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少年不軌*試閱




那天,你眺望著遠方,而後轉頭看我,像平常那樣爽朗的笑。
「吶,我們真的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啊!」
你輕鬆似的這麼說。而我……




外頭下課鐘響,他的手在筆記本上沙沙的書寫,教室仍是一片寂靜,學生們都相當規矩,毫無任何吵鬧聲,屏息的氛圍接近異常。
驀地,規律的筆聲停了,不尋常的教室裡,響起了磁性悅耳的嗓音。

「老師,鐘聲響了,可以下課了嗎?」

「當、當然!班長,喊口令。」

隨著班長僵硬的口令,整班學生僵硬的站起身,講台上的導師鞠躬回禮,說:「大家下課,值日生等一下記得擦黑板。」

羅老師四肢僵硬、同手同腳的離開後,班上的學生仍坐在位置上,不怎麼動彈,個個焦慮不安。

這時,方才問話的男學生合上筆記簿,離開了教室,一分鐘後,確定他不會折返,學生們才敢下課上廁所。沒人不在心底忖著:

好慘,為什麼他們跟仇初瀧同班。

羅老師同樣也忖著:好慘,仇初瀧這個學生,怎麼會在他教導的班上?

「老師,請等一下,有個問題請教您,關於這次的成績。」

聽到後方傳來溫文禮貌的聲音,羅老師猛然一驚,他在走廊停下腳步,而後鎮定的轉身,嘉許的笑說:

「仇初瀧,這次模擬考的成績,你考的相當好,每科都是一百分,只有地理犯了個小錯誤,只拿九十八分。但你還是全校第一名。老師以你為榮,你真是個用功的好學生。」

羅老師聲音沉穩,身體卻不自主的顫抖。

仇初瀧那雙沉靜的眼眸看著他,靜靜流轉,看的羅老師心跳不斷加速。終於,眼前俊帥的學生低沉笑了。

「老師,九十八分,你改錯了分數,就不完美了。」

「不,我沒有改錯。」被學生質疑改錯,羅老師連忙解釋,「仇初瀧,你錯的那題,問的是中南半島上有哪些國家,而你寫的其中一個答案,是美國。所以老師扣你兩分,是正當的……」

仇初瀧卻搖搖頭,說:「我查過答案了,美國是在中南半島上,不是嗎?」

你去哪裡查的?他是教地理的,難道還會搞錯?

「不……仇初瀧……這題……老師確實不能給你分數……」

仇初瀧看了他幾秒,露出有禮的笑容:「是嗎?老師,不好意思,耽誤您寶貴的時間。」

眼前的學生相當禮貌,羅老師看了,只感到膽戰心驚。

仇初瀧轉過身,腳步走離時,羅老師聽見他低磁悅耳的聲音。「不能一百分真可惜,美國……誰管它是在中南半島還是非洲!」

瞬間,羅老師心臟狂跳,彷彿仇初瀧的腳步每跨出一步,對他都將是致命的一擊。羅老師恐慌的四處張望,似乎看見隱匿的暗處有無數對犀利的眼睛正盯著他,逼的他最後幾乎拔腿就跑,追上仇初瀧的腳步,顫抖的拉住他。

「等等,仇同學……事實上,美國到底在哪裡,還有轉圜的餘地。」


*    *    *

 
仇初瀧自認,他只是個十七歲的平凡學生。

然而校園裡有許多穿著制服的偽學生,都是他的人馬。

走在學校的廊道,俊美迷人的眼往花圃一瞥,看見三、四個學生模樣的男人對他恭敬鞠躬。仇初瀧對他們點了點頭。

忽地,兩個冒失打鬧的男同學從走廊轉角衝出來,撞到仇初瀧的肩膀,踩了他乾淨異常的名牌運動鞋。

瞬間,週遭嘻鬧的聲音停止了。

仇初瀧低頭看運動鞋上的鞋印,而後抬起頭,看著眼前害怕到幾乎哭出來的男孩們,溫文笑說:

「我很喜歡這雙鞋。可惜,髒了。」

「對對對不起……仇同學,我我我們不不不是是是故故意意……我我們會會會賠賠償……」

「這是限量,已經停產了。」

兩個男生腦袋一片空白,掉入絕望的深淵。仇初瀧倒是揚起一抹溫柔的笑。

「在走廊奔跑嘻鬧,是不好的行為,要是撞傷人,怎麼辦呢?」
他邁步,挺拔的身子往前走去。

兩個學生見他迷人的笑,什麼報復都沒做的走過他們的身邊。但他們沒有鬆口氣,心底的恐慌不曾停止。全身冒著冷汗,因為他們知道……

陣陣的腳步接近,那些偽裝、仇初瀧的人馬迅速圍住他們恐懼的身影,動彈不得。不久,他們兩人已被強制拉離,消失在學校的陰暗角落。

聽著不遠處傳來的淒厲求饒聲,仇初瀧拍拍剛才被輕輕撞到的肩膀,嘴角陰冷的撇起。

「真的要小心點才好啊……否則很危險的。」

他看著前方無人的走廊,所有的學生都躲進了教室,以免撞見他。學校像座無人的島。

他是個平凡的學生,至少他自認平凡,即使他是黑道老大的兒子。

*    *    *

黑色轎車停在停車廊,仇初瀧一下車,這座歐式偌大豪宅門前,一群僕人跟身穿黑衣的幫會幹部恭敬躬身迎接他。

走進大廳,只見他的父親神色凝重的抽著雪茄,母親則坐在一旁的華麗沙發上。

「初瀧,你過來一下。」

仇父乾啞的聲音叫喚他。待長子來到面前,沉吟一會兒,說:

「上個月天義幫的老大不知道為什麼讓警方抓到把柄,進了牢房,接著內部嚴重內鬨廝殺,泰國的黑幫趁勢進攻火拼,徹底瓦解天義幫……初瀧,這一切是你策劃的嗎?」

仇初瀧在沙發上坐下,接過傭人遞上的蓮子燕窩,輕啜了口,說:

「是的,爸!」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把天義幫逼到這樣的境地。」天義幫的老大雖是敵人,但跟仇父曾有過一份情義在。

「因為,」仇初瀧放下手上的燕窩,「上次幫派大會,他們的老大對我笑了。那笑一點也不美……真是醜陋噁心。」

說這話時,仇初瀧溫文的臉忽的變得陰沉可怕。

「就算如此,你也……」看到他一瞬出現的陰狠神情,仇父因之一愣。

「爸,」仇初瀧又溫和寬厚的笑:「最強的黑幫,一個就夠了。」
聽見他的話,仇父的話音忽地止住。一直以來,他都覺得俊美斯文,相貌媲美明星,凡是追尋美感,要求完美的大兒子讓他覺得不夠可靠。生出這樣的兒子,將來要怎麼領導眾堂口兄弟?

但這個斯文有禮的大兒子卻在他不知情的時候策劃瓦解了天義幫,兵不血刃。

忽地,仇父有種無法看清這個大兒子的感覺。讓他有些不安。

「那麼,爸、媽,你們慢慢聊,我先上樓了。」

他溫文的站起身。

「你要去唸書了嗎?」仇母對他笑。大兒子的成績一向很好,讓她引以為榮。二兒子老是考零分不及格,她就把分數拿去簽樂透,還曾經中獎,很好玩呢!

「不,我要先去射擊室。」

仇父看著兒子沉穩踏上螺旋式的華麗樓梯,其實,大兒子的槍法已經百發百中,但他仍一絲不茍的力求完美。他的次子粗曠豪放,愛打架鬧事泡妞。某種程度上,他比較喜愛次子亟雷,卻又覺得,讓他看不清、個性沉穩內斂的長子似乎會更適合接下他的棒子……

仇初瀧上了二樓,準備先進房換衣服,再前往射擊室。

但他的腳步驀地在窗邊停下來。

他看著遠處的公園籃球場上,一群少年正熱力無限的打籃球。仇初瀧定定的看著。一時之間無法移動步伐。

一直以來,他追求完美,為了得到完美的成績,不擇手段,對於敵人,他不著痕跡的完美瓦解。

但他其實明白,他一直少了什麼。

他靜靜的看著前方。只是單單在太陽下跟同伴盡情奔跑,那麼簡單平凡的人生,太過遙遠,他是不可能得到了。

他垂下眼,輕輕冷哼一聲,正要轉過身,他的手機鈴聲響起。

接起電話,他溫文的俊美臉龐霎時變的陰鷙駭人。

「有人在賭場鬧事詐賭,膽敢在我們的地盤做亂,該怎麼處置,你
們應該明白吧!留情,這種東西不需要。」

闔上手機後,仇初瀧冷冷的望著公園的少年一眼,而後他漠然移開視線,轉身往臥房的方向沉穩的走去。

*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了解他。即使是那個人。


「啊……你,等一下,那位同學,等等,就是你,別走那麼快,你的東西掉了……」

走在校園裡,這天仇初瀧的腳步意外被人喊住。

他回頭,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孩子一路撿拾物品,邊向他跑過來。

「這是你的東西吧!剛剛我看到從你的外套口袋一路掉出來,你都沒發現。」

仇初瀧看著男孩手裡拿著幾張鈔票,幾個銅板,以及一把摺疊式小刀。

「我撿起這把小刀時,刀身是半出韒的,這樣很危險,這次可能只是割破你的口袋,下次可能會傷到你,你要小心點。」

陌生的高大男孩對他叮嚀,像是關心他,將鈔票跟確實摺好的刀子放回仇初瀧伸出的掌心上。

「當然,這樣危險的東西,平常不要帶在身上比較好。」

他爽朗的笑說,沒有惡意。仇初瀧沒有對他道謝,兀自盯著對他說教的傢伙。

「不過這學校好怪,你剛剛這樣一路掉東西,竟沒有人幫你撿,」他抓抓頭,「我轉學過來兩天了,總覺得這裡的學生好像格外冷漠,大家的精神好像都很緊繃。」

男孩喃喃自語,之後跟仇初瀧微笑點頭,便打算轉身離去。才走幾步路,後面傳來溫文悅耳的聲音。

「喂!你叫什麼名字?」

高碩男孩轉過頭,看著對他問話的少年,隨即露出直率的笑容。

「我叫葉朔。」

他又要邁步離開,又讓後頭的聲音止住。

「你是哪一班的?」

「二年三班。」他再度轉身。

「你有女朋友?」

「有是有……但轉學前分手了。」葉朔的表情開始變的怪異。

「你家是做什麼的?」

「呃……我爸是普通上班族,我媽是家庭主婦。」

「你的星座?」

「天坪。」

「興趣?」

「打球,看電影。玩極限體能社群模擬賽,當然,有時也會看看A片。」葉朔的腳步已經整個停住,他不解的抓頭,對方幹嘛問那麼多?

忽地,葉朔納悶的臉一笑,而後他整個人回過身,直直往仇初瀧的方向走去。

見他突然往自己大步走來,甚至比剛才拿失物給他的距離還近,仇初瀧溫文的臉倏地一愣,只見來到面前的葉朔對他展開溫厚的笑容,問:

「你叫什麼名字?」

他停頓幾秒,才說:「仇初瀧。」

「你在哪一班?」

「二年五班。」

「啊……我們差了三個班級。不過很近。你有女友嗎?」

「沒有。」

「沒有?」葉朔看來很驚訝,「你長的那麼帥沒有女友?你身邊的女生都瞎了嗎?」

不是瞎,只是沒人敢跟他交往。仇初瀧的唇角輕輕一撇。

「那你家是做什麼的?」

這個問題,仇初瀧不過遲疑兩秒,便笑答:

「慈善事業。」

葉朔瞠大了眼,「哇塞,真酷,慈善事業,也就是說你們家是企業體什麼的,專門從事慈善的工作,做善事。」他隨意猜測。

「大致上是。」

「那你的星座呢?」

「天蠍。」

「興趣?」

「追求完美。」

「啊?」葉朔一陣錯愕,之後馬上會意,原來他是完美主義者。
他們之間對看幾秒後,葉朔咧嘴笑了起來。

「怎麼?」仇初瀧弓眉。

「不,其實我昨天轉來第一天,就有注意到你了。因為你長的很好看,俊帥的像明星似的,可是看起來有一段莫名的距離感,就好像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沒想到,其實你很熱心和善。」

仇初瀧看著他真摯的笑臉,半晌,說:

「你剛轉學過來,如果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幫你。」

「真的嗎?那跟你借筆記也可以?因為我剛來這所學校,課業上有些銜接不上。」

「當然,小事一件。」

「太好了。」葉朔忽然向前握住仇初瀧的手,「仇同學,你真是個好人,超級大好人。所以說,這個學校,也不是每個人都很冷漠啊!像你,果然是家裡做慈善事業的,你的心地真是善良。」

「哪裡。」對他的熱情讚美,仇初瀧只是淡淡一笑。

這時,上課鐘聲響了。葉朔爽朗的拍拍他的肩。

「我先回教室了,下課再去找你。」

「好。」

葉朔對他豪邁的揚揚手,便轉身離開。

仇初瀧看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而後低頭看著剛剛被葉朔緊緊握住的手心,揚起的唇角輕輕低喃。「好人……」

半晌,他抬起那雙俊眀銳利的眼,瞥向一旁的花圃,手優雅的一揮,頓時,一個模樣嚴謹,看起來二、三十歲,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來到他的面前。

「大少主,有何吩咐。」

「陸冶,我要你傳令下去,從現在開始,這個學校裡,不管是校長,教師,或是學生,誰都不准對葉朔洩漏我真實的身分……我,是這個學校的慈善家。」

陸冶看了眼主子溫和,像在交代什麼瑣事的笑臉,恭敬的頷首。

「明白了,初瀧少主。」

說起來,這個學校算是仇氏的勢力範圍。仇家捐了不少錢,校長及董事,對仇家威脅利誘之下的要求,從來都無法拒絕。

「還有,我要二年三班的人,不能孤立葉朔,但……誰也不准靠他太近……」

陸冶鞠躬回答,「我了解了,我會交代下去的。」他一絲不茍、低垂的臉出現一抹欣慰的笑。

大少主終於能夠交到朋友,陸冶感到相當高興。

當然,如果那個叫做葉朔的俊朗少年,能永遠都被瞞在鼓裡,不知曉大少主的真面目,那就更好了。




*
「仇初瀧,真是太感謝你了。托你的福,這一個禮拜,我已經將所有的課業銜接上了。你的筆記做的超好,超完美,我從沒看過做的這麼乾淨完美的筆記。」

「哪裡,有幫上忙就好。」

看著他謙沖迷人的笑臉,葉朔的心感到一陣激動。感謝上天讓他一轉來就認識仇初瀧。

仇初瀧真的是個溫柔的好人,還擔心他一個人吃飯無聊,邀他一起過來用餐。

仇初瀧的邀請,葉朔怎會拒絕,只是他顧慮著。

「但是,不能確定你班上的其他學生不在教室,我畢竟不是你們班的學生,可能沒有我的位子。」

當時,仇初瀧笑著對他保證,「你放心好了。坐我前面的王同學,中午通常都不在教室裡……」

他指著前面的王同學,柔和的臉閃過一抹冷意。「因為……如果他中午不消失,就會永遠的消失。」

仇初瀧說的話,葉朔不是很懂,但那時王同學對他和善的說,「葉同學,我中午絕對會消失……我不會在教室裡,請你盡量使用我的位子,別客氣。」

仔細想想,那位王同學人也真好呢!不過……為什麼他說話時,聲音有點抖?

此刻一打開便當,飢腸轆轆的葉朔將幾天前的疑惑全拋在腦後,拿起筷子開始扒飯。不久,他發現對面的仇初瀧的視線,不禁停下動作,問:

「仇初瀧,你幹嘛一直看著我?」

「因為,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仇初瀧微笑,也打開自己精緻豪華的便當盒,吃了起來。

葉朔一愣,而後朗笑:「話是沒錯,但是朋友一般不會這樣吧,像這樣一直盯著看……還好你不是女孩子,不然搞不好,我會誤會喔!」

「誤會什麼?葉朔。」仇初瀧的聲音依舊沉靜。

「哈哈,沒有啦!」開玩笑的葉朔乾笑兩聲,覺得越描越怪,「對了,仇初瀧,以後我們叫對方的名字如何,我們是朋友啊!以後我叫你初瀧,你就叫我阿朔,怎樣?」

聽見他的話,仇初瀧的眸子望向葉朔,半晌後,他才勾起唇角,說:「好啊……阿朔。」

不過是互叫暱稱,有必要考慮那麼久嗎?而且那遲疑的聲音輕輕軟軟,像含在口中,欲言又止,突然,葉朔覺得仇初瀧好像是有點內向害羞的人。真是意外的可愛。

這時葉朔注意到仇初瀧今天便當裡的豪華餐點,口水差點流出來。
「阿朔,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吧!」

仇初瀧溫柔的將頂級餐點夾了一些放入葉朔的便當盒。
「喔耶!兄弟,跟你一起吃飯還真不賴。我也有蜜汁雞排,給你一些?」

「好!」

葉朔將雞排夾了幾片過去,看仇初瀧斯文的吃了起來。

他又開始扒飯,而後看著眼前俊美善良,明明是企業公子,卻沒有架子,也不介意跟他換廉價雞排的仇初瀧,葉朔一手托臉望著他,不禁說:

「初瀧,有時我看著你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世界上竟有像你這麼好的人,你簡直就像天使一樣。」

這時安靜的教室忽然「碰」的一聲,仇初瀧旁邊座位的同學不小心將鉛筆盒掉落在地,看到仇初瀧陰冷的眼眸掃了過來,他恐懼的連忙彎身拾起道歉。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仇初瀧也彎下腰,幫鄰座同學撿起幾根掉在腳邊的筆,好心似的笑說:「沒關係,拿去吧!」

「謝……謝謝……」拿過仇初瀧遞給他的筆,看他露出親切的笑,該名男學生只感到心驚肉跳。

教室裡出現一陣詭異的安靜。

這時葉朔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微微傾身上前,對仇初瀧放低聲音說:「阿瀧,我覺得好怪,你們班的學生,怎麼吃飯的時候都靜悄悄的。哪像我們班,大家都鬧翻了。」

其實這個問題,這幾天來,他就很想問。而且,一般的班級,有的學生會訂便當,有的去學生餐廳吃。但二年五班的學生,居然每人都訂便當,全都在教室吃?讓他有些驚訝。

仇初瀧春風般的笑了,眼中閃過一抹冷冽:

「怎麼會怪?我們班當然也是,大家吃飯時也會愉快的聊天!」

仇初瀧說著,放下手中精緻的便當盒,當盒子撞到桌面、發出像是威脅什麼的聲音時,全班的學生都驚動了下,而後大家突然開始愉快的聊天。

「啊……阿強啊,你放學後要不要去打球。哈哈哈……」

「當然好啊……我們一起去。哈哈哈……」

「小、小麗,妳那本美妝雜誌看完了嗎?看、看完借我。哈哈哈……」

「沒、沒問題啊!我明天再拿給妳……哈哈哈……」

……

教室瞬間吵雜嘻鬧起來,讓葉朔有些詫異,他甚至一不小心就會誤會,以為是由仇初瀧發號施令。

不過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仇初瀧只是個慈善企業的溫良公子,哪有能力支配大家的心緒。要大家哭就哭,要笑就得笑。

葉朔繼續大口的扒飯,偶爾夾夾仇初瀧的豪華菜色,也將自己的雞排夾給他。而後他看著斯文用餐的仇初瀧,不禁覺得俊美的他真是賞心悅目。他爽朗的說:

「吶,初瀧,你沒有女朋友太可惜了,下次我們一起去泡妞,我一定會介紹漂亮的妞給你。」

仇初瀧優雅自若的吃葉朔給他的最後一塊雞排,慢慢咀嚼,而後他抬起眼看著葉朔,嘴裡發出讓人無法輕易察覺的冷笑:

「謝了,阿朔……但我不需要。」


*    *    *

為什麼,他覺得學校好像有人在暗地裡盯著他?

「喂!阿透,是你啊,最近怎樣?我很好啊!」

葉朔在下課時,想到花圃的隱密一角哈根煙,忽然手機響起。

「別擔心。我葉朔哪裡吃不開?而且你一定想不到,我認識一個超棒的人,他是一家企業的大少爺,但完全沒有傲氣,平易近人,我還受了他不少照顧咧!中午跟他一起吃飯,常常吃好料的。」

坐在花圃角落的牆邊,葉朔抽了口煙,耳朵抵著手機。

『你這傢伙,在新學校過的很好嘛!還以為你會不習慣咧!喂!你那裡的妞怎樣?把到妞了沒?』

「超正啊!哼哼!把妞對我來說,太輕而易舉。」葉朔揚起怪笑,「阿透你咧!你暗戀喜歡的那個人,把上了沒?好好加油啊!需要兄弟幫忙儘管說。」

聽到葉朔的打氣,電話那頭的阿透竟幾乎哽咽起來。「我……我會加油的……幹!阿朔,你有空要回來跟兄弟見個面啊!」

「他媽的!你哭屁啊!」葉朔好笑的又吸了口煙,以為阿透正在談什麼痛苦至極的慘澹戀愛。「好啦!放假有空我會去找你啦!就這樣。」

闔上手機,他緩緩吐出白煙,而後在水泥地上捻熄香菸。阿透是他前一所學校的麻吉。他們臭味相投,感情很好。

但他沒告訴阿透,他總覺得,這所學校有點古怪。而且,他在這所學校,其實沒那麼順利。

他神經緊繃的抿緊唇,左右張望,是他的錯覺嗎?總感到好像有人在監視他。是他多心了嗎?

說起來,現在班上的同學都會找他說話,像是他融入了班上的生活,但他隱隱感到,自己並沒有真正融入,班上的同學跟他似乎保持一段距離,而且是刻意的。

甚至,有一次他不小心撞到班上的一個男生,那同學驚惶的連聲對他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朔哥,我真的很抱歉……」

葉朔海派的說沒關係,之後又不解的問:「我們是同學……為什麼叫我朔哥……」

「呃……這……不……我只是一時……呃……我是說,葉、葉朔,我很抱歉……」

那個同學當時語焉不詳,逃難似的跑走了,但葉朔彷彿在他的眼底看到一抹驚恐。

為什麼,以往爽朗受歡迎的他,此時會讓人恐懼害怕?

而且,最讓葉朔自尊受傷的是,他……竟把不到妞。

葉朔長的健碩高大,長相帥氣,性格豪邁爽朗,女生很容易就會喜歡上他。

但這個學校的女學生沒人敢跟他接觸,卻又在背地裡偷偷望著他。簡直莫名其妙。

也許,是因為才剛轉來一個多禮拜的關係吧!雖然他以前轉校,只要一兩天,就能跟新同學相處融洽,女孩子爭相接近他。也許是這個學校的女孩子比較害羞吧!

算了,反正他還有仇初瀧這個好朋友。

一想到心思純正善良的初瀧,他的嘴角不禁輕輕揚起,忘了剛剛心底的眾多疑慮。

然而幾天後,葉朔又遇上讓他深感詭異的事。

那天,母親不在家,他早上差點睡過頭,衝到了學校,沒有遲到,還有一些時間,於是打算在鐘聲響前衝去福利社買早餐,然後上課偷吃。

才要走出教室門口,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叫住他。

「葉同學,你要去哪裡?」

「我……去買早餐。」突然被陌生男人叫住,他有些錯愕。

「請回教室吧!馬上就要上課,你的早餐,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啊?」

還在錯愕時,只見一個穿著制服、但長的不太像高中生的男人匆匆忙忙跑過來。「冶哥,早餐我已經買來……」

不等他說完,陸冶一拳狠狠揍在小弟的臉上,怒吼:

「他媽的,現在什麼時候了,叫你買個早餐買到現在,葉朔同學還要不要吃飯啊!幹!你他媽的王八蛋!你還活在世界上做什麼?丟不丟人啊!乾脆去死一死算了!」

陸冶狠狠的又揍又踹,葉朔傻眼,連忙上前拉住他。

「這位先生,別打了,我沒有關係。你不要打了。」

陸冶被葉朔使力拉開後,他充滿殺意的瞪著在地上拼命求饒的小弟。而後他彎身,撿起摔在地上的塑膠袋。

他嚴謹的臉慢慢揚起一絲笑容,說:

「葉同學,這是我們少爺的一點心意。他希望能夠幫助你。其實……也是我的一點心意,我很高興,你跟我們少爺做朋友。」

「不、不客氣……我才要感謝,初瀧幫了我不少忙。」

葉朔拿過豆漿已經打翻,豬肉漢堡被撞爛,餃子餡都被擠出來的塑膠袋,客氣的道謝,額頭一層薄汗。

他心忖,眼前的男人是仇初瀧的管家兼保鑣吧!初瀧跟他提過,身為富豪企業的少爺,為了避免黑道綁架,於是校園裡有他的保鑣。

昨天,跟仇初瀧一起吃飯時,他提及母親今天不在家,早餐得自理,所以善良的仇初瀧才會要他的管家保鑣幫他送早餐吧?

某種程度上,仇初瀧的好意跟義氣,讓他有些感動。但那個保鑣……實在是……實在是……拿著手裡的殘破塑膠袋,他有些無言。

另外,葉朔漸次發現,他每次上廁所,裡頭幾乎都沒人。廁所簡直是他一個人的,像是VIP,感覺有些奇怪。

葉朔不知道的是,其他男學生都被陸冶一手擋在廁所外頭。

「陸冶大哥,拜託你,讓我進去,另外一間廁所正在整修,我快大出來了。」一名學生在廁所外頭對他哽聲哀求。

「不行,朔哥正在使用中。你不能進去。」陸冶搖頭。

「拜託,我真的快大出來了。」

「沒問題的,」陸冶拍拍他的肩膀,一絲不茍的臉露出微笑。一手指著前方,「你看看那片草地,還有濃蔭的樹下,同學,你可以去那裡上,順便灌溉大地啊!」

該名學生的臉已經開始抽搐,陸冶嚴謹的臉龐對他點點頭,嘉許的笑說:

「年輕人,不要鑽牛角尖,人生能夠選擇的道路並不只有一條。」

葉朔在空蕩的廁所裡,不禁沉思起來,思考這所學校讓他詭異錯愕的地方。

但怎麼想,實在都無法得到答案。而他思考的時間越久,外頭的膀胱直腸們就越痛苦。


*

「吶!初瀧,這個給你。」

今天中午一起吃飯時,葉朔拿出一個變形金剛的大黃蜂鑰匙圈。

「你看,還可以變形咧!」葉朔興致勃勃的將鑰匙圈扳成大黃蜂,再扳回車子的型態。

會送仇初瀧,是因為幾天前,他們討論變形金剛這部電影。

『那部片超讚的,還有那些特效!哈哈,當然,最主要就是看他們變形,然後殺啊!砍啊!那簡直是男人的夢想啊!初瀧,你一定也這樣覺得吧!』

葉朔激昂的比手畫腳,仇初瀧沉靜望他幾秒後,才幽幽笑說:

『嗯!也許吧!我也喜歡變形金剛。』

『那你最喜歡那一隻?』

『大黃蜂。』

所以,昨天葉朔經過一台夾娃娃機,看到裡頭的各式變形金剛,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大黃蜂夾出來。

這陣子受到仇初瀧不少幫助,他也想送個回禮。

但鑰匙圈放在桌上,仇初瀧只是看著,並沒有伸手接過。

葉朔看著他的反應,突然意會仇初瀧畢竟是個富家大少爺,這種幼稚的東西,他怎麼可能會喜歡?

「啊,這只是我隨便夾到的無聊東西,我看還是算了。」葉朔抓抓頭。就要將鑰匙圈取回,塞回自己的口袋。

但仇初瀧在他拿回去之前,先一步拿過大黃蜂。

「謝謝……我沒想到你會送我這個……挺酷的……」

仇初瀧對他揚起笑,細細端詳手裡的大黃蜂,像是第一次收到禮物,有些高興似的。

看他愛不釋手,試著將小黄車變成機器人,葉朔鬆了口氣,唇角不禁咧開來。還好初瀧喜歡,他突然覺得花了那麼多時間夾大黃蜂,真是太值得了。

葉朔志得意滿的開始扒飯,忽聞對面的少年對他問:

「對了,阿朔……阿透是誰?」

意外的抬起眼,葉朔的嘴邊還沾了兩三顆飯粒。「你怎麼知道阿透?」他記得,從沒跟仇初瀧提過阿透的存在。

仇初瀧仍沉靜的把玩著手中的鑰匙圈。

「沒什麼?前幾天經過花圃時,聽到你在講手機,好像挺開心。」

「喔!阿透他是我以前的麻吉,我轉學過來,他太捨不得,就打電話過來關心,我們有時會打電話聯絡聊天。哈哈。」葉朔玩笑似的說。

「那……」仇初瀧抬起略顯冰冷的眼,「你也會送大黃蜂給他?」

葉朔率性的揮揮手,又開始扒飯,「不會啦!那只有送給你。」

因人而異,要送給阿透,葉朔心忖,只能送A片。但這種下流的好東西,就不適合氣質高雅的仇初瀧了。

「是嗎?」

仇初瀧溫和的揚起笑意,而後也開始吃飯。當然,他們又開始交換菜。葉朔吃著自己的跟仇初瀧由六星級飯店廚師製作的餐點,看著仇初瀧斯文用餐,又不經意的把玩放在一旁的大黃蜂。

想到他剛剛明明喜歡,卻又遲疑著不知該怎麼表露心情,害他一度以為他嫌棄這個鑰匙圈,甚至初瀧詢問阿透的語氣,某種程度上,就像個怕朋友被搶走的孩子。

看著這樣的大少爺仇初瀧,陣陣的漣漪在葉朔的心底漾開,讓他的唇角不經意的上揚,當他發現時,他已伸出手,探上仇初瀧的髮,輕輕揉了揉。

「總覺得……你好特別……又天真的可愛……」

瞬間,教室裡刻意歡樂吵雜的聲音停了下來,許多學生倒吸了口氣。瞠大眼望著眼前的一幕。

仇初瀧把玩大黃蜂的手忽然停住,「你說什麼?」

他推開葉朔的手,望著他的眼眸傲然冰冷。

葉朔伸回自己的手後,突然想到不該稱讚男生可愛,於是他又哈哈朗笑:「啊!我是說,你很帥啦!不過一個男生長的像你這麼俊美,還挺可怕的。」

突然間,安靜的教室裡,此起彼落的響起刺耳的湯匙筷子掉落聲。六、七個男女學生紛紛彎下腰,滿身冷汗的撿拾餐具。

葉朔納悶轉過頭,心忖這班的學生真糟糕,一天到晚掉餐具。

葉朔不知道的是,大家其實都很恐懼,他們被迫緊繃聊天的同時,真的很害怕仇初瀧突然掏出槍枝,將說話根本不經大腦的葉朔打成蜂窩。

回過頭,葉朔又熱心的拍拍仇初瀧的肩膀。

「初瀧,我沒騙你,你真的很帥氣,又善良迷人,只要你積極點,一定可以把到馬子。」

「謝謝,阿朔,你也很帥。」

「啊!這個我知道,大家都這麼說。」葉朔豪邁大笑。

「那你交到女朋友了嗎?」

倏地,仇初瀧的問話像把尖銳的刺穿透葉朔的胸膛,差點被口中的飯菜噎到。

「這早晚會的……你等著看……哈哈……」葉朔的笑聲虛弱了些。

交不到校內的,他就往校外發展。談戀愛不是重點,現在是面子問題。他一定得帶個馬子來到初瀧的面前。他以自己的驕傲自尊暗暗發誓。

仇初瀧陰冷的笑了笑,語氣相當溫柔的問:「這個魚翅,要吃嗎?」

美食在前,葉朔決不抗拒。

「靠,當然要啦!初瀧,你聽我說,你是俊美帥哥,要保持好身材,這個兄弟來幫你吃就好。」

葉朔沒有界限的對他胡鬧瞎扯,仇初瀧也不以為意的低笑,將豪華的菜色夾進葉朔的便當盒。

其他同學勉強聊天的同時,總會不知不覺的偷聽他們的對話,而後感到自己的胃隱隱作痛。


*    *    *

這天,走在走廊上,葉朔跟個身形差不多壯碩的男學生擦肩而過,不經意瞄了一眼,卻發現對方惡狠的瞪著自己。

有些莫名其妙,忽地發現前方有個瘦弱男孩正搬著一堆比自己還高的作業簿,他熱心走了過去。

「王志明,我來幫你。」

乍見來人,王志明嚇的拼命搖頭,「不、不,朔哥,我怎能讓你幫忙?我自己搬去老師的辦公室就可以了。」

王志明驚慌的就要逃跑,葉朔拉住他,海派的說:

「過來啦!客氣什麼。」他強行搬過一堆書,「不過,王志明……你跟一些同學,為什麼叫我朔哥……」

「呃……這……就……也沒什麼……也就是……」

看他僵硬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滿頭大汗,葉朔笑了笑。「算了。」他不再逼問。「但你別再叫我朔哥,喊我阿朔就可以了。」

「喔……好、好的,葉同學……」

王志明看著爽朗、大而化之的葉朔,感受到他的好意,雖然仍驚恐,但也忍不住對他咧嘴微笑。

王志明亦步亦趨跟在葉朔的後面,要送手上的作業簿去辦公室。

這時,不遠處傳來兇狠的叫囂聲,葉朔轉過身,看到走廊的另一端,一個男孩正惡狠毆打一個學生。

「他是剛剛的……」

葉朔皺眉,就要放下手中的作業簿,立刻去阻止剛剛擦肩而過的那個人,不意,王志明竟上前擋住他。

「不,阿朔,你不要過去。」

「讓開!你沒看到那個傢伙正在施暴?」

王志明仍搖頭,拼命擋住他,「別過去,別去惹仇亟雷……連學校老師都不敢惹他……有些事,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連學校老師都不敢管?他望向王志明,「是什麼事,你不能告訴我?」

「我……」王志明為難的咬咬唇。「那個人……其實是仇初瀧的弟弟……」

「初瀧的弟弟?」葉朔相當詫異,「怎麼可能,那樣暴戾的人?他看起來根本像是混幫派的,跟家裡做慈善事業的初瀧差太多……」

「所、所以,我說……有些事你別知道的太清楚,而且,那、那是人家的家務事……你看,仇初瀧已經過去了……」

王志明的下巴點了點,葉朔的目光望去,看見仇初瀧正走向霸凌的地點,像是要阻止他弟弟施暴。

葉朔擔心的搖頭,「不行,初瀧那麼斯文溫和,怎制止的了那個粗暴的弟弟?我非過去不行。」

「沒、沒關係,你看,那個陸冶也過去阻止了。」

與其開罪仇亟雷,王志明認為,得罪仇初瀧的下場會更悲慘淒厲。

「總之,那是他們兄弟間的事,你這個外人別管,跟你沒關係,而且,老師還在等我們送簿子過去,快走吧!」

原本葉朔還想不顧一切的過去,就怕仇亟雷的拳腳傷了初瀧。但聽到王志明說他不過是個外人,而且那個叫陸冶的保鑣也過去了,以他的專業跟職責,確實不會讓仇初瀧受傷。

王志明相當用力的又推又催促的要他離開。逼不得已,他才慢慢轉過身,往辦公室走去。

不相干的外人。跟他沒有關係。這些語句,葉朔此刻聽起來,不知怎的覺得有些刺耳,心底不太舒爽。


*    *    *

就像平常一樣,仇初瀧不親自動手,陸冶已經上前架開對無辜學生施暴的仇亟雷。

「亟雷,你在做什麼?」

仇亟雷甩開陸冶的鉗制,狂妄不馴的眼睨向仇初瀧。

「喲,老哥,我一段時間沒來學校,聽說你交朋友了?怎麼?我故意在那個叫葉朔的面前找人施暴,拆你的檯,生氣了?什麼慈善事業?哥啊!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有什麼關係啊!」

面對弟弟的挑釁,仇初瀧微冷的眼底意外的平和無波。

「怎麼?」仇亟雷仍是火爆的張牙舞爪。

「為什麼不說話,我不聽你的命令,你又能怎樣?難不成你要讓我到哪裡都混不下去?想要毀了我?就像你對付其他人一樣?告訴你,我沒在怕啦!」

仇亟雷凶狠走向前,陸冶用壯碩的身體擋下來,不讓他接近傷了仇初瀧。「二少主,克制。」

「滾開!陸冶,你是為仇家工作,不是為我哥。」

陸冶看著眼前暴戾的二少主,恭敬的說:「我服侍的,是大少主。」

「你!」

仇亟雷惱怒的揪住陸冶的衣領。

「亟雷!」

溫和卻深藏威脅的磁性男音緩緩傳進仇亟雷的耳裡,讓他抓住陸冶的手瞬間顫了下。

只見仇初瀧略施眼色,陸冶即恭敬的退至一旁。

斯文修長的仇初瀧上前幾步,來到弟弟的面前,定定的看著他。

「看著我幹嘛!告訴你,別人怕你,我可不怕!」

輕輕的,仇初瀧儒雅的笑了起來。「亟雷,你真是個可愛的弟弟。」

「你說什麼?」

仇亟雷抓狂的就要爆發,怎知兄長突然一把抓過他,靠在他的耳邊說了一些話,瞬間,剛剛還暴跳如雷的仇亟雷臉色都刷白了。

他不由得退後幾步,像是極度震驚的看著兄長斯文微笑但眼神透著冷意的臉。

恨恨的,仇亟雷咬牙握拳,下一瞬,卻不再惹事的乖乖轉身離開。

見誰都壓制不住的二少主,竟會挫敗聽話,陸冶不免感到驚愕。

「大少主,你跟亟雷少主說了什麼嗎?」

仇初瀧輕輕一笑,「沒什麼,亟雷……可是我的好弟弟。」

看來,仇亟雷有什麼把柄落在兄長的手上了。陸冶服侍仇家多年,從不知道二少主有什麼弱點,此時更是對仇初瀧深感欽佩。

忽地,剛剛被打趴在地上的無辜學生,不小心伸出手,碰到仇初瀧嶄新的限量鞋子,沾上一些污痕灰塵。

仇初瀧低頭看鞋,那鼻青臉腫的男學生也抬頭驚惶的看著他。陸冶則待在一旁,一絲不茍的臉出現微笑,等待他的指示。

但這次陸冶等的稍久,才見仇初瀧揚起手。陸冶接下命令後,不久,便出現一群穿著制服的偽學生,將地上的男學生往陰暗角落拖去。

「對、對不起……仇同學,我不是故意的……饒了我……對不起……」

男學生慘烈的哀嚎,他未免太慘了吧!竟然連挨揍都有續攤的?弟弟打完換哥哥揍?哇啊啊……悲慘世界啊!

慘烈的哀嚎聲消失後,仇初瀧發現一旁的陸冶定定看著他。

「怎麼?」

「不,剛剛……我以為少主會破例放過那學生……」

仇初瀧冷笑了一聲,方才有那麼一瞬間,他也以為會放過那個學生,但他天生的劣根性……

陸冶恭敬又寬慰的笑說:

「看到少主沒有改變,讓人鬆了口氣……畢竟,無論少主跟葉朔成為多好的朋友……我們,都不會是他口中的好人。」

等到有一天,葉朔知道真相……他會不會原諒少主,或者,少主需不需要他的原諒?

仇初瀧輕輕展笑,「陸冶,你下去做事吧!」

「是的,大少主。」

陸冶恭敬的鞠躬,之後便消失在仇初瀧的視線。

他佇立了會兒,看著遠方清澈的天空,像在思考什麼,又像心思放空著。轉身欲回教室,才繞過一個走廊,忽見一個高壯的男孩急急忙忙的向他跑來,大聲叫喚。

「初瀧!」

葉朔跑的上氣不接下氣,趕來他的面前。

「你沒事吧?你弟弟呢?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你有沒有受傷?」

他緊張的抓住仇初瀧的肩膀,來回察看他的狀況。

仇初瀧有些詫異的望著他,沒想到被人帶開的他會折返回來。

「你怎麼……」

「我剛剛看到你弟……沒想到,你這麼溫和善良,你弟弟卻這樣凶狠暴戾。」

仇初瀧搖搖頭,像個好兄長的說:「沒事,剛剛的事全都解決了。我弟弟雖然叛逆,但他本性並不壞。」

葉朔皺緊眉頭,擔心的看著他。「你弟太過暴力偏差,像我們這個年紀,血氣方剛難免,一定要好好勸導他,改善他的行為才行。」

「放心吧!我會勸他的。」

仇初瀧溫柔的笑著。葉朔又抓住他的肩膀,說:

「可是你那麼斯文溫和,我擔心你弟情緒一時控制不住,會不小心傷了你。所以如果需要的話,你儘管跟我說,兄弟會保護你!」

葉朔握緊拳頭猛然搥上自己堅硬的胸膛。他才不管什麼外不外人,跟他有沒有關係。無論如何,初瀧是他朋友,所以到辦公室放下作業簿後,他不顧王志明的阻撓,匆忙趕回來,所幸仇初瀧沒事。

仇初瀧靜靜看著眼前的俊朗男孩,他那抹總是冷靜上揚的唇,此時慢慢的平緩了。

其實仇初瀧很強,不論槍法,或各種格鬥術,亟雷、陸冶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從沒輸過,他一向完美。因此從沒有人會對他說這樣的話。說,我會保護你。

他看著眼前一臉認真、真心將他當成朋友,不願他受到傷害的葉朔,而後他又輕輕笑了。似乎有些隱藏的喜悅。

「我知道了,遇上麻煩,到時再請你幫我了。」

「我們是兄弟,客氣什麼!」

葉朔海派的說,用力拍他的肩,一起往教室的大樓走去。

他們並肩走著,午後的陽光灑在少年們的身上。看著身旁對他單純朗笑的葉朔,仇初瀧凝了幾秒,有那麼一瞬間,他心忖,也許,當個好人也不錯。

但這樣的想法只在心頭短暫掠過,隨即便消失無蹤。







文案;

仇初瀧外表俊帥,個性陰冷,更是黑幫老大的兒子。一個倒楣的轉學生,不知險惡的說要跟他做朋友。當這個轉學生問他家裡從事什麼,看著他真心的笑容,仇初瀧答道:
「我家做的……是慈善事業。」

葉朔,學期間轉入新的高校,馬上交到一個「溫柔善良」的好朋友。卻也開始遇上一些讓他驚愕的怪事。甚至,有人開始對他悄悄耳語。
「這個學校裡,有個看不見的魔王,你要小心點……」

哪裡有什麼看不見的魔王?
他眼底只看的見善良的初瀧。初瀧很單純、特別,他雖高傲,有時卻又很遲鈍,好像還意外的有些害羞,有時看著初瀧,他竟莫名的想吻他,想碰觸他,這樣奇怪的心情,是不是背叛了初瀧?

兄弟情誼不覺變了調,要是單純善良的初瀧知道他在想這些齷齪事,會不會生氣?一定會想狠狠揍他吧?
可是他,希望能一直當初瀧的兄弟。

「吶,初瀧,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吧!」

葉朔有些在意的是,當他這麼問時,初瀧輕輕笑了。
那笑是有些複雜,像是不相信所謂永遠,像是認為,總有一天,他定會背叛,甚至親手推開他……

 



 預購頁:http://blog.yam.com/pea66/article/24944721


(此篇歡迎各位親親大大轉載喔^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