的碎片。何藺言只能清理,無聲的清理。

不再想過去的事,此刻的何藺言搖搖頭。

拿著手中的杯子,他考慮著,該不該帶走。這時,門鈴突然響了。

是莫擎?

他的心猛然一縮,沒想到他會提早回來。他緊張望向房間,心底懸著還沒整理完的行李箱,當門鈴又急促的響起第二次時,他不敢讓莫擎等候太久,立刻趨前開了門。

「你……回來了……」

何藺言看著以往親密的男人,勉強微笑迎迓。

莫擎站在門口,看著何藺言的笑臉,冷漠的臉浮起溫柔上揚的唇線,讓人……感到陌生的。

看莫擎欺上前來,他反射性的退後一步,卻讓男人強勁拉了過去,緊緊抱在懷裡。男人柔情的笑說:

「我回來了,藺言。」

何藺言溫順緊張的靠在他的懷裡,聽著他低磁好聽的聲音,睜著眼,像隻受驚的小獸。

他看著莫擎揚起手上的塑膠袋,笑說:

「今天我買了新鮮肥美的螃蟹,你愛吃的,小搗蛋。」

就是這樣的朗笑,讓他莫名的感到心驚詭異,無所適從。而且,小搗蛋,指的是他嗎?

他不習慣莫擎這樣太過親暱的暱稱。聽起來真可怕。

「呃……謝謝你……我很喜歡螃蟹。」

他戰戰兢兢的道謝,莫擎只是捏捏他的鼻子。

「我知道。等一下就有螃蟹大餐了。」

他邊說,邊走進廚房。

何藺言將門關上,聽到廚房傳來切切煮煮的聲音,他靜靜的站著,胸膛卻不穩的起伏。

轉過身,走近廚房,他一手忍不住緊抓衣擺,藉以控制無助的情緒,看著莫擎俐落的處理螃蟹,放進鍋中蒸煮,又刀法迅速的切菜,煮了其他菜餚。

一個禮拜前的早晨,莫擎突然對他笑,喚他起床,廚房有著五星級的美味早餐。那是莫擎做的。可是阿擎根本不會做菜。

這兩年的同居,他可不是跟莫擎相處假的!

阿擎怎可能在一夜之間,變成超級料理達人?那切菜的刀法,食物的驚人美味,甚至比何藺言的廚藝還強。

這根本沒有道理!

人怎會在一夜之間,有這樣巨大的改變?

除了中邪,精神出現問題,他沒有其他的解答。

他是不是該說服莫擎去看心理醫師呢?

還是帶他去廟裡,去找法師,找能夠爲他消災解厄的人……

但周俊津要他什麼都別管,越快分手越好。而他,真的要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嗎?他不禁又猶豫起來。

「所以說……不懂還裝懂,只會搞得工作亂七八糟!那個下屬這次也該得到教訓……藺言,你說對吧?」

聽到莫擎的問話,有些出神的何藺言愣了下,而後連忙點頭,「呃……是、是啊……」

他坐在餐桌對面,看莫擎對他溫文的笑,幫他撥開螃蟹,將豐厚的蟹膏拿到他的盤子上,要他快吃。接著又暢談公司裡的事。

之前,他曾想跟莫擎分享工作上的事,但莫擎很冷漠,甚至淡漠的說,跟他無關。當時何藺言勉強笑著,心底覺得受傷。

現在,莫擎卻在他的對面,滔滔笑談他一直想要知道並且分享的事。

何藺言低頭默默吃著美味的蟹膏,有些食不知味。

忽地,他感到男人溫熱的手指觸摸他的臉龐,這時何藺言才察覺到,不知何時,莫擎低沉溫暖的聲音停了,誰也不說話,空氣瞬間靜止。

他疑惑的才要抬頭,男人的手指在他的唇角揉了揉,說:

「你這裡……沾上了醬汁。」

意外的,當何藺言抬起眼,望向男人時,看到的竟是莫擎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他粗糙的手指還一再的揉壓他的肌膚,甚至他柔嫩的嘴唇。

一股恐慌不安的思緒突然湧上何藺言的心頭。

莫擎好意幫他抹去醬汁,他該要說聲謝的,但不知為什麼,他赫然想起今天中午,周俊津用手幫他擦抹唇角的情景。

才這麼想,心虛想要往後退開的瞬間,感到莫擎收緊手勁,下顎一陣劇烈的抽痛襲來,他看著莫擎眼底射出的森冷眸光,頓時感到害怕,反射性的揮開莫擎抓住他下顎的手。

他們之間停頓幾秒,何藺言因為剛才抗拒的動作,嘴唇輕顫,全身繃緊了。還在擔心莫擎會因此生氣發怒,不料男人剛才冰冷的目光不但消失,還恢復原本溫文的笑,說:

「你臉上的醬汁,已經擦掉了。」

「謝……謝謝……」

何藺言背脊發涼的說著,雙眼還無法放鬆的直盯著莫擎。

只見莫擎輕輕拿起餐巾擦拭沾上醬汁的手指,就跟中午周俊津的動作如出一轍。莫名的,他感到一股悚然。

這只是巧合吧!莫擎的一切舉動。

中午他看到的是莫擎的幻影,不會真的是莫擎吧!畢竟最近他這麼忙,怎可能會到公司來找他?

沒錯,只是巧合而已。剛剛莫擎也一定不是打算要傷害他,他只是不小心用力過度。一定只是這樣。

之後,何藺言看著莫擎無害似的微笑,用蟹腳剪幫他取出蟹肉,放在他的盤裡,就像個人人喜愛的超級好男人。

莫擎真的變的很溫柔,淺笑的剛硬臉龐也不再那麼嚴肅可怕。

但他不知怎的,心口還是忐忑著,甚至認為剛剛一瞬出現的,莫擎那副如同往常的冰漠模樣,反而能讓他感到安心。

用完餐,收拾碗盤後,他們一起在客廳看電視。

何藺言的手被男人太過浪漫的牽著,他不習慣,卻又不敢造次,乖乖的偎在他的懷裡。

乍然想起放在臥房床上,還未收完的行李箱,他的心暗地緊了下,輕輕的使力抽出被男人緊握在掌心的手,勉強笑說:

「你慢慢看電視,我先進房間。」

他起身,強掩急促的步伐走進臥房,才要趕緊將還沒收拾完的行李箱關上,藏進衣櫥裡。

沒想到,後面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也進了臥房,就停在他的後方,讓他瞬間屏住了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