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激暴愛試閱

其實一開始他注意到的,只是那隻在紙箱裡無助的小狗。可是之後發現時,那個同時跟他留意小狗的男人卻已纏上他。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毫不猶豫的,那個叫做霍蛟騰的男人對他示愛。讓他非常困窘,非常厭惡。

「回去!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

徐域站在教室黑板前,黑板上的數學算式還解不出來,他氣憤的拿著粉筆的手憤怒發抖。

聽到他的詰問,霍蛟騰一愣,而後他轉頭看了眼講台下瞠目結舌的學生,問:「你們會介意上課中斷嗎?」

幾個被他盯到的學生們連忙揮手,「不、並不會……」他們不敢跟眼前惡名昭彰的男人作對,何況,與其上課,不如看校園肥皂劇。

霍蛟騰又轉眼看整個人貼在牆壁上的數學老師,問:「老師,你介意嗎?」

「沒……沒關係,有什麼話你儘管跟徐同學說……」霍蛟騰有恐嚇學校老師的前科,數學老師不想日後被人蓋布袋。

得到老師跟學生們的一致鼓勵,他轉過頭,剛毅的臉略帶嬌羞的說:「其實,我對你一直非常喜……」

「你他媽的給我閉嘴!」

徐域重重的將拳頭砸在黑板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數學老師跟底下的學生們這才突然想起,他其實也是個不好惹的不良少年,只是因為他向來比較低調,不像霍蛟騰總是大搖大擺的為非作歹,是以眾人都忘了他的殺傷力。

「不,我不說出來,你怎麼知道我喜歡你呢!」

現在都已經被他搞的全校都要知道了吧!一想到上課時間,被個男人強硬的告白,不久全校都會知道霍蛟騰這渾蛋喜歡他,他就覺得相當火大。

「我叫你給我滾!」

他氣惱的拿板擦砸他,霍蛟騰手隨便一揮,擋開了板擦。

「你聽我說啊!自從那天你救了我,我就沒辦法忘了你,尤其是深夜想起你時,更是血脈賁……」

「我救的是你懷中的狗。」他咬牙的一字一句說明。

那時霍蛟騰因為一心想要將紙箱裡的瘦弱小狗好好的抱進懷裡,沒有注意到其他學校的仇家從後面偷襲。

他只是擔心他懷裡的狗受到波及,誰管霍蛟騰跟那群凶惡少年的恩怨仇恨。

「不管怎麼樣,我愛上你了……我想跟你交往。」

「不可能。」

「我一定要跟你交往,我要愛你!」

「我說不可能!」他氣的往講桌上狠踹下去,坐在講桌旁的學生明顯駭了一跳。

看愛人的態度那麼強硬,霍蛟騰的語氣難得的先軟了下來,「拜託啦!我真的很喜歡你,跟我交往啦!」

他真是氣的快要爆炸。「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喔!這個你放心,昨天我已經將她處理掉了。」

此言一出,全班都瞠大眼,貼在牆壁上的數學老師也全身不斷的顫抖。什麼意思?難道那個女孩已經成為某條河流的浮屍一具?

「拜託,你們這是什麼眼神?」看到底下學生們的恐懼目光,霍蛟騰相當不屑的一哼。「我只是誠懇的跟那女孩好好談過,說她怎麼看都不適合他,然後叫她刀子跟棍子選一把。」

「說到來,你還是恐嚇她。」徐域的聲音冷鷙。

也難怪,今天打電話給茜娜,她都不接,甚至還傳來簡訊,說再也不要相見。原來都是這王八蛋搞出來的!

被他怒目相視,霍蛟騰有些委屈。「我……都是為了你啊!請你跟我交往吧!」

他胸膛抓狂的上下起伏。眼前這個人怎麼說都說不聽,看來不達到目的,是趕也趕不走的了。

他看了看班上噤若寒蟬的同學,以及一直嚇的黏在牆壁上的數學老師,他吸了口氣,而後看了眼黑板上的題目,說:

「好!我可以跟你交往,只要你能算出這道題目,我就跟你交往。」

霍蛟騰看看黑板上的題目,又疑惑的看看他,「就這樣?」

「沒錯。」

也許,當他聽見霍蛟騰的反問時,就該有危機意識,也許他用來逼退霍蛟騰的方法是錯的,因為即使是不良少年,霍蛟騰也有可能是個數學天才。

上課睡覺不聽講的他,這道題目算不出來。因此他以為跟他同是不良少年的霍蛟騰也會算不出來。

但霍蛟騰走近他,拿過他手上的粉筆,刷刷刷刷的寫下算式,他瞠眼看著,整個人心都涼了。

當霍蛟騰微笑帶著嬌羞的跟他表示完成時,他面色難看的望向黏在牆上的數學老師。「答案正確?」

數學老師點點頭。「正解。」

頓時,全班的學生都倒抽口氣,因為剛才他的承諾,他們全部都是見證人。這下,徐域這個不良少年,非得跟霍蛟騰這個不良少年交往了。

「為了表示對你的心意跟誠意,我再多寫兩種不同解法給你。」

霍蛟騰興致勃勃的繼續寫滿整個黑板,看的數學老師跟其他學生嘖嘖稱奇。

終於完成最後一個解法,他望向徐域,垂眼害羞的說:

「我完成你的要求了,以後我們兩人就是親密的戀……」

話還未說完,一記重猛的拳頭已往他的臉上砸去。遭到襲擊的霍蛟騰摀著臉,徐域又拿起桌上的書本狠狠的往他身上丟,而後又是一陣猛狠的拳打腳踢。

眼見講台上的暴力越來越可怕,老師跟同學們不禁上前拉住他,「徐域,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放開我,不殺了這傢伙,難消我心頭之恨!」

這傢伙竟然讓他丟臉到這種地步,竟讓他在老師跟同學面前作出那樣後悔莫及的承諾……他一定要宰了他,非宰了他不可!

 

*    *    *

徐域打敗了霍蛟騰,霍蛟騰愛上了徐域,這當然是學校裡人人八卦的盛事。

一整天,徐域的心情都相當惡劣,班上的學生們都用種奇怪的眼神看他,等他凶狠的瞪過去,每個人又如驚弓之鳥的趕緊轉過頭。

外頭也有些不良少年像鯊魚般的來回走動,瞪著教室裡的徐域。他們的眼神不善,但似乎被什麼警告過了,因此隱忍著沒有衝進來找徐域的麻煩。

「對了,霍蛟騰呢?」

班上學生小聲的說,不敢讓徐域聽到他們的討論聲。

「聽說他被徐域打進保健室十分鐘後,保健室老師說他沒什麼大礙,吐吐口水抹抹藥叫他走,他卻留下來問起老師愛情是什麼?老師說她很忙,沒空鳥他,他說她一定要回答,不然不回去上課,於是老師跟他說,愛就是要堅持到底,說完後,老師要他回去上課,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之後他跟老師說有場架急著要打,就走掉了。」

八卦到這裡,學生停頓了下來。愛就是要堅持到底……

一想到這句話,班上學生跟聽見他們暗暗討論的徐域心都沉重了起來。

霍蛟騰似乎離開了學校,沒回來上課,當然也沒再來騷擾徐域。騷擾徐域的,是徐域的導師。

「徐同學,你知道霍蛟騰上哪去了嗎?他今天跟他的一些兄弟都不在學校,這樣不太好!他的導師要我向你問問,你一定知道他去哪裡吧!」下課後,班導叫他到教室前面去。

「為什麼我非得知道他的行蹤?」徐域的面色難看至極。

「因為你們不是在交往?」

「事實上,我比任何人都想殺了他!」

聽到他森冷的回答,班導驚慌起來,連忙對他勸阻:

「徐同學,你要冷靜啊!千萬不要衝動,感情的事有時很難說,常常是這時你恨他入骨,下一秒又愛的死去活來,這一切就是愛!老師很開明,可以理解你們的。」

幹,理解個屁!年輕的班導還熱血的想要開導他,徐域已惱怒轉身走人。他感到相當不爽,只希望再也不要聽到霍蛟騰的名字。

但他見到霍蛟騰了。那時正放學,他背起扁平的書包才要離開,霍蛟騰跟他一票滿身傷痕的弟兄已擋在教室門口。

教室裡的學生被他們白色制服上的血跡嚇壞了。之前說能理解他們的班導也還沒離開,但見到這樣的情況,卻嚇的什麼也說不出的呆立在講台上。

情況已是一觸即發,幾個搞不清狀況的學生還想走出教室,趕著去補習,立刻被擋住兩個門口的不良少年凶狠的一把推回來。

「他媽的誰都不准走!」

聽到那些傢伙的叫囂,徐域氣憤的瞪著霍蛟騰。

「你還想做什麼!要打架到外面,我會奉陪!」

他還有氣慨,不會拖累其他人。早上是他先揍了霍蛟騰,現在他們幹完架,回來找他尋仇也是理所當然。他們人很多,打不贏也沒辦法。

只是他還要打工,他不希望被打倒後,會沒有站起來的力氣。生活一切開銷都要錢,他得去打工。

一道令人驚心的鮮紅血絲從霍蛟騰的額頭汩汩流下,他的嘴角跟臉上有些淤痕,他左手的衣袖也被人用刀子劃開,微微的血絲滲出來。

其他學生看了驚恐,身體不斷往牆角縮去。霍蛟騰用手背抹了下額頭的血,對徐域靦腆的笑:

「我來晚了,還以為你已經回去了,幸好還沒……」

徐域不懂他到底想怎樣,霍蛟騰已伸出一直藏在背後的右手。

「這個送給你……剛剛幹架時,突然想到,要送你花。」

徐域瞠眼瞪著面前的紅玫瑰,感到自己整個腎上腺素瞬間上升。真他媽的幹!他寧願幹架也不想收到一朵男人送的玫瑰花!

「這是我第一次……想送人花。」

「那關我什麼事!」徐域身體僵硬的像石塊。

「紅玫瑰代表愛情。」

「你最好給我閉嘴!」他已握緊拳頭,就算打不贏,他這條命也豁出去了。

「這是你的承諾,你要收下花。」霍蛟騰似是驚訝他的拒絕。

聞言,徐域停頓了下,竟矢口否認,「我……沒有承諾過……」他從來沒有違背過諾言,此時感到喉頭有些乾澀。

「你有!你承諾了!不信我幫你問。」

霍蛟騰轉過身,瞬間變得兇狠的眼神掃過所有縮在牆角的學生,「今天早上,徐域說過,他要跟我交往,你們說,你們聽見了嗎?」

學生們心慌的彼此互看幾眼,面對突然變得暴戾的霍蛟騰,每個人都感到相當驚懼。忽地,霍蛟騰一拳打在桌子上,暴吼:

「他媽的幹!到底聽見了沒有!」

見桌子被霍蛟騰打的裂開,學生們狂抖著趕緊點頭,說:

「有……有聽見……徐域確實承諾了……」

他們選擇站在霍蛟騰這邊,雖然對同班的徐域很抱歉,卻也是無可奈何。雖然他們兩人都不好惹,徐域至少還有理性,不會傷害無辜。但霍蛟騰會。

聽了眾人肯定的答案,霍蛟騰像是鬆了口氣,他回過身,又是討好靦腆的輕聲說:

「域,你看,大家都有聽見,你答應要跟我交往!這熱戀的花朵……送給你!」

不要叫我域!我不要花!他寧願違約被雷劈也好過跟霍蛟騰交往!徐域握緊拳頭,想這樣大聲咆哮。但他不能!

看他仍不接過花,霍蛟騰又連忙解釋:「原本我想在附近的花店買花,但花店沒開,所以我就在校長的花圃裡借了一朵,我想校長人還不錯,應該會成全我們;花上面的刺我已經小心檢查拔掉了,不會刺傷你的手。」

校長是要他媽的成全他們什麼?而且問題不在這裡!管花刺不刺手,管花是打哪來的!問題是只要他接過花……只要接過花……

他跟霍蛟騰僵持著,完全沒有動作。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大家都屏息等著,胸膛不安的起伏。

徐域還是抿緊唇狠瞪眼前比他高上幾公分的健壯男人,他不想接下花,但也不想真的在眾人面前違背他的承諾,這是男人信義上的問題,他的自尊讓他無法毀約。只是這個信義上的承諾讓他非常的幹!

在這樣下去誰也走不了。他不能去打工,其他同學補習也會遲到。講台上的老師也開始侷促不安,似乎待會兒有什麼急事般。

終於,他閉了閉眼,決定虛以委蛇,讓大家先離開再說。

他望向霍蛟騰,冷道:「只要收下花就可以了?」

「嗯!」霍蛟騰有著瘀傷的唇角笑了。

「你就不會再逼我做什麼事?」

「嗯!我保證!」暫時不會。

深深吸了口氣,望向專注凝視他的霍蛟騰。他酷帥的臉有些淤痕,額角的血跡未乾,拿著玫瑰花的手也沾著血。

他大概不會想到,第一次收到花,會是這個渾身是血的男人給了他,紅艷的玫瑰散發淡淡的血腥味。

眼一閉,牙一咬,他開始抬起手。

只是當他慢慢的,僵硬的接過花時,霍蛟騰對他一笑,似乎有些緊張的說:「能夠遇上你,真的是我最幸福的事,我喜歡你,我很高興,這個世界上有你。」

聽到霍蛟騰真摯略為害羞的表白,教室外的不良少年們個個傻眼,裡頭的學生們也面面相覷。徐域則是瞬間愣住了。

只見剛毅的霍蛟騰又對他靦腆一笑後,便轉過身,帶著他的弟兄們離開,前往他們的第二個故鄉,保健室。

一待霍蛟騰等人離開,縮在牆角的學生們趕緊抱著書包衝出教室,以免他們又折回來。

徐域仍是愣在原地,皺眉看著霍蛟騰離開的地方。那個混蛋剛剛說了什麼?他說……我很高興,這世界上有你?

教室裡只剩下他一人了,忽地,有人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猛然回頭一看,是淚流滿面的班導。

「徐同學,你們沒有讓老師失望,你跟霍蛟騰真是太讓我感動了!」

「老師,你在感動什麼?」大家都走光了,老師還在蘑菇什麼?

班導抹了下眼淚,「雖然他為了跟你告白,包圍教室,耽擱了老師一些時間,其實等一下老師還要去聯誼,不過能夠聽見他那樣誠心的表白真是太好了,老師相信,你們這樣的想著對方,就算別人想阻止你們,也一定可以戰勝一切,克服難關的!」

徐域冷然看著他。「老師,你到底是怎麼斷章取義的?」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老師會祝福你。」

說完後,班導邊拭淚,邊離開了教室。

徐域瞠眼看著,只覺莫名其妙。今天真他媽的莫名其妙!在空蕩無人的教室裡,他煩躁的反覆吸氣,覺得頭腦有些亂,也有些恍惚。

為什麼……他會突然感到恍惚?

當他來到打工的酒吧,進入員工室換制服時,赫然發現手裡還拿著霍蛟騰送的紅玫瑰。

他瘋了?竟然沒有立刻丟掉,還拿著走了一路?他還在氣惱,一名女員工走進來,直呼花漂亮,還很快的找來盛著水的花瓶。

看著眼前的花瓶,徐域皺眉不將花朵放進去,只想將花折斷。

「這是你女朋友送的嗎?」女孩睜著晶亮大眼問他。

「不是……嗯,對……」徐域遲疑的否認又承認,畢竟,總比讓她知道這花是男人送他的好。

別無他法,徐域最後只能將花放入女孩好心找來的花瓶中,單調的員工室頓時便多了一抹美麗的紅。

忽地,女孩驚詫的注意到什麼,「你看,這花莖上面……一點一點紅紅的,好像是血?」

「那大概是他拔除花刺時被扎傷的。」徐域想也不想的回答,一邊將他的東西放入置物櫃。

「咦?她用手拔掉花刺啊……還真有心……怕你刺傷……」

女孩看著花上的血,微微抿唇。徐域長的高挺俊帥,酒吧裡的女員工跟女客人都很喜歡他。當然也包括她。可她却覺得自己的心意好像輸給了那女孩。

聽著她的話,徐域也不覺停下動作,看著桌上紅艷的玫瑰。

花莖染上的血慢慢融入花瓶的水中,那也許是霍蛟騰打架時受傷的血,也許是他小心仔細拔除花刺時所扎傷的血,全都一點一滴在冰涼的水裡層層擴散開……

「你為什麼不從世界上消失?」

忽地聽到這句話,恍惚的他乍然轉頭看著一旁的女孩。

「妳說什麼?」

他突來的聲音有些嚇到女孩,「我說……要你動作快點,免的待會被老闆唸……怎麼了嗎?」

「不,我以為我聽見……」他頓住,唇角勉強一笑,「沒什麼。」

之後女孩走出員工室,徐域也迅速的換上打工的制服。當他要走出時,不禁又看了眼鮮紅欲滴的玫瑰,而後他關上門,開始今晚的工作。

 

冷漠面具

今天是糟透的一天。他被個混蛋男人強迫告白。女友遭人威脅離開他,晚上工作調酒時,不知為何一再恍神出錯,只能跟客人道歉,忍氣吞聲挨老闆的罵。

他怎麼了?到底是什麼影響他?

夜路漆黑,他覺得孤單,想要些溫暖,但他只有一個人。其實他不是那麼在意茜娜的離開。只是有時心會不由自主的發冷,會想要些溫暖。他沒愛過人,哪個女人都行,但他還沒找到替代茜娜的人。

抬起頭,走在暗巷的他看見租賃的公寓,窗口漆黑一片。等待他的永遠都會是這樣漆黑的景象。不會再有人為他點燈等門。

目光慢慢往下移,黯淡的路燈下有個高大的男人來回踱步著。一看到他,對方愣了下,徐域也愣了下,而後那個人興高采烈的來到徐域的面前,激動的一把抱住他。

「域,你回來了!幹,我想你想的快瘋了。」

忽然被霍蛟騰緊緊抱住,感受著溫暖體熱的他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就在男人更加縮緊手臂時,他才猛然推開了霍蛟騰。

「混帳,你做什麼,放開我!」

徐域狠狠的打了他一拳,踢了他幾腳,將他踢的夠遠了,他怒喘口氣,才恨恨的咒罵:「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霍蛟騰撫著被毆疼的地方,雙頰酡紅起來。「我只是想見你……想靜靜的看著你公寓的窗口,看著裡面昏黃的燈光,你在窗後的身影,以及在燈光熄滅後,想像你睡著後的模樣……只是這樣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就已經讓徐域相當無法忍受。

「你給我滾!」他咬牙切齒!

霍蛟騰又羞赧的繼續說:「其實,我已經來了好幾個晚上,可是因為我會害羞,所以沒讓你發現我……而今天,我已經對你表白,我們已經……」

「你給我閉嘴!」一想到白天的事,徐域就一肚子氣。他猛地抓住他的衣襟,憤怒的咬牙切齒:「給我聽清楚,我叫你滾回去!」

面對徐域靠近噴吐在他臉上的氣息,霍蛟騰的臉更紅了。「原本我想,是不是該帶把吉他,唱首情歌,這樣好像比較有誠意,可是我不會彈。」

「霍蛟騰,你跟我真的有仇是不是?」徐域已經氣的快要發瘋。他媽的雞同鴨講啊!

而且要是霍蛟騰真的在這裡對他唱情歌,他徐域往後還要做人嗎?

「你滾!」

「我不要……我想待在有你的地方。」

「叫你滾!」

「可是……我們已經是戀人,不是嗎?」霍蛟騰雙眼清澈的望他。

不是不是不是!徐域氣的直發抖,但面對不想承認又不能毀約的承諾,他只能被堵的啞口無言。

末了,他只能緊抿著唇,吐出一句。「媽的,隨便你了。」

反正他也只能這樣敷衍霍蛟騰的感情,不回應,不接受,要他自己放棄。反正站累了,他自然會離開。

回到自己的套房後,他洗完澡就上床睡覺。這晚他幾乎難以成眠,只因有個混蛋男人正守在外頭。他半夜起身好幾次,來到窗邊,看著霍蛟騰的身影,甚至只要想到過去這幾天他一直在外頭看著他的窗口,他便感到背脊一陣陰寒。

之後他決定不要再理他,明天還要上課打工,他沒時間可以耗。

他要自己趕緊入睡,但不是那麼容易。棉被很溫暖,但還少了些真正的體溫,能夠驅走內心孤寂的體溫。

幾經輾轉,他的意識開始模糊,才終於漸次入眠。

在朦朧的夢中,他卻又夢見一雙緊緊抱住他的手臂,從來沒有人這樣強勁的抱住他,以至於他愣住了。他自認很強,但那力量比他更強,寬廣結實的胸膛很溫暖,一股從未有過的炙熱幾乎籠罩他。

不是女人,那熱燙帶著些許血腥味的體熱壓制他,說他愛他,有他在世界上是最大的幸福。對方在他身上游移,撫摸著他,但他卻沒有抵抗。因為是夢中,他沒有抵抗,就算知道對方是個男人,也任由他撫摸,像是被人細細呵護般的撫摸。

即使那雙炙熱的大手摸遍他的全身,來到他的下身,脫下他的褲子,套弄他赤裸,已經被挑逗的XX流出透明液體的XXXX。他知道他正被男人的大掌玩弄著,但為什麼不抵抗?只因是在夢中?而侵犯他的男人是……

忽地,他驚醒過來,只因他在夢中竟看到霍蛟騰的臉,讓他整個嚇的清醒過來。外頭已經天亮,他渾身淌滿汗水,看著白色的天花板,這是他的住處,剛剛是夢,他已經醒了,剛剛只是夢……

「你醒了,你的鬧鐘沒電,快點起來吧!會遲到的。」

乍聞男人低柔的聲音,他詫異的轉過頭,看見坐在床邊的霍蛟騰,他瞠大眼,似乎還搞不清夢境現實。

發現他愕然的盯視,霍蛟騰靦腆搔搔頭,「原本,我是不打算隨便進你的屋子,但,你的房間一直沒有動靜,我擔心你睡過頭,所以就自己進來了。你知道的,這公寓很破爛,樓下的大門我隨便一踹就開了,你房間的門也很簡單,隨便一根鐵絲就能搞定。」

赫然明白這是現實,他的屋子確實讓人闖入,徐域驚的坐起身子,一手摸索藏在枕頭下的刀子,卻撲了個空。

「那把刀子我拿走了,因為我想說,睡覺跟那種危險的物品在一起,我怕會傷到你。」

徐域惡狠轉回頭瞪他,眼底似乎仍無法相信。因為他是個警戒心相當高的人,怎可能霍蛟騰進屋了,奪走他的防身小刀,卻一點警覺都沒有?明明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他乍然驚醒,他不可能對霍蛟騰毫無戒心。

他瞪了霍蛟騰幾分鐘,又往下看自己的衣服。他的睡衣完好如初,並沒有什麼異狀。沉默幾秒後,他的唇角顫了下: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的睡衣鈕扣從來不會扣到最上頭。

看見徐域陰鷙的目光,霍蛟騰瞬間別過頭,說話竟然結巴,耳朵也開始泛紅。「你……你千萬別誤會……就算你的睡臉很迷人,我也沒有吻你……」

徐域握緊的拳頭爆出青筋,咬牙問:「你……吻了?」

霍蛟騰的耳朵更紅了。他猶豫幾秒,才說:

「……其實,我只吻了一下……呃……好吧!因為你的唇太誘人,我可能又忍不住多吻了幾下……不過只有這樣了……雖然你的皮膚很光滑,讓人不禁一再來回撫摸,但我也只有解開幾顆睡衣鈕扣而已……然後又摸了下你那小小的很可愛很紅嫩的乳頭……真的,真的只有這樣而已了……」

徐域快瘋了。霍蛟騰對他做了這些事,他竟然完全沒有感覺?他早該驚醒過來,將他一刀給宰了!而霍蛟騰繼續說:

「原本我真的只想做到這裡……因為我很喜歡你……可是,我突然發現你的那裡……硬了。所以,我只好逼不得已的脫下你的褲子……剛扯掉你的底褲,你就硬挺挺的彈了出來,你的尺寸很不錯,顏色我也很喜歡,嫩嫩紅紅,XXXX的……好像在引誘我般,所以我就用手幫你做了下……你好像也很舒服,會擺動腰身配合我的套弄,還張開了腿……讓我……更容易幫你做,也看的更清楚……」

徐域已經震驚的整個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不可能……這絕對不是真的……不可能……

「後來,我想讓你更舒服,想用嘴幫你做,就更加扳開你的腿,你也很配合,腿張的更開,於是我舔了下你已經XX的XXXXX,聽到你發出舒服的聲音,就開始XXX的XX,上下吞吐。

你好像也很喜歡,用手揉著我的頭髮,不斷的扭動腰身在我的嘴裡抽動……我另一手揉捏愛撫你XXXXX,你更有感覺的不斷呻吟,應該很舒服吧……就這樣,我看著你張開腿的模樣,幫你XX,幫你XX……之後突然你開始XXXX,就XXX的XX、XX了……X出了很多很多……你已經積很久沒做了吧!」

霍蛟騰的喉結上下動了動,續道:

「當然,看到你這樣情色的模樣,我怎麼可能沒反應,我那裡早就變的XXXX……其實,我想XX你的體內,來回的XX一番……但是你沒有意識,我喜歡你,不想這麼做……所以,就在你張開的腿間自己XX……因為你性感的裸體就在我的面前……我的那裡X的XXXX了……不斷的顫動,XXXXXXXXXXX……

因為我用XX的XX摩擦你的XX,你的XX也XX了。最後,我忍不住將滿滿的XXXXXXXXXX,以及你的XXXX……但我已經有清乾淨了……大概……就只有做到這樣而已……我……是逼不得已的。」

這叫只有做到這樣而已?這叫逼不得已?徐域的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相信自己跟霍蛟騰發生了什麼事。他慢慢下了床,僵硬的走到霍蛟騰的面前。

「域……你生氣了嗎?」霍蛟騰有些嬌羞,有些不安的看著他。因為他剛剛怎麼不知不覺將所有的事講出來了!

「我的刀子,還我!」

「不好吧……那刀子相當銳利,簡直是削鐵如泥,我覺得你帶著那刀會有危險……」

「霍蛟騰!」

徐域怒喝一聲,一拳已砸在他的臉上,不再跟他廢話,就算沒有刀子他也要宰了他!他狠狠的出拳,一拳接著一拳,霍蛟騰被他打的節節後退,連連呼痛。徐域殺紅了眼,又重重側踢了他的肚子幾腳後,打開門,將霍蛟騰狠狠踹出去。

用力將門關上後,徐域靠在門板上,整個人仍是怒喘狂抖不已。

「霍蛟騰……霍蛟騰……」他聲聲怒罵著這個名字,而後他到狹小的浴室裡,將被男人碰過的身體刷洗乾淨。

他氣的渾身發抖,他氣霍蛟騰,但更氣自己。

他是發了什麼瘋?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為什麼他沒有抗拒,讓夢中的男人抱了他?就算那強勁的懷抱相當溫暖,讓人安心,他也不該在夢中讓個男人愛撫他而毫不抗拒。

而今,夢竟變成了現實,是他允許霍蛟騰碰了他!

可惡!他一拳砸在瓷磚牆壁上,渾身顫抖不已。

到底是怎麼了?他不愛男人,不愛任何人,自從霍蛟騰對他做了告白,他卻恍惚起來。是因為最近太累了嗎?整個人的狀況才會出問題?他是不是該去看個醫生?

將水龍頭轉到最大,他沖著冷水澡,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沒什麼的,不要在意!他只是最近有點累。被男人碰了又怎麼樣?又不會少塊肉!就當作是被瘋狗咬了!

努力這樣的告訴自己,好不容易,胸膛不再劇烈起伏,顫抖也平緩了些。

走出浴室,穿上制服,他凝視牆上的鏡子,戴上要比任何人都強韌的冷漠面具,他深吸口氣,背起書包走向房門。

一走出房門,霍蛟騰正勒索對面的窮酸上班族房客,惡形惡狀抓住對方的衣襟。

「混帳東西,快呀!把錢拿出來,再囉唆老子打爆你的頭……啊……」

發現徐域走了出來,霍蛟騰愣了下,連忙放開可憐男人的衣服。

徐域陰鷙看他。「你在威脅這裡的住戶?」

「呃……因為我在等你,你還沒準備好,所以我就想先做點『生意』……呃……不是,其實我只是跟這位大哥開玩笑的……我怎麼會想勒索你的鄰居呢?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霍蛟騰幫手裡害怕顫抖的瘦小男人撫平被抓皺的衣襟,對徐域討好的笑。發現徐域冷然的走過他,他丟開手中一臉可憐相的男人,連忙追上去。

「域,等我啊……」

聽著霍蛟騰追來的聲音,徐域寒著臉加快了腳步。

上帝從來不會站在他這邊。惡夢現在才開始……

 

*    *    *

近來,學校的學生跟霍蛟騰的弟兄們都感到他們的心受到極度的衝擊。尤其是霍蛟騰的弟兄們,他們晚上常常做惡夢,夢見徐域變成他們的大嫂,凌虐毆打他們尊敬的大哥。

以前他們曾因為一些因素跟徐域分別鬥毆過,徐域很強,他們不是他的對手。某種程度上,他們覺得徐域是條漢子,站在男人的角度上,他們欣賞徐域,但……

如果他們的大哥喜歡徐域……

「域,你走太快了,為什麼不慢慢走,這樣比較有情調。」

「你滾!」

「為什麼老是叫我滾?我想跟你一起上學啊!」

「他媽的別來煩我!」

「域……」

每天幾乎上演的戲碼,讓學校的學生們滿是視覺衝擊,霍蛟騰的弟兄們也越來越憂鬱。

終於,有人不堪夜晚惡夢的侵擾,對霍蛟騰進言。

「老、老大,徐域根本配不上你……Κ高的大姐頭很漂亮,也很欣賞你,老大,這才叫『門當戶對』啊!另外也有些漂亮女生暗戀你,小的可以幫老大牽線……」

霍蛟騰卻冷冷說了一句。「誰敢阻止我跟域的感情,誰敢說域的壞話,只有這個!」

看著眼前火爆青筋的拳頭,弟兄們驚恐的縮起肩膀,紛紛忙道:「老大,大家看也知道,你跟徐域一定會百年好合。」

 

文案:

說話算話,是徐域身為不良少年的格調。但這次他只想毀約。

只因他一個錯誤愚蠢的決定,另一個更可怕的不良少年纏上他,從此惡夢連連。他持續的拖延毀約,對方卻已向他展開反撲……

 

「徐域,連像我這樣惡名昭彰的傢伙,都知道話一旦說出口,那就叫承諾……你怎麼說?」總是笑臉對他的霍蛟騰,忽地面孔嚴峻的對他這麼說。

無法掙脫的承諾束縛著他。那是他自己給的繭。

男人強制扳開他的雙腿,XX不斷XX蹂躪,

不顧他的顫抖反抗,滿滿XX他的XX,

腿間滿是霍蛟騰留下的曖昧XX……

霍蛟騰究竟想要他的什麼?

 

「域,你愛我嗎?」

「不愛。」如果這就是霍蛟騰要的,這是他的答案。

「永遠都不愛?」

「永遠都不愛。」

第一次發現,原來他的話能傷人。原來當霍蛟騰默默垂下那雙向來妄為強勁的黑眸時,他的心也會跟著受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