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激‧渴愛*試閱




 第一章 

當狄昊在夜深露重的夜裡來到一間巷子裡的公寓高樓前時,腳步頓時停了下來。

他從沒想到自己會再跟那個人見面,畢竟自從高中畢業後,他們一次都沒連絡過了,但,他確實在一個小時前撥號給了他。而他,這些年來,手機號碼從沒更換過。

上了公寓,進了那人的屋子,向來豪爽不羈的狄昊竟無來由的尷尬起來,在那人的帶領下在客廳的小沙發上坐下,他僵硬笑了笑,就要禮貌寒喧幾句。

「夜翡,已經好久不……」

「所以說,狄昊,你性無能?」

狄昊簡直從沙發上暴跳了起來,剛剛未竟的寒喧全被吞進喉中,忙道:

「噓!噓!別這麼大聲!」

狄昊滿臉黑線,這種事請別用那種吃飯拉屎的口氣隨便說出來好嗎?而且他們這麼久沒見,好歹也先打個招呼吧!一定要先切入那個令人尷尬的主題嗎?

看他滿臉大汗的難堪模樣,江夜翡自然知道這是男人自尊心作祟,於是他說:「別擔心,這裡除了我跟你,沒有其他人。」

狄昊望著他一臉平靜帶點冷漠,卻又語出驚人的模樣,不禁吁了口氣,而後笑著搖搖頭。「夜翡,已經過了那麼多年沒見,可是你一點都沒變。」

江夜翡則是輕笑一聲,「從高中畢業後都過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一點都沒變?」

狄昊乾笑兩聲,眼神游移。「也對,不過就你剛剛說的,我必須解釋一下,其實……我並不是性無能,只是看到女人,不知怎的,突然硬不太起來……」

江夜翡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狄昊,硬不起來,那裡不能用,這就是性無能!」

聆著他平淡無波的說明,狄昊皺緊眉頭。

當然,江夜翡也不是不能了解,性無能這個問題,對情場高手、換女人就像換衣服的狄昊而言無疑是個多嚴重的打擊。但,江夜翡對他並沒有任何安慰的詞語,而是直接了當的說:

「雖然我們那麼久沒聯絡,一見面就談關於性器官還能不能用的問題有點怪,但你也不用感到丟臉,有病就要治療,我認識幾個還不錯的醫生朋友,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給你,你可以早點治療,早點做復健……」

只是那個地方要怎麼做復建?填上石膏嗎?總之江夜翡並不明白,但,他拿過了一張紙開始寫下醫生朋友的電話號碼。

「我……還硬的起來。」狄昊突然發出聲音辯解。

江夜翡書寫的手並沒有停止,「不用對我說謊,這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我確實硬的起來,」狄昊又重複一次,但頭卻垂的更低,還一手緊抓了下濃密的頭髮,「不過……是在看見男人的時候。」

瞬間,江夜翡書寫的手輕顫了下,而後他抬起頭來。「什麼意思?你……怎麼會對男人……」

「我不知道……只是有時候……似乎會有反應……」他頓了下,才鬆開緊抓住頭髮的手,望向江夜翡。

「夜翡,我會變成像你這樣的人嗎?」

狄昊緊張望著他,江夜翡先是一愣,而後不禁失笑搖頭。「像我這樣的人?」

「怎麼了,夜翡?」狄昊不懂他為什麼笑。

「沒什麼,只是狄昊,你也還是跟以前一樣啊……」有時說話傷了人,卻一點都不知曉。

「總之,」江夜翡斂下笑,又說:「我大概明瞭你的情況了。以往對女人左擁右抱的你突然間對女人性無能,可對男人你卻能夠勃起,但你還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對男人真的有興趣,也害怕自己性向突然轉變,變成同性戀,所以你才會在一個小時前打電話跟我連絡……」

江夜翡頓了下,「因為,我是你唯一的同性戀朋友。」

狄昊尷尬的抓抓頭,「大概是這樣沒錯……可是夜翡,你的用詞可不可以稍微婉轉一點……」

是啊!何必一直把他性無能、勃起什麼的掛在嘴邊,這樣聽起來實在是…… 

「你要試試看嗎?」

「啊?」

「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不是嗎?」

「我……」望著他那雙幽黑漂亮的眸子,狄昊的手心開始微微沁汗。

江夜翡則移開了目光,「我沒有關係,反正前陣子跟男友分手,最近有點空虛,跟你上一次床,倒還無所謂。」

是啊,不過是跟狄昊上一次床罷了,跟說話老是傷人的狄昊……跟昔日總是對他露出豪爽笑容的……阿昊…… 

「不,夜翡,我並沒有……」他的額頭淌滿薄汗。

「要不要,隨你。」

江夜翡說完,即起身往臥房的方向走去。留下狄昊一個人尷尬獨坐在客廳。

情況已經很明顯了,江夜翡已經同意,如果要嘗試男色,就進他的房,如果沒興趣,大門就在旁邊,不送。

他到底是為什麼下定決心撥出電話號碼,來到這裡的呢?他是純粹想要試驗什麼?或者……他是來見什麼人的呢?

狄昊的頭部有些發痲,他在客廳靜靜坐了一會兒後,不覺別過臉,盯著江夜翡的臥房。呼吸開始變的沉重,但他卻站起身,走向燈光昏黃的臥房,伸手推開半掩的房門。

見他進門,站在窗邊的江夜翡轉過身來,臉上似乎瞬間閃過一抹令人難以解讀的神色。

「夜翡,我……」

不待他說完,江夜翡又轉過身將窗簾緊緊拉上,不讓狄昊看見他微微顫了下的唇。而後他特意將房內的燈光調亮。驟亮的燈光卻讓狄昊尷尬起來。

「剛剛那樣的燈光就可以了。」

對於他的意見,江夜翡卻置若罔聞,他垂下眸子,雙手開始解開睡衣的鈕扣,「這樣的燈光,才能讓你看清楚我的身體。」

見江夜翡的鈕扣一個個解開,脫下上衣,露出白皙的肌膚,以及那紅嫩的乳頭,他不禁呼吸一緊。

「你覺得噁心嗎?」江夜翡望著他問。

「不……不會……」他努力調節呼息。

聞言,江夜翡又彎下身,將睡褲跟底褲一併褪去。而後他毫不閃躲的將身體展現在狄昊面前。

「看見這副男人的軀體,你有什麼反應嗎?」

「我……還不知道……」狄昊的額頭冒出斗大的汗珠。

江夜翡望著他幾秒,才說:「那……就多試些看看,你……不脫掉衣服嗎?」

說話的人已經轉身躺上床,面容平靜無波的靠在牆邊雙眼緊緊盯著狄昊,黑色的床單更是襯的他膚色潔白如雪。縱橫情場的狄昊並不是沒有在別人注視下脫衣的經驗,只是以往的個個都是女人,而這一回看著他的人卻是江夜翡。

但,他並不想像個娘們害羞的轉過身去脫掉衣服,於是他高大的身體就在江夜翡的注視下,甩開上衣,故作鎮定的解開皮帶,拉下拉鍊,脫去褲子,最後再褪下包圍他腿間那包鼓漲的豹紋緊身內褲。

靜謐的房內散漫著一股詭異的空氣。

江夜翡雙眼緊緊盯著他,狄昊則尷尬的游移著視線,一腳跨上了床。

他直直望著江夜翡白皙又透著些許嫩紅的肌膚,遲疑的伸出手,停在空中數秒後,才總算下定決心的輕輕握住那白皙的腳踝,接著他的手又帶著遲疑猶豫的微顫力道開始往上觸摸。

感受著他的觸摸,江夜翡吸了口氣,微瞇起眼,「怎麼樣,你有感覺了嗎?」

「不知道,我……還得多摸些……」

狄昊呼息不穩,大手越過膝蓋,就要往平滑白皙的大腿摸去。

忽地,狄昊感到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因為懶的設密碼鎖住,所以把H用X改掉,造成閱讀的不方便,真是不好意思~~>///<)

狄昊感到呼吸一窒,但,他卻沒有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聽著他的紅唇發出煽情的字眼。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

江夜翡的腳趾腹柔順的按壓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

甚至狄昊也看到了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他跟江夜翡那麼久沒見面,他以前一定也交過男友吧?

之前江夜翡才說過,最近剛跟男友分了手,這麼說來…… 他的那個地方是否被其他男人……?

忽地,狄昊狠狠抓住江夜翡逗弄自己的腳踝,大大向外扳開,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想到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他就一陣氣火上升。

「唔……混蛋狄昊!我可是在幫你,你那麼粗魯做什麼?」

被人赫然粗魯對待,江夜翡悶哼一聲後,出言咒罵。一聽見對方的抱怨,狄昊心頭頓時一凜,這才發現自己莫名的舉動:「我……抱歉,我不是故意……」他嘴裡雖說著歉意,但手卻沒有放開江夜翡的腳踝。

因為一腳被拉開,江夜翡的身體更是鉅細靡遺的展現在狄昊的面前。雙眼直直的看著身下人美麗的身體,狄昊下意識的不斷吞嚥口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且對方還緊緊的拉住他的腳踝,絲毫不放手,瞬間,江夜翡冰冷白皙的臉微微紅了起來。

這樣的動作持續幾秒後,見狄昊似乎因為尷尬而沒有接續動作,他的唇顫了下,主動說道:「你想要……摸我的那裡嗎?」

聞見他的話,狄昊渾身僵硬的楞在原地幾秒。他又望了眼江夜翡毫不閃躲的眼眸,而後視線漸次下移。他感到自己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幾乎是屏息的,他緩緩伸出手,微顫的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江夜翡倒抽一口氣,而後勉強鎮定的問:

「你會感覺不舒服嗎?」狄昊沒發覺,江夜翡微顫的聲音裡有著些許試探。

「不會……不會……」狄昊滿頭大汗喃喃道,只覺全身氣血上衝,心跳瘋狂的耀動。

這樣撫摸另一個男人,也許非常詭異,但,狄昊的手就像黏在上頭離不開般,不停的撫摸,一點突兀感皆無,反而像是……有些上癮了。

狄昊放開了他的腳踝,情不自禁用著另一手愛撫他的白皙胸膛,看著那滑嫩肌膚在他的愛撫後染上一片紅,看著江夜翡身體一陣陣緊繃,輕輕咬著唇,卻無法掩飾在冰冷臉上暈開的情色紅潮,狄昊感到自己的喉頭湧起一股無法自制的顫動。

他的雙手更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

另一手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聽著他因為情慾升高,聲音且低且細,壓抑又誘人的呻吟,只覺呈現眼前的彷彿是視覺跟聽覺的絕佳饗宴。

狄昊感到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從沒想過,昔日的友人,向來冰冷美麗的夜翡會有在他身下誘人喘息的一天,現在他的彷彿進入一場詭譎的夢境。但,他卻清楚的感覺到,XXXXXX
XXXXXXXXXXXXXX。

他在尋求著肉慾的渴望。

霍地,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

只是當他的粗糙指腹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江夜翡輕咒了一聲:「混帳狄昊……會痛……」

聞言,狄昊XXXXXXX,「那、那要怎麼辦……」老天,他下身的爆裂快將他逼瘋了。

「床頭櫃的抽屜有潤滑液,也有保險套……」

 說到這裡,狄昊已經一腳大步跨前,彎身打開了抽屜,江夜翡看著近在眼前,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他頓時漲紅臉別過頭。

而狄昊卻就這個動作停頓了一會兒,看著拿在手上的保險套,說:「我今天……不想戴套子。」

江夜翡也是停了好一會兒,才像是勉強的允諾:「不想戴……就別戴。」

這時,狄昊轉過頭,才發現自己的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他又看看他那張紅潤的唇,不覺吞嚥了下口水,想像那張嘴張開幫自己做的模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而這樣得寸進尺的要求他自然說不出口。

他輕喘著回到原位,雙手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天!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

狄昊的額頭淌滿了汗水,低喘問:「夜翡,我真的可以跟你做嗎?」

江夜翡皺了下眉,「你要做就做,少囉……啊……」

語未竟,突然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

狄昊重力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啊……啊……混帳狄昊……輕一點……輕一點……」

江夜翡幾乎不能承受的,雙手抓緊了被單,嘴裡已沒有平日的冷淡,咒罵聲中還隱隱含著求饒的音色。而狄昊卻搖著頭,XXXXXXXXXXXXXXXXXX,「夜翡,我辦不到……你讓我……」停不下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發覺江夜翡因他的猛烈撞擊而閉著雙眼,眼角還微微泛淚的模樣,他拉起江夜翡緊抓被單的手,讓他環抱住自己的肩膀。XXXXXXXXXXXXXXXX江夜翡一瞬間就抱緊了他寬厚結實的背,像是快要溺水的人終於抓到一個讓人安心的浮木般。

「啊……嗯……啊……阿昊……嗯……阿昊……」

聞見那熟悉、通往過去時光的叫喊聲,狄昊的身子微微緊了下,他看了下江夜翡叫喊他的紅唇幾秒,而後難以自制的,更加狂烈的需求著江夜翡的身子,只希望他喊的更多。

「阿昊……啊啊……我快……阿昊……啊……」

狄昊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

他躺在江夜翡的身上,激情做愛、發洩過後的兩人,抱在一起粗重的喘息,像是用盡全身的氣力般。慢慢的,狄昊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忘情的摸著江夜翡的身體,以及他因為方才的激愛,淌了大片汗水的白皙胸膛。

然而當他看著江夜翡剛剛高潮過後,猶是泛紅的臉龐,以及紅潤欲滴的迷人紅唇,他著迷看著看著,精蟲慢慢退離腦部,理智開始回籠的他,愛撫男人的大手卻突然僵硬了起來。

感到愛撫自己身體的手驀地一陣僵硬,江夜翡輕喘著睜開迷離的美麗雙眼,見到的卻是一張茫然,帶有一絲迷惘的男人臉龐。

「你要去沖個澡嗎?」他淡淡開了口。

一聽見江夜翡的問話,狄昊的眸子卻緊張起來,並且立即移開,不再貪看身下男人那雙還殘有情慾味道的濕潤眼瞳、以及嫩紅美好的雙唇。他連忙爬了起來,分開兩具汗水淋漓,並濃濃散發男性賀爾蒙味道的軀體。

「不、不用了,我回去再洗就行了。」狄昊轉身下了床,開始找自己的衣物穿上,動作有些慌亂匆忙。

「你可以住下來,很晚了,隔壁有間客房。」

江夜翡的聲音沒有太大的高低起伏,狄昊聽不出他的情緒,只是仍兀自搖頭說:「不了,謝謝你的好意,可是真的不用了。」

現在的他莫名的只想快點離開這裡,照理說,發洩過的他應該感到放鬆才是,但,江夜翡的聲音、注視他的眼神,以及這個房間的緊閉空氣卻讓他感到有些動彈不得。

但,他也覺得自己這樣做完了就想走的態度委實太過分了些,於是他轉過頭面對已然穿上睡袍的江夜翡,眼光仍是游移不定的說:「夜翡……我……今天真是謝謝你的幫忙……」

江夜翡卻打斷他的話,直接問:「剛剛,你感覺怎麼樣?」

聞見他的問話,狄昊停頓了幾秒,而後才微微一笑,說:「不怎麼樣,原來跟男人做,其實也沒有多舒服。」

「是嗎?」不常笑的江夜翡也笑了,「那就恭喜你了,你並沒有性無能,且,在性向上也沒問題,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正常的愛著女人。」

狄昊怔怔看著他的笑容幾秒,從以前他就常常不明白,在江夜翡的笑容下,到底存著什麼樣的心思。現在的他,更是難以理解了。

「嗯!是啊!」他點了點頭,開始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夜翡,這一切都要謝謝你的幫忙,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答謝你。」

江夜翡沒有說什麼,對他所說的答謝不置可否,習慣性的斂下笑,表情淡然的送他到門邊。

「那麼夜翡,有空……我們再連絡。」

狄昊對他爽朗笑著,在耳邊做個打電話的手勢。

「嗯,再見。」

其實他們誰也明白,已經得到答案的狄昊不會再連絡他,就像過去十年那般,像是斷線的風箏,他們誰也不會聯絡誰。

但,他們嘴裡還是向對方說著再見。

送走了狄昊,關上了大門,江夜翡並沒有移步,也沒有到浴室清洗沾滿男人情色氣味的身體,他只是站著,像是忘了時間,恆久的站著…… 

終於,他的面孔出現了一絲顫動,雙手揚起緊緊揪著睡袍的領口,感到狄昊殘留的味道還從被包覆的身體微微散發出來,他向來冰冷、從不對人示弱的的眼不覺慢慢濕紅了起來…… 




離開江夜翡的公寓,狄昊踩著輕鬆的腳步往停在附近的車子走去的同時,低聲喃道:

「啊啊!原來是虛驚一場,什麼性無能,我狄昊還是雄風不減,強的很!呵!這下可好了,從明天開始,可要大玩特玩,瘋狂的把妹啊!」

是啊!自從他發生難以告人的生理障礙,已經有多久沒有吆喝著眾人一起去喝酒狂歡,跟女人上床了?不過已經沒問題了,從今起,他會好好的補償回來。

這麼想的同時,已經到了停放車子的地方。而後他輕鬆掏出鑰匙準備開車門,不料,竟怎麼都打不開,對不準鑰匙孔。忽地,車鑰匙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他卻發愣看著地上的鑰匙,並沒有彎腰拾起。

他的手在顫抖,竟連鑰匙也拿不穩。下一瞬,他的嘴無法再吐出剛剛那樣故作瀟灑的語句,他慢慢的抬起顫抖的手,摀住緊抿的唇。

良久,他低啞的嗓音才透入周遭的黑夜裡。「……開什麼玩笑……什麼叫做『還好,其實也沒那麼舒服』,剛剛簡直……舒服極了。」

然而,身體得到了滿足,換來的,卻是更多的惶惑不解。

他……難道愛著男人嗎?

他不懂,他跟江夜翡明明曾經友好熟稔過,為什麼多年後卻變得這樣陌生?而明明是這樣的陌生,為什麼又能那樣接近的做愛?

夜翡紅潤的唇真的好誘人,讓他剛剛一再盯著看,幾乎無法離開視線。但,他怎會無法吻上他?

彎腰拾起鑰匙,狄昊突然想起只要按下鑰匙的按鈕,便可以打開車門,不禁為方才的笨蛋行徑感到失笑。

他笑著自己的失控,不斷的笑聲裡卻有著更多的心慌無措。

只因他縱橫情場多年,跟女人也曾有過無數的經驗,但他卻深刻的感到二十八年來,今夜,他是第一次真正發了情。




 週末夜的PUB叫囂著震耳欲聾的音樂,在舞池裡擠的水洩不通的舞客們隨著DJ播放的嘻哈音樂熱情搖擺著身軀,所有人情緒沸騰,HIGH到最高點。

「喂!狄昊,裝什麼憂鬱啊!是你找我們出來喝酒的耶!怎麼大家都各自帶妞去玩了,你一個人卻在這裡喝悶酒?」

說話的人叫做梅奇,他斜躺在沙發上,外表俊美有型。梅奇也是他電腦公司的合夥人之一,另外還有一人,不過今天並沒有來。

狄昊瞪了對方一臉擺明很想看好戲的模樣,又灌了一杯酒,口氣不佳的說:「別煩我!去找你的樂子!」

梅奇的嘴邊仍掛著吃吃的笑。「喂!幹嘛一副全世界的人都得罪你的模樣,狄昊,剛剛不是有個超級美艷尤物找你,你還跟她眉來眼去的嗎?怎麼你跟她離開沒多久,後來你竟又跑回來喝悶酒?」

當然啦!他梅奇也是頗有女人緣,但對他而言,與其去泡妞,還不如留在這裡看平日花心風流的狄昊上演人生大悲劇還來的有趣。

沒想到聽見梅奇的話,狄昊登時握緊了酒杯,仰頭一飲而盡,而後再一杯,接著又倒滿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 原本只是開他玩笑,看他這樣灌酒,梅奇不禁伸手阻止。

「喂喂喂!你幹嘛啊!突然發什麼瘋啊!開個玩笑也不行啊……」

「我完了。」

梅奇尚未說完,只見狄昊茫然搖頭,抿緊的唇線吐出這三個字。

「什麼完了?」梅奇一愣。

狄昊則仍是緊緊抓著濃密的頭髮,嘴裡不斷的喃喃道:「我完了……我還以為已經沒問題了……但……我真的完了……」

聞言,梅奇皺起眉頭,「喂,狄昊,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關心說著,另一方面,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這個向來花心浪蕩,俊帥不羈的狄昊究竟是什麼完了?

而狄昊用力抹了抹臉,靜默了好一陣,才慢慢抬起頭,盯著梅奇那張堪稱俊美斯文的臉孔,他久久的看著,過了好半晌,才道:

「梅奇,雖然你長的蠻好看,但我一點也不想摸你的乳頭,更不想捅你的後面。」

「狄昊,你我兄弟一場,我也不想讓你捅啊!」梅奇瞠直了眼,這傢伙是喝茫了啊!講話怪里怪氣的!

「可是,可是……你可不可以讓我試驗看看……讓我捅……」狄昊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之後卻又放手,喃喃說:「不,還是不要好了,看著你的臉做,我會想吐!」

梅奇忍住衝動,不要將酒瓶砸在他的頭上。

雖說梅奇並不想被男人捅後面,但在被言語性騷擾後,又接著被人損,他當然會很不爽。

然而基於兄弟一場的情誼,他只能稍稍壓抑下內心的「都蘭」,對白目狄昊問:「你現在到底是遇到什麼問題?要不要說出來讓哥兒們幫你解決?」

狄昊搖搖頭,皺緊眉頭。「看著你的臉做想吐,那是天經地義!」

媽的!你還講!梅奇已經抓狂的要揮出拳頭,而狄昊又繼續道:「可是,如果是跟他氣質相同,冰山美人型的人呢?為什麼我還是不行呢?」

「冰山美人?誰?」一聽到美人,梅奇的眼睛亮了起來,對狄昊剛剛損他的行徑不那麼計較介意。而且,狄昊究竟不行什麼? 




文案: 

狄昊病了。很可怕很可怕的病。
卻只有夜翡能治好他。
用他的身體。


夜翡基於朋友的道義,「捨身」治療他,
他感激涕零。即使來生做牛做馬,也無以回報。
夜翡突然翻臉無情,怎麼也不願再幫他。
那麼他就強取豪奪,來硬的,用強的。
從不落淚的夜翡哭了,嗚咽抗拒,楚楚可憐。
但他就是放不開他,無法停下身體的結合。


也許他真的是個渾蛋吧!
他喜歡夜翡在他的身下壓抑帶著哽咽的喘息聲,
他要他喊著他的名,
即使讓夜翡流淚,欺負夜翡的代價,
花心的狄昊將要剖開他的心……






此篇歡迎各位親親大大轉載喔^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