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舒夏兒小窩XD
關於部落格
  • 1674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兒子好可怕-試閱(BL,不喜勿入)

第一章

世界是美好的。

昨晚,席拈凡結婚了,並宴請賓客,他的上司跟同事

們都參加了婚宴,給予他最誠心的祝福。

此時正躺在房間床上的他翻了下身,覺得頭部疼痛不

已,因為昨天朋友們灌了他不少酒,最後他是怎麼上

床的,恐怕連自己都記不清。可是……
 

他的眼斂動了動,唇角傻笑了起來。呵呵!他真的結

婚了,跟在聯誼會上認識的美麗妻子共結連理。

雖然他們才相識不到半年,對彼此也並非全然了解,

可是他相信只要用心經營,往後的日子他們一定會過

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跟著美麗的貝芙,以及她的…… 

席拈凡微微睜開眼,乍見一個男人竟直立在床頭瞬也

不瞬的盯著他,登時,他瞠大了雙眼,整個人從床上

翻坐起來!

「你……」

席拈凡的嘴角動了動,才剛被嚇醒的他此時大腦還無

法恢復運作,而他的手倒是往旁邊的床上摸了摸。

詎料,所感觸到的卻只有一片清冷,轉頭一看,才發

現他的老婆貝芙並沒有睡在他的身旁。

甚至從那稍嫌平整的床單看來,貝芙似乎根本沒有上

床過…… 

他回過頭望向仍然盯著他的高大男孩,略為緊張的吞

了口唾液,才開口問:「天、天斐……你怎麼會來我

跟你媽的房間……你媽她人呢?」

這個高大的男孩叫做桓天斐,是貝芙的孩子。當他開

始跟貝芙交往時,她即告知了他的存在。

在他們結婚之前,他們三人也一同吃了幾次飯,有時

他也會到貝芙租賃的住處去看看她跟天斐。

只是,有時看著桓天斐那張漠然的臉,席拈凡真的不

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十七歲的大男孩。

「我媽離開了。」

桓天斐突來的話暫時打斷席拈凡面對他的緊張尷尬,

他一臉不解的看著桓天斐:

「你的意思是,小芙到附近商店去買東西,所以離開

了一下,馬上就會回來?」

「不是,」桓天斐的聲音低低沉沉的,「她留了張紙

條放在餐桌上,說她要離開這裡,前去美國。」

話音甫畢,席拈凡已翻下床,連忙衝到外頭的餐桌

上,果然看到上頭放著一張跟桓天斐說的一模一樣的

紙條。

他瞠大眼看著紙條,嘴裡喃喃念著:「為什麼,我們

不是才剛結婚嗎?為什麼……」

此時他的頭因為宿醉痛的很,但更多的是不解。

他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貝芙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前去

美國? 握著手上的紙條,席拈凡的思緒委實亂到不行。

正當他還在焦急不已之際,忽地他發現一個放在客廳

沙發上的行李,顯然,那是桓天斐整理出來的。

他快步走過去拿起行李。「這、這是做什麼?」

看著也從主臥房走出來的桓天斐,他急切的問道。

「既然我媽離開了這裡,我當然也沒有再待下來的理

由。」

聽到他的話,席拈凡如遭電擊般,一時幾乎說不出話

來。

不、不會吧!昨天他才剛結婚,有了妻子,以及一個

兒子,可如今才過了一天的光陰,就要他妻離子散?

老天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眼見桓天斐走到他的身邊,打算伸手拿過行李,席拈

凡連退了幾步,還將行李迅速的放置身後,不讓他拿

走。

「等、等一下,天斐,你不要那麼衝動,這一定有什

麼地方誤會了!你媽媽她一定……」

「這沒什麼好誤會的,事實很簡單,我媽離開這裡,

拋棄了你,也拋棄了我。」

桓天斐說的就好像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般,聽的席拈凡

簡直目瞪口呆。

「以前,」桓天斐繼續說:「我媽也曾經有過類似的

事,突然任性的消失無蹤,只是當她離家時,她會留

下其他朋友的電話號碼,讓我去找上頭的人幫忙,過

了一段時間,她便會到那個人的地方找我…… 可是這

次她卻什麼東西都沒留下就離開,也許她看我已經長

的夠大,能夠獨立生活,所以……這次她真的要拋棄

我了吧?」

席拈凡簡直詫異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畢竟才跟貝芙

認識半年不到的他,並不知道她過去的這些事情。

就在他的心神空白成一片時,桓天斐走過去從還在發

愣的他手上拿過行李,轉身就要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見狀,回過神的席拈凡連忙跑向前,搶回他的行李,

抓著他的健壯手臂,說:

「不、不是這樣的,天斐,你媽媽一定會回來的,我

相信她現在會離開一定有她的苦衷,她並不是要拋棄

我,更不會拋棄你,有一天,她一定會回來的!而

且……」

席拈凡嚥了下口水,繼續將他奮力推離大門,說:

「這次妳媽離開卻沒有留下任何朋友的電話號碼,這

不是很明顯嗎?因為有我在啊!我……已經是你的父

親了,她相信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而她有一天也

會回來的,因為有你在這裡,所以有一天小芙絕對會

回來的。」

他的話讓桓天斐的動作稍緩了下,微皺眉頭看著眼前

這個大他十五歲,卻自稱是他父親的男人。

看到他的目光,跟他並沒有太過親近的席拈凡有些尷

尬的移開視線。

但,發現他的動作已經沒有那樣衝動的要離開,他趕

緊將他推向房間,說:

「你今天要上課吧!快,去換制服,我現在做早餐,

你換好衣服,準備好上課的書本再出來吃。」

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將桓天斐高大健壯的身體往他

的房間塞,以免他又改變了主意,打算離開這裡。

畢竟,他是絕對相信貝芙會回來的,所以他可不能將

他們的兒子給弄丟了!否則到時他要如何跟妻子交

代?

總算將桓天斐推進房間,迅速的幫他關上門後,席拈

凡吁了口氣,擦了擦額上的汗水。

接著他走向廚房打開冰箱,望著裡頭之前貝芙留下來

的食材,極度想要當個好父親的他卻兩眼發直,喃喃

的說:「早餐……該怎麼做呢?」

 * * * 

當桓天斐換好制服,拿著背包從臥房走出來,卻見席

拈凡已經站在房門外,一見他出來,席拈凡趕緊對他

堆笑,說:

「呃……你已經準備好了嗎?我看……早餐別在家裡

吃了,等我送你去學校,到時在附近買好了。」

他神情尷尬的說著,並且擋住桓天斐往廚房望去的視

線,但,聞到空氣中的燒焦氣味,誰都能猜出發生什

麼事。

一見桓天斐往廚房走去,席拈凡連忙說:「那個……

廚房裡沒有東西,我們快點出發吧!要是你遲到了就

不好了。」

儘管席拈凡睜眼說瞎話,問題是他的失敗作品就擺在

桌上,想賴也賴不掉。

「那個……不知道是誰做的,呃……好吧!我沒有做

過早餐,所以才……」他支支吾吾的低聲解釋,相當

擔心兒子會將他看扁。

怎知,桓天斐凝著他困窘的神情,竟拉開餐椅坐了下

來,而後他拿過盤子裡的東西咬了一口,說:

「還好,雖然吃不出這是什麼東西,顏色也有點焦

黑,不過倒是還能吃。」

沒想到桓天斐竟會將他的失敗作品吃了下去,席拈凡

登時張大口,一時不知該回應什麼才好。

心裡還在震驚,桓天斐又開口說:

「待會兒我會自己去上課,反正學校不遠,我用走的

就可以了。」

「沒關係,沒關係,」席拈凡急忙搖手,「你別跟我

客氣,我可以載你去,反正我今天休假……」因為剛

剛的早餐失敗,他更急著向兒子示好,想當個稱職的

父親。

面對他的熱情討好,桓天斐卻停下吃早餐的動作,雙

眼直盯著他看,看的席拈凡的心都不禁起了股冷意,

他才緩緩開了口:

「我說,不用了。」

語畢,他又兀自吃著手上的異物,另一方面,被人兜

頭澆下冷水的席拈凡則是相當尷尬不安的坐在他的對

面。

他擔心懊惱的忖著,他是不是搞砸了?天斐是不是討

厭他,根本就不想接受他這個繼父?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他到底該怎麼跟一個差他十五

歲、完全不知道對方心思的青少年相處呢?

正當他臉色蒼白的思考這些問題、內心亂成一團時,

桓天斐已經用完餐,他兀自清洗完盤子,便拿起背

包。

只是當他經過席拈凡的身邊時,他忽地停下腳步,

道:「你的臉色很蒼白,身體一定很不舒服吧?畢

竟,昨天你被同事灌了那麼多酒!又在廁所吐成那

樣,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吧!」

聞見他的話,席拈凡睜大了雙眼,而桓天斐已然轉頭

離開,不再多說什麼,留下望著大門打開又關上,張

口結舌的席拈凡。

他記得,昨天他們在離自己公寓不遠的一間餐廳宴請

賓客,那些猛灌他酒、狂鬧他的同事們將他灌的不省

人事後似乎也各自醉醺醺的離開了,那麼,當時抱他

回來並將嘔吐物清理乾淨的人……是天斐嗎?

席拈凡雙手扶住因宿醉隱隱作痛的額角,回想著剛剛

桓天斐拒絕他的情景。

他不知道他是在跟他客氣,還是真的注意到他確實相

當不舒服?可是仔細想想,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畢竟,早上的一連串事件已經讓他沒心思去注意自己

的身體狀況,那個跟他不親,才剛剛成為他的兒子的

桓天斐又怎會注意到呢?

 * * * 

「拈凡,你是開玩笑的吧?昨天我才參加你的喜宴,

今天你的老婆就跑了?」

在一家餐館裡,同事老張手裡夾著一顆丸子,滿臉瞠

目結舌。

席拈凡則是連忙搖手解釋:「不、不是的,貝芙只是

有事情,要離開一段時間,她……會回來的。」

因為在家裡待不住,所以在中午時分,當他的頭沒那

麼疼了,他便找了平日交好的同事老張在離公司有一

段距離的餐館吃飯,以免遇見其他同事尷尬。

哪知,對於他的解釋,年紀較長的老張像是聽見一件

很好笑的事情,搖頭道:

「拈凡啊!你就認清事實吧!當初就跟你說這個大你

五歲的貌美女人不簡單,結果你就是不聽,還執意要

跟她結婚,你看看你,現在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吧!」

「我說了!」

席拈凡語氣堅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現在

我還不曉得原因,但貝芙一定會回來的。」

對於他的肯定,老張只是不以為然的輕笑一聲,接著

問了最核心的問題:

「貝芙她……有沒有拿走你什麼值錢的東西?」

不知道老張幹嘛問這個,席拈凡只是愣愣的搖頭,

說:「沒有啊!她只是拿走了衣櫥裡她的所有衣服,

就這樣而已啊!」

「是嗎?」老張皺了下眉頭。

既然如此,她應該不是為了騙財。

「那麼她有留下什麼東西嗎?」老張繼續問。

席拈凡則點點頭,「嗯!她留下了天斐,也就是她的

兒子。」

「什麼?」聞言,老張的嘴巴頓時張的老大。

看到老張的表情,席拈凡不禁緊張起來。

「老張,你已經結婚那麼多年了,一定相當懂得女人

的心理,你能夠告訴我她這麼做是代表什麼意思

嗎?」

老張瞇了瞇眼睛,鼻孔微微噴張。代表什麼意思?

這……豈不是廢話嗎?

人家貌美妖嬈的貝芙要拋下一切快活去,而你這個笨

蛋只能乖乖被利用,照顧她那個未成年的兒子,當免

費的奶爸!

這些話,老張不忍心對他說出口,他只是輕咳一聲,

轉移了話題。

「那麼……你跟她那個十七歲的兒子還處的來嗎?」

記得在婚宴上,他見過那個長的高頭大馬的俊帥男

孩。

席拈凡為難的搖搖頭:「事實上……我有些不知道該

怎麼跟他相處,畢竟你知道嘛!青春期的男孩子心思

都很難捉摸,而且天斐又是個有點難以接近的孩子,

可是呢……」

說到這裡,席拈凡的眼睛倏地亮了起來:「老張你知

道嗎?今早我做早餐給他吃,雖然我做的很難吃,天

斐卻眉頭也不皺一下,全部都吃下去了喔!」

聞言,老張嘴裡不屑的哼笑兩聲。

是怎樣啊?照顧別人留下來的拖油瓶,看他吃了自己

做的菜有什麼好開心驕傲的?

唉!他知道拈凡這小子平常就少根筋,但,不曉得他

竟會笨到這個地步。

正當老張的心思仍在流轉之際,席拈凡又抬頭對他笑

說:

「老張,我已經好好想過了,為什麼貝芙會離開

的原因,也許……她是看我跟天斐之間一直存著一段

距離,遲遲都無法拉近,所以她才會想要離開一陣

子,藉此讓我跟天斐培養父子間的感情吧!等到我跟

天斐能夠像真正父子相處的那一天,貝芙一定就會回

來,出現在我跟天斐的面前……」

看著他單純認真的笑臉,老張爲他感到相當心酸,可

是又不忍心對他說:別傻了,你老婆是不會回來了。

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實在看的太多了。老張深深嘆口

氣,而後他拍拍席拈凡的肩膀,迂迴的勸道:

「拈凡,你聽我說,男人啊!成就可是建立在工作

上,所以你只要好好的工作,其他不如意的事,就別

再想太多了,知道嗎?」

 * * * 

儘管老張如此勸他,當學校放學的時間過後,席拈凡

的目光便難掩焦慮的緊盯牆上時鐘。

終於,門鈴響起,席拈凡立即擺上練習許久的慈父笑

臉迎上前去,唇角有些僵硬的說:

「天斐,你回來啦!肚子餓了吧?我想你們小孩子都

喜歡吃速食,所以我每家速食店都買了一些,你快來

看看,有沒有你喜歡吃的?」

席拈凡只擔心自己的聲音夠不夠慈祥,聽起來會不會

不自然或是太噁心,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當他說到

「小孩子」這個字眼時,桓天斐的眉間緊緊皺了下。

而後他不理會席拈凡,兀自走過飯廳往自己的房間走

去。

看他竟然不吃晚餐直接進房,席拈凡不免整個人都慌

了。他擔心的問著自己,怎麼了?

難道他不喜歡吃速食嗎?可是他已經問過老張了,老

張也說他們家的那兩個孩子很喜歡吃炸雞薯條啊!

而且經過早上的失敗,他根本不敢再親自下廚,以免

丟人現眼。

席拈凡無措的在餐椅上坐了一會兒,不斷的思考如何

突破他們之間隔閡的方法。

畢竟,倘若他不能讓天斐接受他,那麼他該如何對特

地讓他跟兒子獨處的妻子交代呢?

當然,貝芙離開的真正原因,他也不知道真正的答

案,可是除了跟天斐培養感情的這個可能性之外,他

已經想不出任何其他的答案了。

所幸過了不久,換下制服穿著休閒Τ恤的桓天斐走出

房間,接著來到餐桌坐下,開始吃起桌上所有席拈凡

買給他的晚餐。

見狀,席拈凡頓時暗暗鬆了口氣。

原來他只是去換了件衣服,他還以為天斐很討厭他

呢!原來是他想太多了。

用餐期間,他們幾乎沒有說什麼話,席拈凡想要

跟他聊些什麼,卻因為太過緊張,腦子裡一時想不出

任何話題。

雖然他們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但,現下桓天斐肯讓

他這個繼父照顧他,席拈凡就已經感到很欣慰了。

用完餐後,桓天斐回到自己的房間看書,而席拈凡坐

在客廳的窗邊看著外頭的夜景發呆。

明天,他就要開始上班了,跟貝芙的蜜月旅行他們曾

經討論過,因為要顧慮到桓天斐,所以他們打算等到

適當的時候再去。

可沒想到,還沒等到那個時候,貝芙就已經先離開

了。

席拈凡搖搖頭,決定不要想那麼多,畢竟他不是相信

貝芙一定會回來嗎?

在那之前,他一定會跟天斐好好的相依為命。

思及此,他看看手錶,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他站了起來,準備關燈回房睡覺。

只是,他沒有直接回房裡,而是到了桓天斐的房間,

打算幫他蓋好被子,以免他感冒。

輕輕的打開房門,他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看著桓天

斐熟睡的俊帥臉龐,打算伸手將他踢到腹部下方的被

子拉好。

他的手才碰上棉被,卻突然瞧見桓天斐從睡衣下露出

的腹肌線條,一時之間,他因為那健美結實的體態而

詫異不已。

真厲害!他是怎麼練的?

他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放開了棉被,轉而在男人結實的

腹肌上來回觸摸,甚至,他像是意猶未盡般,任憑自

己的手伸進桓天斐的睡衣,撫摸著他肌理分明的堅硬

胸肌,暗暗讚嘆著他遠遠勝過自己的好身材。

忽然,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動作,席拈凡的心一怔,

而後連忙將手從衣服裡抽回來,接著慌張的搔搔自己

的頭,心忖:

真是的,他不是來幫天斐蓋被子的嗎?怎麼現在反倒

摸起自己兒子的身體來了?

思及此,他又看了眼桓天斐的睡臉,發現他沒被自己

吵醒,才緩緩鬆了口氣,接著將他的被子拉好,趕緊

走出房間。

只是,當他關上房門,桓天斐卻睜開了深邃的雙眼,

看著剛剛被關上的房門。

他撐起了身子,在燈光微弱的房間裡,輕撫之前被席

拈凡觸摸過的,正微微發熱的肌膚……

 接著,他向來緊抿的唇畔泛起一抹諱莫如深的笑。 


(之後的部分是舒仔節錄自己還蠻喜歡的一個小片段,有興趣的大大們就請繼續看下去吧!) 


……前略……

席拈凡明白,桓天斐會需要他這個歐吉桑,是因為他

有著歲月累積下來的經驗。而這些經驗傳承,將能夠

使兒子把到一個美少女。

他也明白,之前他曾跟兒子說過,不管任何事,他都

願意教導他。

倘若現在他收回這個承諾,臨陣脫逃,那麼,他也就

跟以前小時候那些敷衍他、食言而肥的大人沒兩樣。

可是,兒子每天都吻醒他。

不管已經吻過了幾次,每天早上被吻醒的他總會嚇傻

的愣在床上好一陣子,直到兒子催促的聲音從外頭傳

來,他才趕緊下床盥洗準備上班。

再這樣下去,他的心臟真會受不了的。

當然,現在的他也不可能將門鎖起來了。畢竟,好不

容易天斐願意叫他父親,跟他好好的相處,他自然不

會想要破壞現下和諧的家庭氣氛。

問題是,兒子實在是太熱情了。

桓天斐天天吻醒他,在入座吃飯前吻他,出門前吻

他,迎接他回來時吻他,心血來潮吻他,睡覺前吻

他…… 

究竟天斐喜歡上的是什麼樣的女孩,讓他這樣努力的

練習接吻?

而且,他真擔心自己被吻習慣了,有時兒子忘了在睡

前吻他,他還會覺得有些怪怪的,可每次當他幫兒子

蓋好被子才要離開,床上的桓天斐便會伸出健壯的手

臂拉過他,而後他們又是一番唇舌交纏。

這一陣子,席拈凡早上醒來時,他感到陣陣寒意竄上

他的身體,當他在床上發呆回過神後,發現自己的睡

衣讓人大大的敞開,而且,他的胸前跟腹部,散佈不

少紅色的痕跡。

他知道,那不可能是蚊蟲叮咬,還是過敏什麼的。那

是桓天斐留下的。也就是說,兒子練習親密接觸的範

圍已經開始一步步的擴大。

登時,席拈凡惶恐的拉緊被人敞開的睡衣,感到全身

不斷冒汗。

現在的小孩子會談純純戀愛的人只有少數,關於這

點,他多少是有點概念的,因此他也明白天斐想對那

女孩所做的事不會只有接吻。

可是在接吻之後的那些事,難道也要由他來教嗎?

不!這當然是不行的!

再怎麼說,他也是他老爸啊!如果他親身上陣教他成

人的事,那……像話嗎?

總而言之,他一定要好好的教導兒子,讓他知道戀愛

的道理並不是在於肉體上的接觸或是性愛的技巧,最

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愛,那才是最崇高,最美好的

啊!

只是當他找到機會結結巴巴的對兒子說出這番道理

時,桓天斐正默默用刷子洗著衣服較難洗淨的污垢,

而後將衣服放進洗衣機。

「那你跟以前的女朋友為什麼會分手?」

大腦轟的一聲,桓天斐輕描淡寫的一句反問,竟然讓

席拈凡登時說不出話來。

「你這些道理,是講給性無能的人聽的。」

說完這句話後,桓天斐便回房去唸書,留下席拈凡一

臉傻愣的站在洗衣機前,聽著機器運轉的隆隆聲。

什、什麼意思?

剛剛天斐那句話,難道是在暗嘲他性無能?席拈凡摀

住正在淌血的心臟,心裡哀泣著。

嗚……現在的小孩是怎麼回事啊!怎麼講話都這麼

毒!而且他是他老爸耶!他怎麼可以這樣笑他!

當然啦!他不敢說自己勇猛的像一條活龍,但,他才

不會是性無能。

以前跟女友們,儘管不熱中,他當然也跟她們有過親

密的關係。跟女友之間,向來都是感覺來了在一起,

感覺沒了便分開,只是這樣而已。

什麼性無能嘛!可惡的死小孩,給他記住。

儘管在心底喃喃抱怨著桓天斐,他在洗衣機前呆呆站

了許久,發現衣服已經洗好後,他還是在天斐過來之

前,先將衣服拿起來,拿到陽台去晾乾。

只是當他在曬衣服時,他看著不知何時被桓天斐整理

的乾乾淨淨的屋子,手裡拿著讓兒子洗的亮晶晶、不

再有任何污垢的衣服,想起每日兒子手藝精湛、超級

好吃的料理…… 

他不禁思忖,在某種程度上,他是不是越來越……依

賴自己的兒子了?

但是,儘管天斐是個跟其他同年紀男孩比起來更成

熟、更不可多得的好孩子,最近他們練習接吻時,席

拈凡卻常常感到不知如何是好。

只因桓天斐對他的吻越來越火熱,每個落在他唇上的

男人氣息都充滿了侵略性。

他那雙大手開始在他的身上恣意撫摸,後來甚至還將

熱燙的掌心伸進他的襯衫裡。

天哪!天哪!

當時席拈凡嚇的趕忙推開了兒子,畢竟他跟貝芙從來

都沒有進行到這樣火熱的地步啊!

之後他僵硬的告訴兒子,說今天的接吻指導先到此結

束,之後便匆匆躲回自己的房間。

他明白,這樣下去絕對不行。

他有個預感,如果再這樣跟兒子有著親密關係,也許

事態將會變的不可收拾。

所以,就算是食言而肥,他也要收回當初對天斐的承

諾。如此對兒子才是最好的。

他一定要讓兒子明白,精神戀愛的美好絕對不是性無

能,呃……照理說應該不是……哎!都是因為天斐,

害他也有那麼一點失去信心。

總之,他要教導天斐,肉體關係並不是絕對必要的,

而且,戀愛這回事,是他必須自己去親身經歷而不是

跟他這個父親模擬愛情。

沒錯,他一定要快些教會天斐這些道理,否則…… 

站在房間的穿衣長鏡前,看見衣領邊露出的吻痕,席

拈凡不禁緊緊的揪住衣襟,對於身上遍佈的其他痕

跡,他更是不敢再去看上一眼。

他感到自己似乎開始……害怕兒子的接近。
 


(此篇歡迎各位讀者大大轉載喔^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