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5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激‧烈愛試閱



 

 
「不……不行,你的手在做什麼?不,XXXXX……你不能這麼做……啊啊……」
 
梅奇呼吸緊促,身體不斷抖顫。
 
「XXX……不行……嗚……你XXXXXXXX,XXXXXXX,XXXX……啊啊……好痛……不要啊……」
 
黑暗的房間裡哭喊聲不斷,外頭的雷聲轟隆,狂風驟雨呼嘯,梅奇抓緊頭髮,看著電視螢幕GAY片裡被強暴的男孩雙腳被打開,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男人不斷猥瑣的笑,男孩的面目猙獰,顯然痛苦不堪……
 
夭壽喔,誰來告訴他這是什麼影片啊?
 
梅奇瞠大眼,摀住頻頻顫抖的唇,「別開玩笑了,如果那個地方被男人做了……如果被那樣XXXXXX……如果被達雍……被達雍……」
 
梅奇,你知道嗎?像是猝不及防的電流般,那天在酒吧裡,多年的好友,醉酒的狄昊所說的話又竄進他的腦海裡。
 
雖然我不想捅你,但不代表其他男人也不想……
達雍,平日最疼你,一直以來都護著你的達雍,他想捅你
 
外面又傳來一聲巨大的雷鳴,讓他猛然駭了一跳。陰暗屋子裡仍不斷傳出影片淫靡的叫喊以及XXXXXXX。梅奇慢慢轉過驚慌的臉看著牆壁,想著住在隔壁,在這樣的深夜裡,也許正在熟睡的那個人。
 
達雍……竟然想要親吻,擁抱他?就像眼前的影片般……
 

難道達雍真的這麼沒有人性,當真想要捅他? 






 
 
梅奇一夜未眠,睜眼看著天花板,想著昨夜的色情片,得到兩點結論。

一,要冷靜。
二,達雍絕不是這種人。

因為他跟達雍是那麼多年的朋友,跟他認識的比狄昊更久,所以他懂達雍。他絕不會像影片那樣,想綁住他,撫摸他,甚至狠狠強暴他。

沒錯,那是不可能的!

他盥洗整裝完畢,走出公寓,看到高大俊朗的范達雍已在外頭等他,目光沉靜的看著大廈窗外的景色。范達雍這個人看起來有點冷漠,但梅奇知道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發現他已出門,范達雍轉過身對他微笑。「早,梅奇。」

「早,達雍。」

范達雍來到他的面前,將他鬆垮的領帶打好,拉正他胡亂套上的西裝外套,扣上扣子,用寬大的手掌梳理他微亂的頭髮。

一切都跟往常一樣,可當梅奇感到達雍熱燙的指溫在他的髮間穿梭時,他的身體不覺顫了下。

范達雍凝著他,沉吟幾秒後,問:「梅奇,你昨晚很晚睡?你在做什麼?」

這突來的問題嚇到梅奇,他睜大眼,說:「就看A片啊!你知道,男人嘛!昨天那種狂風暴雨,雷電交加的夜晚,一定要看A片的啊!」梅奇揚起笑,他絕不能讓達雍知道,他看的是GAY片。

「是嗎……」范達雍的雙眼盯著他。

「是啊!」

梅奇連忙點頭,范達雍如鷹般的視線,讓他的心臟狂跳。他知道達雍的觀察力敏銳,因此小心翼翼不讓他看穿。

「好看嗎?」

「咦?」

梅奇愣了下,沒想到達雍竟會主動問起色情片的內容,他冒著冷汗點頭,「好、好看,好看極了。從沒看過這麼讚的A片,那慘叫聲真是前所未聞……」一想到那個男男色情片,被強暴的男孩演技極為誇張可怕的嚎叫,以及被男人XXXXXXXXXX,梅奇的胃一陣翻攪。

「達雍……你要看嗎?」

梅奇讓自己像平常那樣,有些忐忑的問,以免范達雍起疑。

對方只是看了他幾秒,冷斂的笑說:「不用了。」

范達雍的拒絕,讓梅奇鬆了口氣。這時,他看著范達雍手中的提帶。對方說道:「今天時間有點晚,我將做好的早餐帶出來,等會兒在車上吃吧!」

「好耶!達雍,你做的早餐最好吃了!」

梅奇興奮的流口水,跟范達雍往電梯的方向走去。他偷瞄身旁俊朗的男人。他跟范達雍是多年的朋友,達雍向來寵他疼他,所以,狄昊的話一定是唬爛的!達雍怎會想捅他,就像那色情片中可怕的男人一樣?

對!不可能,達雍才不會想要捅……

「捅……」

乍聞范達雍低厚的聲音,梅奇嚇的連忙狂退了五六步,驚恐萬分的瞪著好友。

「達、達雍,你剛剛說你想捅什麼?」

范達雍看著梅奇突然跳離自己一段距離,他沉默幾秒,轉頭說:

「這裡,怎麼會放一個水桶?」他彎下身,將水桶放到壁緣,「放的太出來,一不小心,就會讓人踢倒……」


看到原來是個水桶,梅奇登時放下心來。

這時,大樓工友老陳急忙走過來,「哎啊!范先生,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沒想到,梅奇氣急敗壞的大步向前,抓住對方,怒道:「老陳,你為什麼一大早放個水桶在這裡,你知不知道會嚇死人!」

老陳被梅奇突然的舉動駭了一跳。只是放個水桶,為什麼會嚇人?

「呃,我在擦玻璃,剛剛去大個便,所以……」

「總之,爲了大家的健康著想,請你千萬不要再這麼做!」

「呃,好……好的。」既然梅先生好像有水桶恐懼症,那他以後盡量錯開讓他看到的時間。

老陳提著水桶走後,梅奇鬆了口氣,范達雍默默凝著他,問:「你今天究竟怎麼了?」

「哈哈,沒事沒事,我很好!」他精神意外的好,像是嗑了藥般。

他對范達雍瀟灑的笑,畢竟,這一切可能只是他多想了,他該要再自然些,不應太過古怪。

當他跟范達雍同時按電梯按鈕,不小心觸碰對方的手溫時,他卻像是被電到,猛地將手快速抽回來。

梅奇看著自己抽回的手,尷尬的僵笑兩聲,目光游移的說,「達雍,你看,外頭天氣真好……電梯真慢,怎麼還不上來?」

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范達雍則是望著他浮動不安的微笑,向來沉靜的眸子閃過幾道光芒,若有所思。
 
 
 




一到公司,看到俊美迷人的梅奇跟俊朗沉穩的范達雍,職員們紛紛跟他們打招呼,尤其是女職員,攻勢尤其猛。

「早!梅哥!」

「達雍哥,早!」

一見女職員們迎面而來的戀慕景仰,花心的梅奇立刻像隻驕傲的孔雀,帥氣的爬了爬有型的頭髮,說:「早……好屁股!」梅奇眨了下眼。

「呀!梅哥,你好討厭!」

梅奇又將電眼移向另一個女職員,「好胸部!」

「呀!梅哥,你好死相!」

女職員因為梅奇的風流挑逗而呈現一陣騷動,走在梅奇身旁的范達雍仍沉穩內斂,平靜無波。快到辦公室時,一道抓狂的男聲響起。

「梅奇!」

「狄昊,早啊!」

他跟狄昊也是好朋友,他們三人一起合夥開了這家科技公司。狄昊負責跑大客戶搶訂單,達雍負責研發,梅奇則是管理財務,將公司的資金做靈活的調度運用。三人分工合作,幾年下來,公司業績蒸蒸日上。

另外,狄昊跟他同是花花公子,但自從狄昊愛上某個冰山美人後,他就不行了。梅奇為他歎口氣,嘴角又揚起得意的笑。

「早個屁!混帳梅奇,這個月的財務報表呢!你交到哪裡去了!」

梅奇帥氣驕傲的抓抓頭髮,「我堂堂梅奇王子,不管那些世俗的事。」

「你他媽的王八蛋,你再跟我五四三……」

狄昊抓狂的就要揪住梅奇,這時,一道鐵壁擋住他。

「狄昊。」

狄昊看著跟他一樣高大健碩,面孔冷然的范達雍擋在他的面前,護住梅奇,他搖了搖頭,拳頭有些握緊。

「達雍!就事論事!這傢伙要負責!你不能總是對梅奇……」保護的這麼過度!畢竟梅奇這小子有什麼好,又任性又欠扁,怎麼達雍就不對他狄昊保護過度?

當然,狄昊只是氣在心底,要是跟他同樣高大健壯的達雍突然開始保護他,狄昊可能會吐血身亡。

范達雍看著好友狄昊,沉聲說:「他會如期完成的。」

他轉過頭,望向梅奇,「是不是,梅奇?」

梅奇看著范達雍,愣了下,點點頭,「嗯……當然。」

平常要是這種情況,他一定會在躲在達雍的後面,對狄昊奸笑做鬼臉。

可是此刻他看著擋在他前面,達雍高壯寬大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似乎不太一樣了。

看到突然變的老實,不像平常耍賴的梅奇,狄昊故意酸他:

「喲!真難得,我們的溫室梅奇不打混泡妞,要好好工作了?你是發燒了嗎?看來病的不輕!」狄昊做勢要探他的額頭,梅奇不爽的揮開他的手。

「你說什麼!混帳狄昊。」梅奇不爽的嗆道。達雍護他,狄昊卻老愛惹他!

狄昊一陣痞笑,轉過身揮揮手,準備去應酬客戶了。

待狄昊離開,范達雍沉吟一會兒,問:

「為什麼你這次的工作會延遲?」他知道梅奇再怎麼打混,從沒耽誤過工作。

梅奇心底一驚,故作瀟灑笑說:「也沒什麼,就有些心煩,但我會盡快處理好……哈哈……」他們繼續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你在煩什麼?」范達雍緊凝他。

「也沒什麼,就只是……一些小事。」

他怎能問范達雍,你是不是真的想上我?如果只是狄昊搞錯,那臉就丟大了!

「真的沒事,達雍,我得趕緊去完成工作,不然狄昊那傢伙又要囉嗦了。」

梅奇沒事般的拍拍范達雍厚實的肩,就要趕緊離開,卻在轉身的瞬間,感到有什麼壓在他的胸口。就好像,背後有什麼迫人的目光正緊凝他。

當梅奇逃離似的進入辦公室,范達雍仍盯著他消失的方向,沉聲低喃:

「梅奇……在躲我?為什麼會這樣……梅奇不該逃開,他不能……」
 
 




 


進入辦公室後,梅奇努力工作的同時,心思又跳到即將到來的情人節。

他想起,去年的情人節,他拿著收到的一堆巧克力跟禮物到達雍的屋子,興高采烈的炫燿,說狄昊收到的禮物根本比不上他。達雍也只是微揚唇角,靜靜的聽著。然而,當他拆到一件紅色丁字褲的禮物,他玩鬧似的將衣服全脫了。

那時,他記得原本沉靜聽他說話的達雍臉色突然變了,而後別過頭,打開筆電開始工作。

他穿上那條紅色丁字褲,問達雍好不好看,達雍說好看,問題是他連抬頭看一眼都沒有。

見達雍只顧工作,梅奇火了。他不爽的跳上客廳沙發,抱住磨蹭他的背,又耍賴又欠扁的大叫:

「達雍,我只有換給你看而已耶!快看一下啦!怎麼樣,超有魅力齁?快看一下!吼!別管那些狗屁程式,就叫你快看啦!」

梅奇就像隻無理取鬧的欠扁蒼蠅,嗡嗡嗡嗡的纏著范達雍。

肢體的摩擦,欺近的鼻息,交纏的身體,梅奇裸露熾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布料與范達雍壓抑的體熱相貼。瞬間,強忍什麼的范達雍深吸口氣,闔上筆電,而後慢慢轉過頭。

范達雍凝視梅奇,炯炯目光漸次下移,彷彿著火般,他露骨不躲避的看著梅奇性感的鎖骨,誘人嫩紅的乳頭,精瘦結實的腹部跟大腿,以及他腿間那包情色的隆起……

梅奇原本唇角勾起的任他欣賞,等著他的答案。慢慢的,注意到范達雍透著些許異樣的眼神,好似會看穿他的所有般,梅奇的心倏忽一緊,在范達雍的凝視下,他竟無來由的不自在起來,想起記憶裡什麼禁忌的碰觸。

當時的他不等范達雍的回答,逕自下了沙發,開始穿上亂丟一地的衣服,卻感到背後的達雍仍緊盯他的一舉一動,甚至他幾近全裸的每一吋肌膚……

此刻,辦公室裡的梅奇突然抓了抓頭,他不知道,難道狄昊說的是真的?那個時候的達雍,心底又在想什麼呢?他們明明是最好的朋友!且,他可是堂堂的梅奇王子啊!他怎能被男人,被達雍上?

這時,他的手機響起。看到螢幕出現達雍的名字,他猛然一驚,深吸口氣接起電話。

「梅奇,一起吃午飯?」簡潔沉穩的男聲,說的是最平常不過的邀約。

現在的梅奇卻沒辦法用平常心面對。「達雍,抱歉……我跟麗莎有約了。」

電話那頭沉默著,梅奇感到自己的心頭蹦蹦狂跳。終於,范達雍開口,「梅奇……昨天我到麗莎的公司研討合作的產品,她說,要到南部出差幾天,昨天就出發了……」

被拆穿的梅奇嚇的張大口。「喔……那是我記錯了,呃、你知道,我劈腿哪麼多女友,很勞心勞力的……哈……哈哈……」

「一起吃飯?」

梅奇額頭滿是汗水的猛點頭,「好……不、不行!」他又立刻用力搖頭,想起那影片中男孩的慘叫聲。「我、我工作還沒弄完,待會兒叫秘書去幫我買份午餐回來就好了……達雍,我們下次再約吧!」

「梅奇,你……」

緊張的吞嚥口水,梅奇等著范達雍未竟的話,對方沉默幾秒,卻只說:

「我們下次再約!」

「喔,好、好……」

掛斷電話後,梅奇鬆了口氣,卻又好奇剛才達雍究竟要說什麼,沉穩幹練的達雍從沒這樣說話說一半!

他很介意,超想回撥電話過去追問,但某種程度上,又感到菊花君的驚恐緊縮。

可惡!他用力的抓抓頭,都是狄昊那些話害的,現在搞的他跟達雍越來越奇怪了。


 



 
 
這些天,梅奇仍無法自控的盡量躲著范達雍。

今晚,完成工作後,梅奇帶了下屬們到夜店狂歡。眾人都嗨翻了。

他還在苦惱不已,心忖是否該攤牌,把事情弄清楚,免得這樣終日惶惶不安。

但這是狄昊醉酒時跟他透露,要他再度跟清醒的狄昊詢問,達雍究竟要不要捅他,他實在問不出口。算了,別管了。他今天是來狂歡的啊,為什麼還要滿腦想達雍的事?

「嗨,帥哥,要不要跳舞?」

「來啊,美女。」

他翩然一笑,走進舞池,盡情舞動,像要好好發洩一番內心的壓力。

之後,當大家都喝得爛醉,黏在梅奇身上的辣妹邀他去賓館,他卻喃喃念出地址,說:「送我回去……」

於是,辣妹招了計程車,送梅奇回位於市中心的高級華廈。

到了梅奇居住的樓層,開了門,在昏暗的屋子裡,女人搖搖晃晃的將梅奇帶入房間,好不容易將梅奇放在大床上,辣妹也倒在他的身上,曖昧笑說:「你別睡嘛!我們來做些快樂的事……」

「嗯……」

看他醉得不省人事,辣妹輕輕一笑,開始脫梅奇的衣服。

正當她拉開梅奇的皮帶,驀地,感到什麼不對勁,該是沉靜無聲的房裡,有什麼詭異的聲音傳來!

女人一轉頭,竟看到黑暗的角落沙發上坐了個男人,正一下下的靜默削著蘋果,刀起刀落,昏暗的光線閃著陰森可怕的銀光。

「你、你是誰啊?為什麼在那裏?」辣妹尖叫狂抖。

對方沒有回答。看到那高大的男人突然站起來,目光陰鷙的盯著她,還帶著那把可怕的刀子走過來,辣妹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呀……不、不要過來!你想幹嘛?不、別殺我,不要,救、救命!救命啊!」她嚇的連忙跳下床,趕緊撈起皮包尖叫跑出房間,不久,外頭傳來大門被驚恐打開又關上的聲音。

范達雍完全沒去理會那女子,他冰冷的目光,盯著醉倒在床的梅奇。

他將蘋果跟水果刀放在床頭櫃,伸手撥開梅奇略長的瀏海。忽地,睡夢中的梅奇低吟一聲,醉囈道:

「……我回來了……你別擔心……達雍……」

梅奇呼喚的聲音,讓范達雍的手一瞬停住了。他凝著梅奇的睡臉,聽著那麼多年來,仍只是將他當成最好朋友的嗓音,范達雍的雙眼染上一層晦暗。

他伸回手,幫梅奇蓋好棉被,無聲的帶著蘋果走出房門。
 
 




 
一早睜開眼,梅奇頭痛欲裂的撐起身體,「啊,好難受……」

「解酒液,拿去。」

「喔。」他習慣性的拿過解酒液,一飲而盡,而後抬起頭,讓范達雍用溫熱毛巾幫他擦臉,也幫他按摩解緩頭疼的穴道,真是舒服多了。

他慵懶遲緩的讓對方脫掉衣服,帶著浴室沖澡,當他穿好衣服,頭髮也讓范達雍幫忙抓好,坐在餐桌上吃蘋果鮮蝦沙拉時,他才猛然驚醒,抬頭看著坐在餐桌對面,目光緊凝他的范達雍。

「咦?達雍?」為什麼達雍會在這裡?對了,達雍有備份鑰匙,常常會在他喝醉時過來照顧他。他也很習慣被達雍照顧,但……現在情況不同了!

「終於清醒了?」

「啊、嗯……」梅奇驚慌的點點頭,一手還滑下餐桌,去偷摳他的屁眼。不痛,還好,他的菊花還在,屁股沒有開花。

不,達雍可是好心照顧他,他怎麼可以懷疑他有什麼不良企圖。對,沒錯,他必須要相信達雍!

儘管這麼想,發現范達雍突然傾身靠近,梅奇嚇的刀叉掉落在餐桌上。

「怎麼了?」范達雍的表情沒有變化,拿著餐巾,擦拭梅奇嘴邊沾到的沙拉。

發現達雍只是幫他拭去沙拉,梅奇稍微鬆了口氣,他連忙再拿起叉子繼續用餐。「啊,沒事!我可能還在醉,才會一時拿不穩,哈哈……」

他吃著法式薄餅跟牛奶,只是很普通的,跟達雍一起悠閒享用早餐的早晨,他卻侷促不安,達雍的每個平常動作,都讓他心驚不已。怎麼會這樣?

他們打理好一切出門上班,范達雍按下電梯按鈕,當他轉過身,梅奇又忍不住往後退開一步。

范達雍看著他的動作,停頓幾秒後,說:「你這幾天……是不是在躲我?」

一語中的!「沒、沒有啊!達雍,我沒事幹嘛躲你……哈哈哈……」

這時電梯門打開,裡頭還有其他住戶,梅奇像是得救似的要趕緊閃進電梯。不意,他才跨出步伐,後方的男人卻抓住他,感受到范達雍的體溫,梅奇驚的想用力揮開,范達雍卻緊抓住不放。

電梯門又關了,將裡頭其他住戶不明所以的臉掩去。

「達雍,你怎麼了?看,電梯跑掉了!」梅奇慌亂的要掙開他的手。

「梅奇,我們談談。」

「達雍……你今天很怪耶……你要談什麼?不能到公司再談嗎?」

「現在,立刻就談!」

男人壓倒性的魄力,讓梅奇無法再逃避。見梅奇不再想掙脫,范達雍才放鬆手勁。

「你這陣子究竟怎麼了?」

「沒有啊……達雍,我也不過就這幾天比較沒跟你在一起,這沒什麼的。」

「對你來說,這幾天也許沒什麼……」范達雍的聲音頓時變得深沉,後面的語句沒再說下去。

眼前詭異的氛圍,仍讓梅奇感到不安。「好了啦!快把電梯按上來,不然進公司晚了,狄昊那傢伙又要囉嗦……」他想用平常心來面對范達雍,目光卻一直避開。

「原因是什麼?」

「什麼?」眼神閃爍。

「為何躲我?」

「哈哈,就說我沒有啊……」額頭冒汗。

「認真的跟我談!別再逃避!」

口氣平淡,卻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梅奇咬緊唇,他早知道達雍是個相當敏銳的人,他果然是瞞不過他。

且,這幾天來,他自己也真是被這些事搞的壓力不斷。終於,他狠狠推開面前男人的胸膛,再也忍不住的大吼。

「沒辦法啊!我又不是故意要躲你,但我很怕痛啊!我不想屁股開花,不想被你捅啊!老天,幹嘛逼我說出這種事,很丟臉耶!」

這番意外的言論,讓向來冷靜的范達雍張大眼,彷彿有什麼冷空氣竄進他的腦門。

「……我想侵犯你,這種話是誰說的?」

「就狄昊啊!他說你很想捅我,還肖想很久了。」

攤牌到這裡,連日來,為菊花感到憂心的梅奇又驚恐的搖頭,「總之,我不要,我真的不要屁股開花,所以我們不能再一起上班,一起吃飯,因為我就是怕痛,不要被捅啦!」

梅奇狂吼到這裡,突然之間,空氣安靜了下來,只剩他激動喘息的聲音。

不久,還在喘息的他抬起頭,只因他在這時,竟聽見范達雍微冷的笑聲。

「我想把你壓倒,甚至想強暴你?這種事……你認為可能嗎?」

被這樣反問,梅奇驀地一愣,而後他的臉開始一陣熱燙,好似乍然明白自己誤會了什麼,做了一連串的蠢事。「難道,你根本沒想過要上我,這一切,都是狄昊搞錯了?」

「當然。」

「你根本沒愛上我?」

「我不可能會愛上你。」

梅奇慘烈的抹了抹臉,真想挖個地洞將自己埋起來。這下真的丟臉丟大了。末了,他也自嘲的笑笑,搔頭道:

「也對!我幹嘛相信狄昊的話,哈哈!我真笨耶!這陣子還緊張擔心不已,就是說嘛!達雍你怎會想對我做那種下流可怕的事!」


「是啊。」

這時,電梯來了,裡頭沒有人,但梅奇開心笑著走進去。在他轉身的瞬間,范達雍的目光瞬間變的森然陰鷙,嘴裡冷咒一聲:狄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