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背德教師試閱(BL,不喜勿入)

背德教師

第一章

放學後的校園空空蕩蕩,偶爾從外邊走廊傳來學生們嬉鬧的聲音,接著這些青春洋溢的熱鬧聲響慢慢的往校門口的方向遠去,最後,校園裡又歸於一片寧靜。

展亦律聽著別人開心回家的聲音,不禁在心底嘆了聲,真不知他要被留到什麼時候才能走。畢竟他委實不能了解成績不錯的自己為什麼課後會被人留下來?

忽地,一股突來的重量招回了他的心思,讓他將目光移回把他留在學生輔導室做課後教學輔導的數學老師身上。

「這個題目我已經說好幾次了,你要是懂的話就點頭,不懂就搖頭,OK?真是的,老師教的那麼認真,你也專心點嘛!好啦!現在你告訴我,你到底懂了沒有?」

他並沒有回答老師的問題,只是深深吸了口氣,而後對他說:

「……老師,你為什麼坐到我的腿上?」

聞見學生的問題,唐鶯漂亮俊美的臉微微愣了下,接著他歪著頭像在思考什麼般,而後問他:

「不可以嗎?」

「你覺得可以嗎?」

展亦律簡直瞠目結舌。看他皺緊眉頭的樣子,唐鶯並沒有立刻離開學生的結實大腿,反而一手將桌上的課本闔了起來,而後用狐媚的眼神望著他,笑說:

「ㄟ!跟老師約會好不好?」

終於,展亦律忍無可忍的推開他,「你將我留下來課後輔導是故意的嗎?」老天!竟然對學生提出約會的要求,這是什麼老師啊!

而唐鶯好整以暇的靠著桌子,漂亮的眼角還勾著他道:

「當然,我是故意留你下來的,誰叫你上課都不聽課,眼睛也都不看我,讓老師好傷心呢!」

展亦律的拳頭握的死緊,盯著他說:

「你是在開我玩笑還是認真的?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對我性騷擾?難道你不怕我告你!」

「怕!當然怕,可是我覺得你不會這麼做。」

唐鶯說著,又伸出手指沿著展亦律寬厚的肩膀直到結實胸膛輕輕畫下,見狀,展亦律一把揮開他的手:

「你,是我的老師!」他對老師進行道德勸說。

可老師縮回手後,卻聳聳肩:

「那又如何?誰說老師不能追求自己的學生,對學生告白的?喔!雖然世俗觀感上是不太容許啦!可是……」

他的手又像靈蛇般纏上他的肩膀:

「你也快要十八歲了,而且我覺得你的思想很成熟!也許一些已經成年的男人還沒有你來的穩重呢!再說,你的身體早也已經……」

唐鶯快速劃過他結實的胸膛,將手移到他的褲頭。忽地,展亦律滿面通紅、氣急敗壞的推開他的手,大吼:

「老師,你不要太過分了。」

吼完,他即轉過身開門衝了出去。

看他耳根都紅透,急急離開的高大背影,唐鶯的嘴角倒是壞心的揚起來。

「好鮮啊!還會臉紅耶!長的這樣高頭大馬的,竟然這麼純情。」

 * * * 

翌日,當唐鶯一走進鬧哄哄的教室,展亦律便將頭望向窗外,見狀,唐鶯總是微勾的唇角輕輕一笑。

他走過講台來到窗戶邊,看著外邊展亦律也正在看的風景。

見老師來到教室卻還不制止他們聊天說話,只是默默看著窗外,不一會兒,學生也自動的慢慢安靜下來。

怎麼了?

唐老師又怎麼了?

學生們用眼睛交換著彼此內心裡的納悶,但,他們怎麼也想不出眼前詭異現象的答案。

終於,教室鴉雀無聲了幾分鐘後,唐鶯緩緩的感嘆出聲:

「嗯……風好舒服,太陽好暖和,這個世界怎會這般美麗,我又怎會這般的異常俊美,叫人難以抗拒?」

聆見他的感嘆聲,學生們瞠目結舌,就在他們胃酸猛烈翻攪,才吃下肚的早餐又要被推上喉頭吐出來之際,唐鶯轉過身來掃視教室一週後,他慢慢踱起步來,說:

「最近,老師收到了相當多的情書,其中有女同學也有男同學所寫的情書……」

唐鶯說的同時,目光掃過幾個帶有情意望著他,又不好意思低下頭的男女學生,而後他的唇角又習慣性的微微勾起,說:

「你們寫信給老師,喜歡老師,我相當的高興,只是,非常遺憾,老師希望你們能夠將所有的心神放在功課上,因為,為了顧及你們的課業,老師……是絕不會跟你們發生師生戀的。」

聽到這裡,展亦律的課本突然掉落下來。

真是睜眼說瞎話啊!他絕不會跟學生發生戀情?說的真好聽,那麼昨天將他留下來性騷擾的是誰?

難道他展亦律就不是他的學生?他就不擔心他的做法會不會影響他的課業?

這時,唐鶯悠悠的往他的方向走了過來,對正拾起書本的展亦律說道:

「老師說話時,要專心聽講,知道嗎?」

望見唐鶯那張道貌岸然的臉孔,展亦律抿緊唇別過頭。

「總之,」唐鶯轉過身又對學生說道:「寫信給老師的同學們老師會記住你們的心意,只是現在你們的重心還是要放在即將到來的大考上,知道嗎?好了,現在每個人都拿出課本翻到七十八頁。」

接著,學生們開始將課本翻頁,還跟隔壁的同學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哇!有人寫信給老師耶!而且還有男生耶!到底是誰寫的啊?

而就在唐鶯從展亦律身邊走過準備回到講台上時,展亦律感覺到自己的背部被長長的指甲不著痕跡的挑逗刮弄過。

他猛然抬頭望向那個騷擾他的人,卻見唐鶯用著魅惑的漂亮眼角睨著他。霎時,展亦律皺緊眉頭,雙手狠狠的扭皺書本。

唐鶯倒是含笑凝視他的反應,而後他慢條斯理的回到講台,開始今天的課程。

 * * * 

下課後要回到辦公室前,唐鶯遇上了教導英文的關迅天,同時,他也是唐鶯的多年好友。

這時,一道聲音喚住他們。

「唐老師,關老師,你們要回去辦公室嗎?我們一起走吧!」

說話的是教導國文的陳老師,他一加入後,立即瞇起眼睛說著最近聽來的八卦。

「兩位老師,你們知道嗎?最近我聽一個在女校教書的朋友說,他們學校的一個男老師跟女學生發生不倫戀,現在正鬧的沸沸揚揚呢!」

關迅天沉著臉不發出一言,像是對八卦沒什麼興趣般。唐鶯則是看著花圃裡的景色,嘴角微勾的笑答:

「喔!是嗎?」

一旦聽眾有了回應,陳老師又繼續興高采烈的說下去。

「聽我朋友說啊!那個女學生好像鬧的很兇,不顧眾人的指責也要堅持跟老師在一起,但,那個男老師免不了要被革職。」

言及此,陳老師話鋒一轉,安心的笑說:

「不過啊!還好我們是男女合校,學生的感情比較不會那麼封閉,而且唐老師跟關老師帶的班都是自然組,班上幾乎都是男學生,你們班的少數女學生長的好像也不是挺美,如此一來,就不會有讓學校顏面難堪的問題了。」

聞見他的話,唐鶯卻輕笑了聲。「呵!這可不一定呢!」

「咦?唐老師,你剛剛說了什麼?」

因為一逕專注於自己的八卦話題,再加上唐鶯的聲音不大,是以陳老師並沒有聽清楚。

「不,沒什麼。」唐鶯漂亮的桃花俊眸望向陳老師,嘴裡盈盈笑著。

看著他那張更勝偶像明星的俊美笑顏,陳老師一瞬間看呆了。之後他想起唐鶯是個男人,才稍稍收回剛剛恍神的心智。

接著,陳老師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其他事情待辦,跟兩位老師們說一聲後,便往另一邊的走廊前去。

待陳老師走遠後,一直沉默著的關迅天終於發出低沉的嗓音。

「唐鶯,你剛剛那句『這可不一定』是什麼意思?」

「咦?」唐鶯轉過頭,眨眨漂亮的眼睛,「我剛剛有說什麼嗎?」

「唐鶯,你少給我打馬虎眼。」

關迅天口氣嚴厲起來,認識他那麼多年,他能感到,老是亂來的唐鶯又在計畫些什麼。

未料,在關迅天嚴厲的眼光下,唐鶯的唇角卻勾了起來。乍見他的笑容,瞬間,關迅天的心裡閃過一個不好的預感。

唐鶯輕歎一聲:「唉!原本我是不想說的,不過,既然你那麼堅持,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吧!畢竟我們是從初中就認識的朋友,我們的友情又是那麼的真摯動人……」

「這點……其實並沒有。」

關迅天打斷他,他只是不想他胡來罷了,跟唐鶯的友情純粹是孽緣。

「可是,你還是很關心我吧?」

唐鶯對他燦笑,看著他的笑容,關迅天除了無奈外,倒是無法反駁。

「迅天,我喜歡上展亦律了,你幫幫我。」

無預警的,唐鶯突然吐出的這句話讓關迅天差點跌倒。站穩身子後,他猛然回頭,對唐鶯大吼。

「你這個傢伙,剛剛陳老師的話你是沒聽見是不是?」

「嗯!」唐鶯點點頭,「應該有吧!雖然剛剛中庭的花兒開的很美,可是我應該有聽進去了。」

「那你知不知道,」關迅天切齒,「展亦律是我們的學生。」

唐鶯笑了起來,好像有點受不了的拍拍關迅天的肩膀,「當然,這種事我怎麼會不知道,更何況我還是他的班導呢!你以為我有癡呆症嗎?」

聞見他這種沒要沒緊,不知事態嚴重的語氣,關迅天握緊拳頭,只覺得想要扁人。

末了,他深深吸口氣,「總之,你別以為我會幫你。」

扔下這句話,關迅天又邁開腳步往前走去。這時,一群學生往他們的方向走來。

畢竟是學校兩大人氣教師,當相貌出眾的兩人走在一起,自然吸引了所有學生們的目光。

「老師好。」

「老師好。」

對於學生們的禮貌問好,唐鶯隨性不羈的揚手回應,關迅天也溫儒近人的對學生們點頭回禮。

忽地,唐鶯注意到自己班上的幾名男學生往這邊的方向走來,霎時他的目光鎖定了其中的展亦律。

「老師好。」男學生們紛紛對他問好。

「……好。」

唐鶯慢慢的回答他們,眼神卻緊盯著那個別過頭,將視線望向另一邊的展亦律。

呵!真是無情啊!

當學生走過他們的身邊後,唐鶯突然停下腳步,而後他勾起唇角,望著一旁的關迅天,說:

「迅天,你是籃球社的顧問,展亦律他也是你社裡的學生吧?」

關迅天瞅他一眼後,又邁開步伐,說:「我說過,我不會幫你。」

「你非幫我不可。而且你以為我是無緣無故去騷擾他的嗎?」

他停下了腳步,「難不成你還有什麼動聽的理由?」

「當然!」唐鶯說的肯定。而後他從衣袋裡拿出一黃色紙張,說:「就是這個,你看看吧!等你看完後,我相信,你一定會幫我追他。」

 * * * 

放學後,展亦律走進了體育館。

他覺得有些納悶,今天球隊並不練球,但關迅天卻要他來這裡。

球場上沒有半個人,於是他到體育館二樓的辦公室,發現裡頭也沒半個人影後,他又下樓來到運動器材室尋找。

「關老師?」

展亦律走進器材室,發現一道影子從幾排擺放運動用品的架子上掠過,他疑惑的走了過去。

只是當他走近一看,便看到一隻貓咪轉過頭望著他,而後一蹬,從氣窗的方向跳了出去。

原來是隻貓啊!

正當展亦律這麼想時,他聽到外邊門被人關上的聲音。

是關迅天來了吧?

他這麼想,轉身就要步出成排並列的架子,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關老……」

語音未落,展亦律在下一瞬皺緊了眉頭,只因他看到了那個曾經騷擾過他的唐鶯,整個人就擋在門前,唇角像平常那樣微勾的看著他。

「為什麼……是你?」

展亦律微咬唇,雙拳握的死緊。唐鶯輕輕一笑,「我來替關老師轉告你,他突然有事,叫你不用等他。」

他的話一說完,詭異的沉默在他們之間降臨。

看到唐鶯那雙緊緊盯著自己的眼神,展亦律微微吸了口氣,說:「老師,我要出去。」

他的眼神穿過唐鶯,看著被他擋住的門,他知道,他必須盡快離開這裡。

「好啊!就出去啊!」

唐鶯微笑著回答,腳步卻開始接近展亦律,發覺他向自己走近,展亦律的腳步竟無來由的往後退了兩步。

隨即,展亦律寬大的背脊撞上了放置器材物品的鐵架,他轉頭看看被他撞的撼動掉落的幾把網球拍,再回過頭,唐鶯已經來到距離他不過幾公分的距離。

「告訴我,你在怕什麼?」

唐鶯漂亮的臉靠的更近,說話時氣息噴吐在他的臉上,霎時,讓他的呼吸變的困難,血液彷彿凍止。




(此篇歡迎各位讀者大大轉載喔^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